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与反监控技术的基本知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六日】

一、过去监控以窃听和跟踪监视为主

现代监控技术开始于美国与苏联之间的冷战。开始主要是政府用窃听器,再结合电波传递信息。平时可能想不到的有这样几种可能的做法:第一、窃听器可以小到象一个纽扣,可以放在不显眼的地方。比如,放在一把螺丝刀的把手里面。第二、可以不用换电池,长期使用。可能象现在新出的手机无线充电。第三、也可以不在目标附近放窃听器,远远的用高灵敏度的仪器听。人说话的时候,周围的物体都会振动。特别是窗户玻璃振动可以从很远的地方发射人眼看不到的光,探测到振动,用仪器分析以后,就象耳朵贴在窗户上听一样。另外,水管子,下水道管子,都会把声音传的很远。

对于这些传统的窃听方式,可能采取的措施有:礼物中可能会有问题;可能被对方知道的地点都可能有问题。如果是自己家里,首先要加厚窗帘,然后最简单的办法是加背景声音,比如说,把电视声音开大。

传统的监控摄像比窃听要难一些,主要是因为摄像头必须能够看到被监控目标。跟踪拍照是传统监视的主要手段。

二、当代手机和电脑是最常用监听监视工具

最近二、三十年信息技术的发展,一方面,政府和大公司的收集个人信息能力大大加强,另一方面,技术门槛也越来越低。

在美国,有法律和舆论制约政府、企业和个人。在中国,中共一直在用多种技术手段对民众进行监控。

电话公司会记录通话时间、时长。一旦盯上一个人,可以录下一个人的所有通话内容。也可以用电脑把电话声音转成文字,分析,再选出一小部分人工分析。

现在的电脑、智能手机和网络大大提高了对个人的监控能力。

原来困难的监视摄像头现在联上网络,安的到处都是。手机通话会广播出去,用专门仪器,很容易窃听。

智能手机随身带,通过导航(GPS),手机信号都可以定位。存放在手机上的信息,往往会有众多的应用收集。

多数网站和手机应用,都会和广告商合作,收集用户信息。然后通过大数据分析,广告商对一个人的了解程度,很多时候会超过他的亲人甚至本人。然后结合通讯录上的名单,和电话记录,广告商可以了解一个人的社交圈。对社交圈中的其他人,也可以推断出很多信息。然后广告商和服务商会推出更吸引人的服务,实际上也是加强了对人的控制,让人越来越依赖于这些技术,越来越愿意主动把自己个人和朋友的信息提供(泄露)出去。

在中国,这些广告商、服务商都可能和中共合作、监控个人。所以购买电脑、手机,如能尽量避免中国的品牌、避免用国产软件,可以帮助避免个人信息方便的落到中共手里。手机上的应用软件(APP),尽量少装,因为这些应用往往会在安装的时候,要求很多权限。最常见的要求,如通讯录、通话记录、无线上网信息、GPS定位、话筒、摄像头。然后这个应用软件就可以利用做监听、监视了。在这场迫害中,作为法轮功学员,通讯软件和服务也要避免用国产的。

三、国外软件并非绝对安全

美国的软件产品情况要复杂一些。大企业收集个人信息会有加密处理,然后一般会存在美国的机器上,受到美国法律的保护和监管。这些信息中共很难拿到。但是,也不是绝对安全。比如,这些年出现的一些特例,都是美国公司和中国公司合作,或者把服务器放在中国,或者是在中国有分部,然后借口要符合当地的法律,给中共提供用户信息或都配合中共过滤信息。

受到媒体关注的事件有:

SKYPE通过中国公司出特制版本。雅虎中国向中共提供异见人士信息。谷歌中国曾经在中国提供搜索服务,会过滤搜索结果。谷歌新闻从中国访问,也会过滤结果。苹果公司下架VPN软件。苹果公司把中国用户放在iCloud上的信息转到中国内地的服务器,也就是说,中共的执法部门可以去索要服务器上的任何个人信息。谷歌正在进行“蜻蜓计划”,想再次推出过滤版(中国版)的搜索应用。

现在知道的大公司都是既不想失去现有用户的信任,又想迎合中共来换取进入中国市场,采取的做法都是把针对中国的业务分离出来,把相关的服务器和工作人员放在中国,和其公司在海外的主体业务切割开来。

所以如果知道使用的服务是美国大公司针对多数用户提供的,一般性的使用是可以信任的。但是更敏感和机密的事情还是不能保证这些公司的员工不会看。

四、使用VPN翻墙也非绝对安全

所有的VPN服务商都可以看到用户网络地址和要访问的网站。国内的服务商,都可能会把这些信息交给中共。

五、网上身份信息难保安全

身份信息一旦上网后就很难保证信息安全。不但会被各家收集、广为流传,而且还可能被用于冒名欺诈。

网上欺诈、电话欺诈的最主要方式就是假冒他人。如果是电话,不仅能够看到来电号码,还能听到对方的声音,以此确认通话对像,要好得多。但是,面对中共用一个政府的力量来对付个人,即使面对面看到,也不能保证原来的朋友现在不是在被胁迫做事。网上只凭用户名和文字,那就很容易出现被冒名的情况。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