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律师依法阻抗天津法院非法开庭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二零一八年二月七日九时许,四名法轮功学员吴殿忠、李明君、王连荣和耿东被天津市西青区法院非法开庭。他们是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被非法抓捕的。

程海、黄汉中、熊冬梅、郭海跃、姬来松、梁晓军和吕方芝七名律师依法或要求延期庭审,或指证公诉人违法,或指证公诉人误导当事人要求公诉人回避,或指证法官程序违法请法官回避。

法庭不得不再三休庭,直到中午休庭后,通知下午不再开庭。

指证开庭前后的诸多程序违法行为,旁听者窃语—“这才是真正的律师”

法轮功学员耿东的律师吕方芝开庭前两天才收到开庭通知,因之前已定好外地开庭,故无法前来。他以口头及短信的方式再三要求延期庭审。在给法官的短信中明确指出:“作为耿东的律师,希望并认为有必要在法庭上为耿东辩护。我需要再次提及的是,我是周一才收到的开庭通知,周三开庭已然不符合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我当然愿意配合法庭的庭审,但作为律师,受人之托,自当尽人之事。我敦请法庭延期审理,以完善送达程序。法庭自当依法行使审判权。并且据我所知,有部份律师至今没有收到书面通知或电话通知。如果照常开庭,明天庭审恐会陷入程序合法性之争。另,我周三在上海确有庭审,且早已确定,于情于理,我的延期审理法庭也应当考虑。时间仓促,无法提交书面意见。上述意见,恳请法庭采纳为盼。”

法庭没有采纳吕方芝律师的合理意见,二月七日九点非法开庭审理。几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进入现场旁听。发现在旁听席后面已坐满两排(约20-30人)等待旁听的人员,胸前挂着胸牌(只见胸牌上好像写着什么办事处等字样),看起来象是政府的工作人员。

大约九点十分,吴殿忠、李明君、王连荣和耿东四位法轮功学员戴着手铐脚镣被带到现场。彼时,程海律师举手,审判长问:程律有什么事。程律师语句铿锵有力:“请把被告人的械具摘掉,这是法庭。”法警为四人摘掉了械具。

法庭上公诉人询问案情时就象审讯一般,且纠缠没完。故意颠倒所谓起诉书上四人排列顺序,进行恐吓、误导当事法轮功学员。期间公诉人一直是以审讯的口气,尤其是对一女学员询问期间,程海、姬来松律师双双举手提醒她在被误导,这位学员当时就哭了。再被公诉人纠缠时,就不再配合他们。被审讯式的质证过程中,公诉人诽谤法轮功,一位男学员当庭反驳,姬来松律师也依据法律反驳,被首先质证的两法轮功学员均不认罪。

黄汉中律师在法庭上指出:今天的开庭严重违反法律规定。首先没有按照刑事诉讼法的明确规定开庭前三日向被告人送达传票。另外,此案公诉人开庭前五日进行了更换。按照法律规定,公诉人换人必须提前六天,先下指定函,告知法院和律师。检察院应当提前给法院出具指定函,法院应将此情况通知辩护人。检察院受理刑事案件以后,应该对案件进行刑事审查,询问被告,听取辩护人的意见,那现在呢,是在庭审的前一天才拟定的指定函,并且没有向法庭提交,严重藐视法庭,藐视以庭审为中心的原则。漠视法制的习惯做法必须从在座的检察官做起,律师表示由于检察院工作没有尽职,所以申请公诉人回避。

然而,法官刘斌回绝说:律师提议不符合法律规定,予以驳回。律师马上站出来据理力争:“第一、我认为法官的裁定违反刑事诉讼法规定,因为诉讼法规定检察官的回避必须由检察长决定,法庭无权决定,所以律师申请复议。”这时,法官继续强行推进开庭,说这个事情法庭已经记录在案,不再复议。

这时律师又继续申请法官回避。律师提出:“对本辩护人前边提出的回避申请。法庭违反法律规定,驳回申请,并且剥夺辩护人申请复议的权利,因此我们认为法官不能公正审理本案,我申请审判长回避。”

听到此,后边被安排旁听人员小声赞叹说:哎呀!这律师真厉害呀,那话说的跟针一样正扎他们哪,这才是真正的律师呀!

非法开庭被迫中止,草草走过场肆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企图破产

将近十一点法庭宣布休庭,庭内人员紧急商议后与律师沟通,庭审工作人员表示,如果你们(指律师)希望庭审继续下去,前面的问题就不要再提了。律师则表示:“你现在的态度我不能表任何态,庭审本身我们非常尊重法庭,为什么要提出回避,因为你不尊重我们律师,提出回避是维护法庭尊严。”法庭半小时后宣布继续开庭后,宣布上午庭审结束。此后,下午也未继续开庭。

至此,七位律师庭内外阻抗了非法庭审。

中午时分,家属在法庭看到法官手扶着桌子,恳求程、黄二位律师说:我求求你们行不行,你们就把这个程序糊弄过去就完了,你们为什么这么没完没了呢,询问完就过年了,这么长时间我也是难受啊。程海律师说:正常程序不按法的要求做没门。黄汉中律师随后跟了一句:对,下午见!

这时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女儿过来见了律师,一改之前抱怨、不解的状态。首先给程海律师深鞠一躬,双手合十,然后又对黄汉中律师深鞠一躬,双手合十。这让这位学员的姐姐的眼泪夺眶而出,为孩子的转变而感动,也为律师的正义敢言而感动。

庭外旁听室的正邪大战

这边非法庭审刚刚结束,那边旁听室内的一场正邪大战拉开序幕。

有几位法轮功学员依据法律规定依法行使旁听权,进入法庭旁听。因为她们不是被非法开庭的学员家属,被政法委任姓人员安排在刑五厅隔壁,说是可以看同步转播,其实庭内旁听的大多是提前安排好的政法委和公检法内人员。政法委的人在庭审刚开始九点多还当场打电话请示说,来了三个不是他安排之内的人,还让她们走吗?可见,他们在越权控制法院庭审。并且设备也是一个多小时还没有连好。看到庭审画面听到声音也是接近十点半左右了。

非法庭审结束后几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扣押至中午一点半左右,当时法警很多,法官、书记员也在场。学员们正念很强,坦然面对。学员问法警,口口声声说公开审理,就应法院提前三天向社会公布消息,大力鼓励欢迎民众来旁听,这是一次即不浪费资源又大力普法的机会,怎么还反而扣押我们,算什么公开庭审?!法院方工作人员赶紧说,我们可没扣押,我们可没不让听。法轮功学员问:那为啥限制我们的自由,是软禁吗?他们赶紧说,没有,没有。学员又问:那为什么让政法委的人在你们的地盘上瞎指挥,司法独立,你们的权力为何不抗争,反而让他们指挥,这是西青法院的耻辱!向监察委投诉他去。

中午,院方工作人员拿来饭菜,法轮功学员说:我们不吃你们的饭。他们说:应该的。学员问:你们给别的旁听人发了吗?我们是扣押,被审,还是软禁,以什么身份吃呢? 那些工作人员无言以对。

有法警故意说:你们旁听,对律师不信任,我要是律师都不接你们的案子。学员说:别说些挑拨离间的话。我们旁听是对律师的正义支持,正是对律师辩护的认同,否则不会来。

西青政法委的人当场安排,中午防范办主任来法院给各学员当地打电话接人。有学员自行离开,有学员被当地人员接走。

这次西青四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开庭,从现场情况来看,法院四周都有警车驻留,法院内还有一辆救火车备用,有三名消防队员待命,法院外还有一辆中旅内有警灯,四周道路还有多名协警来回走动,另外早九点左右还有多辆城管车辆来回转。最多的时候法院门口两边马路有五、六辆公安警车,法院南边十字路口还有两辆警车。门口有五、六个警察,法院门口只要有停车就叫其开走,而且几辆巡视警车围着法院的周围的马路巡视。

此次阻抗非法庭审的过程,再次展现了天津公检法司执行非法意志执法违法,公然破坏法律实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