师父的慈悲救度使我重归正法路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八日】我是一名女性大法弟子,今年五十一周岁,这是第一次向明慧投稿,我把交流稿写完,急切的投到明慧网,结果等我静下心来仔细一看,看到有很多错字,还有不详细的地方,就又静下心来从新写,我要向师父交一份自己满意的答卷。

师父给我净化身体

我得法前虽然只有三十多岁,身体却有很多毛病,如风湿性关节炎、心脏病、十二指肠溃疡、浅表性胃炎、低血压、肋软骨炎、肩周炎、腰肌劳损、胆囊炎、眩晕症、咽喉炎、颈椎病、乳腺增生、副乳症、盆腔炎等等,大大小小有十几种慢性病,我整日感觉有气无力,无精打采的。

为了祛病健身,我练过很多种气功,在当时能接触到的气功我都练过,可是这些气功都没有把我的病练好,而且心脏病还加重了。经常到晚上九、十点钟,在我刚刚入睡的时候,心脏就突然狂跳不止,心跳加快的时候,我就一只手紧紧抱住熟睡的孩子,一只手按住自己的胸口,对自己说:“你不能死呀,你可不能死,你死了,孩子可咋办呀?”那段日子,我感觉自己说不定啥时候就死了,心情特别沉重。就这样我在忐忑中过日子。后来我练的这些门派的气功都没人练了,我也就不练了,但在我心里隐隐约约的总有一个念头,就是我的这一身病只有通过练气功才能好。

一九九七年“五·一”前夕,一位以前一起练气功的大姐送给我一本书,她说:“你快看看吧,这本书可好了。”我高兴的接过书,这就是我生命中一直在等待的《转法轮》。当时书包着皮,我还不知道是《转法轮》。晚上临睡觉前,我打开书第一眼先看到的是师尊的法像,师尊慈眉善目,笑盈盈的看着我,我也不知道师尊的名字,就是觉得很亲切很亲切。把孩子哄睡觉了,我开始认真的读《转法轮》。

当我看到师父讲:“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炼了,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1]我心里猛然一震:“哎呀,这是修炼啊,我可得修!”

我就这么一想,师父就管我了。我才看了几页书,突然感觉自己要呕吐,我来不及找个容器,赶紧就近趴在洗手池边,开始大口大口地吐脏东西。我闭着眼睛趴在洗手池上,一边吐一边放水冲,也不知道都吐了些什么东西,吐了很多。我很奇怪,我也没吃这么些食物呀,咋吐了这么多。吐完后觉得很舒服,没有感觉到难受。由于是刚刚看书,不知道是净化身体,还以为自己着凉了。后来才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师父多慈悲!

从那天起,我身体很多毛病都没有了,人也变得非常快乐,因为我有师父了,我在心里一遍一遍叨念着:“我有师父了!我有师父了!我啥也不怕了,我也有师父了!”以后很长的一段时日里,我一下班回到家里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书,翻到师父的法像一页,看着师父,说不出的一种感觉,没有语言形容,就是觉得亲。后来读《洪吟》,当读到“寻师几多年 一朝亲得见”[2]的时候,我的眼泪“唰”的流了下来,就是这个终于找到师父的感觉。

师父点化我

我真正开始修炼了,各种人的观念和思想业力开始干扰了。从小接受的无神论和实证科学在大脑中激烈的反映,我在心里总是嘀咕:“师父讲的气功中的种种现象我都亲眼讲过……可是到底有没有神呢?有没有另外的空间呢?”就这样我苦苦地思索着,抱着有求之心在师父的讲法中找答案。

师父见我这样不悟,有一天就点化我。这天中午我睡完午觉,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这是以前养成的习惯,因为以前心脏不好,醒来不敢马上起床,要在床上静躺一会儿,虽然得法了,可这习惯还没改。我正躺着,不知道哪里飞来一只苍蝇,按照当地的时节,五月份不应该有苍蝇,这只苍蝇在我身边飞来飞去,由于学法了,懂得了炼功人不应该杀生,就顺手拿起一张纸蒙在脸上,防止苍蝇落在脸上,继续躺着。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小腹部位有个东西急速的旋转,像电钻一样,速度快的无法形容,但是我没感觉到肚子疼,反倒觉得很舒服。还没等我想明白是咋回事,我感觉自己“呼”一下起来了,我吓了一跳,心想:“我这是飞起来了?还是元神离体了?哎呀,要是元神离体,你可不能走远了,你要走了,我不就死了吗?你就在屋里飞吧”。当时我《转法轮》还没有看完一遍,还不知道我的元神就是我。我的元神很听话,让他起他就起,让他落他就落,不让他飞远,他就贴着天花板飞来飞去,让他落在地上,他就像直升飞机一样平缓落下。

我正飞得高兴,突然听到隔壁的家人打开房门,我想:“快下来,可不能让常人看见我在飞。”就这么一想我就回到了床上。我房间的门打开又关上,我又开始飞,飞来飞去的觉得很奇怪,我心想我这是真的起来了吗?我掀开脸上蒙着的纸,一睁开眼睛,我就回到了床上,我更糊涂了:“要是起来了,这张纸不得掉下来吗?我是不是做梦啊?”思来想去不得其解,我就问隔壁的家人:“某某,你是不是刚才到我房间来了?”他说:“没有,我开开门看你睡觉呢,没敢進去打扰你。”“啊,明白了,不是梦,我是清醒的。”因为我清清楚楚听到房门开了又关上,至于说是身体起来了还是元神出去了,我脸上蒙着纸一直没看见。但我知道了,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让我体验到常人体验不到的感觉,来破除我的无神论,打破实证科学对我的束缚。

从那以后,我再有怀疑的时候,我就问自己:“你那天的感觉不是真实的吗?你还怀疑啥?”就这样在师父的点化下,我一点一点坚定着正念,对修大法越来越坚定!

师父不放弃我

虽然无神论和实证科学还时不时的干扰我,但是我非常愿意看书学法,我明白了很多法理,心性也在不断提高,很多执著心都修得很淡很淡,师父把我推得很高很高。我每天照样学法、炼功,跟同修到处去洪法,但是我越来越不愿意说话,我想说的话别人不想听,别人想说的话我不想听,由于当时学法没跟上,没在法上认识法,心性没跟上,就觉得自己很苦,很孤独。我心想:“我这才三十多岁,这么修下去,我得修成什么样啊,这在常人中咋生活呀!还是先别修了,等到退休再说吧!”就这样的想法,被邪恶钻了空子,加大了我的执著,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停住了修炼的脚步。

“七·二零”之后邪恶疯狂的打压,我又生出了怕心,就再也不想修炼了。师父不忍心放弃我,安排了很多同修来找我,我都避而不见,连门都不开。一晃五、六年的时间过去了,到了二零零五年,师父安排送我《转法轮》的那位同修大姐和另外一名同修姐姐直接来到我的办公室,把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简装本放在我的办公桌上,并对我说了很多很多的话,我现在都想不起来两位同修大姐都说了什么。当天晚上,我出于好奇拿起了《北美巡回讲法》看看。当看到师父讲“宇宙的法在这里传,谁来听法?听法的生命将做哪些事情?这一切都有更重大的意义。过去我说大法弟子是伟大的,实际上你们承担的责任是相当大的。”[3]师父的讲法打到了我生命的深处,启悟了我善良的本性,我想到了师父为我操了那么多心,我代表的无数生命对我的苦苦期盼,我“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师父我错了,师父我错了”。

我失声痛哭,最后泣不成声,深深痛悔自己的错误决定,影响了自己的修炼,也险些错过万古机缘。我马上找出了久违的《转法轮》,迫不及待的翻开书,看着师父的法像,师父依旧慈悲的看着我,我双手捧着《转法轮》在胸前,然后又放在桌子上,我跪在师父面前,从新发愿,我要修炼。

从新走上修炼的路,这魔难马上就来了,邪恶利用困魔疯狂的干扰我,我一看书就困,困得没看几页就睡着了,书掉在地上。好在我有以前学法的基础,我知道这是干扰,我识破了邪恶的伎俩,我就把随身听挂在身上,听师父讲法,白天黑夜不离身。做饭时听,吃饭时听,干家务时也听。看书睡着了,书掉在了一边,我一醒来就马上找书,马上看,一秒钟都不耽搁。师父看我坚定了正念,帮我清理了困魔,一周以后我突破了困魔的干扰,看书再也不困了,我就抓紧一切时间学法,师父也点化我,让我快学法。

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梦境里,我是个学生,我一抬眼看到时钟指向一点半了,要到考试的时间了,我要迟到了。如果我走平时上学的路就来不及了,我就从近道跑,穿过村民的院子,村民家里都有看家护院的狗,我勇敢的冲过了一家又一家的院落来到教室的门口,物理老师对我说:“你来了,我一直在等你!”我开始答卷,前边的基础知识我都会,答的很好,可是后边的我一点都不会,心里非常难过,这时物理老师走过来对我说:“你要努力学呀!”我后边的座位上还坐着我的三舅,生活中我一个舅舅都没有。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让我勇猛精進,冲破邪恶的阻挡,努力学好法,悟透法理,修好自己后,要做好“三件事”,要救人,要不我的身后咋坐着三舅呢?

在师父的鼓励下,我抓紧时间学法,天天学法,师父让我明白了很多法理。很快我就溶入了大法弟子的行列,至此我才真正的成为了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师父安排我去执着

师父讲“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我在修炼中,按照法的要求,遇到矛盾向内找,修心断欲去执着,修去很多人心。可是我对亲情的执着迟迟没放下。师父就安排去我的情。

去年年初,我儿媳妇生了个女孩儿,我见到了第三代人,心里很是喜欢这个小孩儿,没事就去儿子家看看小孙女,一来二去的这执着心就放大了,开始关注孩子穿纸尿裤是不是太热呀?这房子是新装修的,会不会有甲醛呀?孩子整天侧着身体睡觉会不会把脑袋睡扁了呀?心里放不下,就给儿媳妇发短信,儿媳妇按照网上学来的方式育儿,我俩就发生了分歧。儿媳妇不敢直接反驳我,心里委屈就哭,儿子从中调和我俩,我和儿媳各持己见,儿子见我俩说的都有道理,也不知道咋弄了。其实这时我已经不在法上了。

我这样执着于亲情,考验的力度也加大了。一天吃完晚饭,接到儿子的电话,他说:“妈妈,跟你商量个事儿,你以后不上我家来行不行?”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忙问:“为啥呀?”儿子说:“你来我家总爱管闲事,我媳妇总哭,上火了,奶水都不够吃了。”我一听心里这个委屈,眼泪差点掉下来。我就解释:“我说的话都是为孩子好呀!”儿子说:“现在孩子没奶吃了,你还说为孩子好?”我哑口无言了,放下电话,心里委屈得不行,这时师父的讲法打到我的脑子里:“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4]

我想:我是修炼的人呀,是师父的弟子,这点委屈算什么,常人才会觉得委屈,人心才会感觉委屈。修炼的人有啥委屈的。我冷静的想想我为啥惹得儿媳妇不高兴,就是心疼小孙女,怕孩子受苦。我这样想都不在法上了,吃苦不是好事吗?吃苦能消业,小孙女也是生命呀,到人中来必然有业力,在法上一悟,顿时,我心里堵的满满的感觉一下就没有了,对小孙女的执著也放下了。这时儿媳妇打来电话,哭着说:“妈妈,你可不能不上我家来呀。”我们俩之间的矛盾一下就烟消云散了。这次过亲情关,过得好辛苦。

我也有过关过得好的时候,比如过色欲关,我就过得很轻松,刚开始过色关,也过得不彻底,后来在学法时知道了宇宙中的很多高层次的生命都是无形的,连形体都没有,哪还有什么男女呀,我们要修成高层的生命,不需要形体,更不需要什么男身、女身的,就这样简单,我的色欲心没有了。感谢师父为我开示了法理,我很轻松地去了色欲之心。在修炼中,我悟到,在过关时,一定要在法上,要用师父的法来思考问题,否则过关可难了。

我的交流稿同修看了说:“你得法的过程好曲折啊。”是呀,要是没有师父的慈悲救度,我现在都不知道在人中变成啥样了。师父的慈悲救度,弟子无以为报。再一次叩拜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缘归圣果〉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