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心性 消除间隔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三日】一次,同修A对我说:“姐,我这做资料资金紧缺,你能不能帮我要点来?”她说她要不来。因我地资料点的资金都分散着,由做资料的同修自己掌握,我想大法的资源应该用在大法上,哪个资料点钱用不了,拨给另一资料点用,这很正常,就说:“我试试看吧。”

然后,我找到B同修,说明情况后,B同修给我拿500元钱,并要求A同修把买东西时的发票给她拿来。我没多想,就把500元钱给了A同修,并告知同修要买东西的发票。A一听就火了:“你这钱是不是从B那要的?”我说:“是。”A说:“她太过分了,你知道我买咱这东西,能开发票吗?大法的资源我知道怎么用,信不着谁呀?”然后,又指着我说:“我就说你,一点主见都没有,东风东倒,西风西随,谁说啥都行?”

看到同修发这么大的火,我想到师父的法,师父说:“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保证是另一种景象。”[1]我想我退一步吧,就说:“我回去了,你别生气了。”A一听更来劲了:“赶明个儿(今后)你别上我家来了,我不想见到你,我家不欢迎你。”说着“啪”一声把门关上了,声音震耳。真是像师父说的那样:“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一边下楼,我眼泪在眼圈转:“我这是何苦啊,是你让我要钱,我给你要来了,还跟我发火,我哪儿对不住你啊?有本事自己要去?”委屈、怨等人心都出来了。

转念一想,不对呀,出现什么事哪有偶然的呢?师父说:“修炼是修人心、修自己,当有了问题时、有了矛盾时、有了困难与不公平对待时,还能找自己向内看,这才是真修炼,才能不断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炼的路、才能走向圆满!”[2]是我有委屈、怨这些败物,师父才让A与我之间来这么一场,让我看,让我向内找,去掉委屈、怨这些败物。

同时想想同修是一面镜子,同修的魔性映衬出自己也有魔性,而且,同修发火,那哪是同修真正的自己呀,是邪恶利用同修的魔性在制造间隔,干扰同修之间的配合,阻碍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这时我的正念出来了,我的同修是好同修,想给我们之间制造间隔吗?我绝不上邪恶的当!这时,我一下想起我经常唱的一首歌:“手挽着手,肩并着肩,千山万水隔不断,真理把我们凝聚在一起,我们的歌声响彻云天。”

向内找,正念起,此时,从同修A家出来不到一百米远,忽然明显感到身体“哗”一下不好的物质全部去掉了,身体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愉悦。我知道是师父把我身体上委屈、怨、恨等人心败物拿掉了。感谢师父、感谢同修,在修炼的路上,又帮我向前迈了一步。

警惕利益诱惑 尽心救人

去年冬季的一天,我在一片玉米地里(玉米秆未收割)拨打真相语音电话,大约打了一个小时,突然看见前面的玉米秆上有一棒玉米,心想这都让人拣了好几茬了,怎么还有这么大棒的玉米呢?随手把玉米掰下来了,再抬头一看,附近还有大大小小好几棒玉米,心想,反正是剩在地里的,没人要了,捡回家,给家人崩苞米花,家人一定很高兴,于是不打电话了,捡起苞米来,捡了半车筐回家了。

到家了,高兴的对丈夫说:“我捡了不少玉米。”本以为他能高兴,不料他一脸严肃地说:“捡它干啥呀,你吃呀?”这时我一下惊醒了,我错了,这点利益之心都放不下,难怪丈夫不高兴,为了那几棒玉米,浪费了救人的时间,也许在这个时间段,师父安排了有缘人能得救,我却没做,是不是犯罪?想一想真是汗颜。师父说:“不管怎么样吧,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我就是想告诉大家,你们得知道你们的责任有多重大,可不是儿戏的。这件事情已经到最后了,我都急的不行,你们却没当回事,可是,最后连哭都来不及啊。世间的一切都是有目地安排的,引起人的执着,不让你得救的东西太多了,你不把自己当修炼人也随着去?!你是众生的希望,你是那一方生命的希望!”[3]

学着师父的讲法,我真是无地自容。猛然想起一农村同修来我家时说的一件事:去年开春,他们当地的嫁接树的活给钱多,当地的同修都去挣钱了,忙得够呛,邻县同修被绑架,找她们发正念,找不着人。当地同修悟到了,钱够生活就行了,应该把精力都用在救人上,修好自己,跟师父回家。可今年嫁接树的钱比去年给得多,同修们禁不住利益的诱惑,又干上了,想打算干完这一批活,就不干了,可明年再给更多的钱,干不干呢?

当时我还觉的他们很可笑,笑同修被利益牵着鼻子走,现在看来修炼哪有偶然的事啊,师父让我看到这些,这里是有我要修的,是我有利益心,没暴露出来,感谢师父的慈悲点悟,今后在这些方面我一定警惕利益诱惑,修去利益心,尽心救人。

去情迷 改善修炼环境

两年前,女儿怀孕了,因女婿在外地工作,女儿就住我家来了,家务事随之多起来了,女儿临产前一个月,我和丈夫用一周时间把女儿家里里外外打扫一遍,缺东少西的,我们又从家里拿来备齐。而住在本地的亲家母却忙着挣钱,对此事不闻不问,女儿也常和我说婆婆的不是,这时,人心出来了,由于对女儿的情重,对亲家母很不满意。

孩子出生后,我更忙了,孩子哭闹的特殊,虽然亲家母和我轮流照顾,但还是搞的我精疲力尽,于是对亲家母非常不满意。

有一天,我抱着孩子往床上坐,一下坐空了,从床边摔到阳台边,女儿吓坏了,忙问:“摔哪了,怎么不小心点儿。”我说:“没事。”师父保护,孩子没摔着。隔两天,我骑车出去讲真相,平整的大马路,突然仰着摔倒在地,而且自行车全压在我身上,我猛的坐起来,心里想着:“我是修炼人,没事。”一股劲推开车子,站起来。哪也没摔着,骑上车子回家了。一路上心想:“摔这么大跟头,哪是偶然的呢?”联想这两次大跟头,知道是我修炼有漏了,没有师父保护,后果不堪设想,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并没找到。

师父看我还不悟,在晚上炼第二套功法时,一段法打入我的脑中:“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4]。当时,我知道这是师父《洪吟》中的诗句,但不知是出自哪首,查找后才知道是师父的《洪吟二》〈去执〉:“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4]。

学完这法,我明白,这是师父点悟我去执着心哪,直到这时,我才静下心来,仔细查找这段时期的修炼状态,这一找,着实吓了自己一大跳,由于对女儿的情重,对亲家母产生了怨,怨亲家母对女儿不关心,付出的精力没有我多,在带孩子的时间上,特别计较,耽误我做“三件事”,就使已明真相的亲家母对我也很反感,认为我自私,一天就顾自己那点事。

这段时间,虽然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从不间断,表面上好像挺精進,但是心性没有提高上来,我被常人的行为、常人心、世上的情带动了,也看不到人家的好处了。

想一想,其实亲家母也不容易,亲家公身体不好,她一个人忙里忙外的很辛苦,更可贵的是,她对大法很有正念,也非常支持我修炼,只是自己没修好,让人不理解,导致她对法的不敬。从此以后,我从情中跳出来,真心地为别人着想,多想别人的好处,对亲家母的怨烟消云散,对家庭的其他成员也慈悲对待,走出情迷,修炼环境大大改善,有时亲家母会提前接走孩子,说:“你干正事(指救人)去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台湾法会的贺词》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去执〉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