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一位修道人的预见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我上小学的时候,母亲是教师,很喜欢研究易经,算卦还很准,很多人来找我母亲探讨、算卦。我家斜对面是武装部,武装部有一个连级干部姓莫,也常来聊天,我们喊他“莫叔”。

有一次,一位校长酒喝多了,脸色一瞬间变的很吓人,一起吃饭的几个人正商量要不要送他去医院,但天黑了,很不方便,莫叔当时刚好在场,他说用不着,然后舀了一碗水叫校长喝了,一会儿校长便恢复过来,象没喝过酒一样。

后来问他在哪儿学的,他说了一段很有趣的经历:

一次他请探亲假坐客车回家,途中上来一个拿着烟杆的老头,车上人多,中途上来的就没有座位,这老头上车就径直走到莫叔面前说:把你的位置让给我。莫叔让了座,老头坐下,一会儿烟杆掉地上了,又叫莫叔帮他捡起来,莫叔照办了。那老头又说:跟我下车!

莫叔就跟他下了车,老头在前面走,莫叔跟着,到一农家小院,进门光线很暗,老头叫莫叔在外屋等着,自己先进里屋去了,适应室内光线后,莫叔才看清室内两边靠墙坐着几个人,闭着眼,不说话也不动,正看的一头雾水,老头突然叫了一个名字,说:你进来。

莫叔第一次听到这名字,可是却觉的十分熟悉,知道是在叫他,就走了进去。

里屋桌上供着一些牌位,老头指着其中一个牌位说:这就是你的牌位,记起来了吗?莫叔好象一下子睡醒了,知道这老头是他师父,但其它的却似懂非懂。老头叫他磕头拜师后,告诉他如果真要学,就得断绝尘缘,专心修道,叫他回去考虑清楚。

莫叔回家后,想来想去还是丢不下这个家,又去见他师父,表明自己上有老下有小,走不了。他师父也不勉强,说这也是缘份之类,莫叔也不太听的懂,他师父还说:他一年四季住四个地方,其中有昆明、贵阳、南宁,每年住这边的季节,莫叔都可以去看他,十年后他一百二十岁,就不出来了,临走传了他一碗水。后来我和家人回忆着推算了一下时间,他师父最后出来的时间应该是一九九一年。

转眼又到去看他师父的季节,莫叔说想介绍我母亲跟他师父学,母亲很高兴。过段时间莫叔回来了,见面就说,他师父说的话太奇怪了,听不懂。原来莫叔见到他师父后,介绍了我们一家的情况,想带我母亲去见他师父,他师父说:有些人你不要乱带来,有些人来头很大的。莫叔听的云里雾里,回来一说,我们也是觉的高深莫测,那时候还没有气功热,这事从头到尾都透着奇怪,所以我一直记的。

后来,我哥哥参加了大法师父办的传法班;后来,母亲修大法了;再后来,我也修大法了。

学法一段时间后,我们才明白了莫叔的师父应该是修道人,从他的言行来看很有点道行了:他能知道大法弟子来头很大,而且一九九一年后就不出来了,说明他知道一些大的天象变化,知道顺天意而行。因为一九九二年后,师父开始传法救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