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资料点中修炼十五年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今年六十六岁,是在一九九七年底接触法轮大法的。当我从同事手中接过大法经书《转法轮》,看到师父的法像时,脱口而出:“这位师父我好象在哪里见过!”同事说:“你在哪见过?”我说:“不知道,反正这慈祥的面容我好熟悉。”她说:“你有缘哪!”

我把《转法轮》带回家一口气看完。书中的法理深深的吸引着我,就想:这功法太好了,我也要修法轮功。因为当时书很缺,直到转过年的一九九八年四月同事才给我请来了《转法轮》。自此我正式走進大法修炼。

承担大法弟子的责任 建立家庭资料点

经历了“四·二五”、“七·二零”的考核,坚定的大法弟子们都在不同的环境中揭露邪恶的迫害,证实着大法。

二零零二年底我买断工龄退休回家。二零零三年三月份我认识了同修晶姐,才知道当地真相资料缺少是因为复印机和做资料的耗材太贵,而学员经济条件有限造成的。我想:证实大法、救度被谎言毒害了的众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使命,设备、耗材贵,真相资料也得做,就决定把退休时单位发给我的买断工龄的一万六千八百元全部拿出来做真相资料救人用。我向晶姐了解了买什么样的复印机合适,第二天就买回一台佳能小型复印机。

那时是恶党迫害大法弟子最猖狂时期,恐怖的环境让人窒息,恶警随便拦人翻包。警察知道我家和我的某些情况。买打印纸,送资料都得非常小心。晶姐知道后替我担心,为我的安全着想,不同意我在自己家中做真相资料。

我在二零零零年底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被抓后被遣送到河北邢台非法关押过,因一只脚跟骨折,有关方面就通知我地派出所。片警和单位保卫科长去把我劫持回来,勒索家属二千元钱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二年十月,中共邪党十六大召开之前,警察到家中将我绑架到看守所并非法抄家。在看守所关押二十二天后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师尊慈悲保护,在体检时给我演化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年末我回到家中随即单位给我办理了退休。

我觉得在自己家中做资料要比租房好。从内心深处发出一念:我是大法弟子,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邪恶不配干扰,我会坚持发正念,灭邪恶。就这样,我的家庭资料点建立起来。

我做的真相资料不但满足自己需要,还提供给本市三个学法小组的同修,每周还供应外县一千份。那时我只是复印资料。

三个月后我认识了我市的大法弟子中的协调人,他告诉我现在同修在用电脑直接连接激光打印机。这样打印资料速度快,质量好。我就决定更换设备。第二天在同修的帮助下买了电脑和佳能1210激光打印机,并学会了打印技术。

当时的资料点基本都是流离失所的同修租房组建起来的,而且不多。设备先進了,真相资料数量就增加了。我负责供应六个地方的《明慧周刊》、《正见周刊》和各种真相资料。为了方便和避免缺货,同修一次就帮我买来十三箱打印纸。我藏在自己家中,在屋里从外表看不见。

修炼中有漏 导致被迫害

随着真相资料需要量的增加,一天光忙于做资料,忽视了学法,发正念。有一段时间内学法就困,发正念倒掌,修炼状态不好。二零零四年五月与同修去看望处于病业中的同修。这位同修的丈夫竟然向警方举报了我们。我再次被绑架。

当时没能从思想上彻底否定邪恶对我的迫害,我拒绝回答警察的讯问,不报姓名、住址是为了给同修时间转移我家中的设备。设备保住了,可警察查到了我家的地址,拿着我的钥匙去非法抄家。他们偷走了我的全部大法书籍和师尊的大法像、法轮图、论语挂图。

我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二个月后,被迫害的心脏病复发,劳教所只好同意我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回到家中。

做大法书《转法轮》 倍感荣幸

那时,真相资料中又增加了彩色祝福卡,以便世人容易接受,效果好。因制作比较费时间,还必须是彩印,所以数量少,供不应求。我想买个二手笔记本电脑,买台彩色喷墨打印机制作彩色祝福卡。协调人说,现在各资料点都在上彩喷打印机。而且卡片制作比较费时间,让我先买个塑封机,因为马上要做大法经书《转法轮》。只要是为了大法,做什么都行,能做《转法轮》,我倍感荣幸。

当我决定在家做《转法轮》时,同修说:你做啥都行,就是别在家做。我不认同这种看法。我认为,安全不安全,不决定于是在哪里做。那个旧势力是高级生命,在哪做它都看的见。这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在另外空间那是正邪大战。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对师尊正法的破坏。在人这的表现就是邪恶指使着坏人和有坏思想的人干的。师父在讲法中讲:“坚定正念就是最好的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1]所以,只有站在法上是最安全的。我向内找,找出自己之前被邪恶迫害的原因,关键是忽视了学法和发正念。那今后该怎么做也就清楚了。

法理清晰了,我依然相信在哪都不如在自己家里安全。因为这个环境我最熟悉。

再说,师父也不愿意看到我们被邪恶赶的流离失所,师父不愿意看到的我就不做。我是大法弟子,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旧势力不配干扰,谁干扰迫害我谁有罪。我求师父给我家周围下个罩,不准邪恶靠近我。我坚信师父,坚信法,决定就在自己家里堂堂正正的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第二天同修帮我买来了塑封机,马上开始了做大法书籍。《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又开始装订《九评》。

不该迁就旧势力的安排

我是以“保外就医”回来的,劳教所要求每月写一份所谓“思想汇报”,还要医院体检证明。我一概不配合。二零零四年底劳教所恶警扬言要把我抓回劳教所关押。同修们劝我离开家。我被迫离家,住進一同修闲置的房子里。正当寒冬,那里没有暖气。

同修帮我把切书刀等物品搬过去的那天晚上,我的天目看到在这个楼的楼梯间站着一排穿黑衣服的小人在看着我们。

中国传统新年将至,女儿放假回来过年,只能与我一起住在冰冷的屋子里,我自己并不觉得苦,可看到女儿围着棉被冻得缩成一团,自己有温暖的家却不能回,心里酸酸的。

三月的一天,睡梦中看到:我穿着拖鞋在泥泞的路上寻找别人踩出的路走。我想是师尊在点化我什么。过几天我又梦到:我回到农村老家,在距离老家不远时我却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了。我向人问路,那人刚要告诉我,我却说:“我知道怎么走了!”还告诉那人应该怎么走怎么走。

醒来后我流泪了,知道师尊在为我着急点悟我,明知道回家的路该怎么走还问别人,拖拖拉拉的去走别人踩出的路——在正法修炼中我没完全走出自己的路来。

我跟甲同修交流了这两个梦,她说:“现成的熟手你却捂着不动,你等别人都举手了你才能干哪?”

与同修分手后,我去了商城看好一台笔记本电脑,第二天上午我又买回一台1210激光打印机。就在当天下午,现住的这个单元的房主的姐姐急忙来通知我:她妹妹被警察抓后正念走脱,但手提包落在邪恶手里。包里有这房子的地址。我急忙把新买的机器送到附近的同事家托她保管,又匆匆的将所有设备搬回了自己的家。

二零零五年五月,非法劳教期满,悬着的心才放下,并从同事那取回了新打印机。

回想这几个月的折腾,其实那是法理不清,承认了旧势力劳教一年的迫害。

就在这时,同修晶姐来找我给她们那片做资料,搬来了电脑、彩喷打印机,这下什么都解决了。我又开始按照师父的安排做我应该做的。

走师父安排的路 乐此不疲

在中国大陆,资料点是邪恶最怕的,资料点是他们主要的破坏目标,商场中开店的同修,还有去商场买东西的同修被抓那是常有的事。买耗材,特别是打印纸用量大,我每次去买耗材一路发正念,不承认迫害,有卖家就有买家,我就是买家,我所到之处邪恶全灭,所经之处邪恶全灭。买东西时讲好价,买完就走,不逗留。

自二零零五年师尊讲法肯定在人民币上写真相后,我花钱从一元到一百元都是真相币,有时商家还主动和我兑换。

有一段时间我和一同修去她家附近的商家的仓库里取打印纸。我一次买两箱,十六包纸,用塑料编织袋装八包纸绑在自行车后货架上,车把两边用布兜里各装三包,前车筐内放两包骑车回家。

一次,我带两箱纸骑自行车快到家时,发现在我家楼边的十字路口处,停着一辆警车,警灯闪烁,车内、车外有五、六个着装警察。一下紧张起来,怎么办?掉头返回反倒容易引起他们的怀疑。继续往前骑,就得从警察身边路过。我求师父保护,让他们谁也看不见我,心里发着“邪恶全灭”的正念,从警察身边骑了过去,拐弯直奔侧前方一个小区,从另一个门绕道回家。

我家住三楼,一次拿不了,得一段一段的倒着往楼上搬。紧张加劳累,等把纸搬進屋里,口干舌燥,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倒在床上就能听到心脏“怦!怦!”跳个不停。

正法修炼中就要走出自己的路来。站在法上,走师尊安排的路,奇迹就会出现。

我是每周五下午两点上网下载资料打印,周六晚上就将真相资料包装好,第二天绑在自行车的货架上(给人的感觉是货物)。周日早晨发完六点钟正念,一路继续发着正念或唱着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车轮转,快快跑,真相资料送来了。”将资料给传递资料的同修送去。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期间,我地的派出所和社区人员在我家门外走廊蹲坑守候。第一天是社区人员,两个女的,几天后,派出所警察和社区人员在我家房门口外的走廊上打麻将一整天,中午有人给他们送饭,吃饭时麻将声都没停。我在屋内学法、发正念解体邪恶。他们下午四点半才撤离,走时还用香烟盒纸把我家门镜糊上了,门锁眼用嚼过的口腔糖堵上。

从那以后我就保留门镜被粘糊的原样,开门、锁门后,门锁眼再原样堵上,给人的感觉是这屋子没回来过人。

在这么多年制作真相资料过程中,深深的感到师尊每时每刻都在我的身边,看护着我、保护着我,鼓励着我。资料点能稳定运作至今,是因为有伟大的师尊的巨大付出和慈悲保护。

学好法是做好三件事的根本保障

二零零四年被迫害的原因,除了有各种执著心没去被旧势力钻空子外,最主要的是没有重视学法,把做大法的事当作修炼了。总结教训,跌倒了爬起来,从新做好。

我保外就医回家后,外甥(同修)给我送来一本改好字的《转法轮》。这本宝书指导我在正法修炼路上已走过了十四个春秋,现在仍然完好无损、平整、整洁。晶姐送给我一套师尊二零零零年以后的所有讲法的合订本。

师尊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 我开始注重学法,发正念,把学法放在首位。对照师尊讲法找自己的不足,经常是惭愧的流泪。

这么多年来师尊在讲法中一直告诫弟子一定要多学法,静心学法。“一定要学好法,那是你们归位的根本保障。”[3]

现在我每天最少自己学一讲《转法轮》,也参加小组学法。每周学一部师尊在国外讲法。每天晚发完十二点正念睡觉,三点五十起床炼功。基本能保证,特殊情况漏掉一定补上。发完六点钟正念后再针对本地区发十分钟正念。给师尊法像上香后,学一讲《转法轮》后再做其它事情,找回了修炼如初的状态。

功炼了,法学了,再做其它证实法的事心里踏实。正念来自于法中。现在特别明显的感受到法学好了,正念就强,无论是遇到常人中的事还是修炼中的事,师尊的法就显现在脑中,用法来衡量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有时需要找的同修,不是出门碰到了,就是自己来了,太神奇了!

二十年的风风雨雨中,在师尊的保护下,放不下的那些人的东西放下了,看着过不来的关过来了,有多少次看似邪恶迫害却化险为夷的破除了,但深知按照法对自己的要求标准衡量还差的很远,我要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珍惜师尊用巨大的承受延续来的修炼时间,修好自己多救人,回报师尊赐予我的一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