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为我善解了层层恩怨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五日】我被警察构陷到中共检察院的案子被退回公安后,恶警继续构陷,又把案子交到检察院,我去检察院只想救他们,检察院的人说这一次退不回去了,让我回家等法院通知。

这期间,我静心学法,找我哪里做错了,我检查我是有怨,对同修的怨,对家人的怨,对亲戚朋友的怨。这一次到法院,我悟到我还要化解我更深一层的怨,可能我骨子里有对师对法的怨,我发正念,和层层我生命中有怨的部份沟通、善解,我就给他们背师父善解的法,告诉他们不要怨师怨法,如果那样的话,咱们谁也留不下,正法这么多年,你们也看到真实的一切。

没几天,法院来电话,说让我家人去给我办“取保候审”,就没事了,其实他们是想進一步迫害我。也可能他们与我有缘,他们是钢铁我也要熔化他们,我一心想救他们,我只想用什么办法救他们。

我就和丈夫去了法院,因为丈夫不進去,他们出来的人问我什么态度,我说我没犯法,我也没有错啊。他们说,还要开庭,看我的态度。丈夫这一下就更六神无主了,说他们说话也不算数,太骗人,从开始就骗人,去年说给你带走一会就回来,把人都要弄死了,人家不收,才让我接回家,还说回家炼功就好了。可学法炼功真好了,他们看好了,又起诉到检察院、法院。丈夫说:我总是对共产(邪)党抱有希望,这回我可不信了。

我说《九评》里说的,“谁在什么问题上相信了共产党,就会在什么问题上送掉小命。”我看到丈夫那种心神无主的样子,就和他说,你也和我一起学法,只有师父能救我们。

丈夫就和我学了一讲《转法轮》,然后他说,我刚才那种不好的滋味没了。我说师父管(看护)你了。丈夫说,我要写声明,我以前也学过法,经过你被迫害的事,我可看清他们了,我要学法,我以前也是大法弟子。

丈夫写了严正声明后,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这样的变化是我原来想也想不到的。

和丈夫二十年的魔难

九九年“七二零”以前,丈夫也学法,可在大法被迫害后,他就百般刁难我,和恶人站到一起,给我修炼路上造成许多损失。有的时候,我真的对他无可奈何,就在我严重病业的时候,我要死了,他还骂我去死去吧,死了就没人管我了,我就省心了。还骂师父骂大法,我知道不是他骂的,是后天不好的观念和邪恶因素在骂。我还有争斗心和妒嫉心,丈夫才被邪恶因素利用。

我就在心里喊师父,背《洪吟三》,背着、背着,我哭了,就听到窗外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是丈夫的声音。我家的楼房跨度长,我住的卧室,离丈夫呆的地方有十多米远,可丈夫本人还在骂哪。我意识到那已经不是丈夫了,丈夫的元神在外面,身体已被乱鬼控制了,我就喊着丈夫的元神回到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我做不到,我就喊师父帮助,救救我丈夫。

从那以后,我就每天给丈夫发正念,当他侮辱师父时,我就想让他下地狱,一次又一次想放弃他,可又一次又一次求师父原谅他,他是被邪党害的,天天发正念清他背后的共产邪灵、撒旦、魔鬼、旧势力的黑手乱鬼和乱神。我的身体也一天一天好了。

邪恶的迫害坏事变好事

没想到,就在我被构陷到法院迫害的期间,他终于明白了,而且还主动写声明,要坚修大法到底。是慈悲的师父救了丈夫,也救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当时是我被恶警起诉之时,需要静心学好法。以前家里家外的活都是我一个人干,我还得上班,有一点不对的地方,丈夫就找茬。这回丈夫得法了,虽然丈夫不能走,可几乎把做饭的活都包了。这样,我有时间学法、发正念、讲真相。

这些日子,丈夫和我一起学法。当我们学到《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 讲法》:“可是演出的那天暴风雪。雪大到没法开车,很厚。结果呢,進场的人只有百分之三十。来看秀的只有百分之三十,可是这些人谈出的体会很生动。有一个人说我从家门出来,我这一路上就象修炼一样,经过的每一步都是困难、每一步都在思考,一直到進场,就象一个修炼过程,看完秀我就象被圆满了一样。”[1]我就哭的眼泪止不住,这时丈夫也哭了,这么多年,丈夫第一次为修炼的事掉眼泪。

当我找到自己层层的怨之后,师父善解了我们的恩怨,丈夫又回到了大法修炼中。

刚学法几天,我和丈夫无意的说了一下,你也发正念试试。丈夫说:刚一发正念,就看到眼前金光闪闪,各种虫子瞬间化为灰烬。我说是师父让你精進哪。

还有一次,师父把他的天目打开了,丈夫和我说:当时在两眼中间紧紧的难受,然后看到立着的一只眼睛,开了,丈夫说,他就往里看,有许多围着布,露着一只胳膊的人都跑了。我再想仔细看,就关上了,可能我求了,就象泥浆一样关上了。

丈夫还看到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很英俊,天天在看他,丈夫自己说,你别看我不会走,可能那个人就是我,哪儿都好。我一开始没在意丈夫说的,就和丈夫说,你也炼功吧。丈夫说:我不用炼,他炼哪。我一听,就说不对,虽然你才学几天的法,那可能是副元神,不能让他炼,丈夫也明白了。从那以后,再也没看到。

学法的时候,有的时候,丈夫看大法书就象三维空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丈夫自己还说:我就是大法书里说的,看到了还不相信的人。我说,是师父着急,让你精進哪。

我儿子看到他爸也和我一起学法,也不反对了。以前我儿子也和他爸一样给我制造各种魔难,去我对孩子的情。我和孩子说:你也学法吧。孩子说,我不学。那我说,你不学法,那你也得做个好人才能留下来,写个世人严正声明吧。我儿子说,我妈说的算,愿咋写咋写。写完声明,我儿子也和变了一个人一样,说他要挣钱,照顾他爸和我。要以前,就象我欠他的,永远还不完一样。

大法给孩子福报

在我被法院起诉期间,我儿子连连来好消息,他在大学毕业结业考试,全班同学都有挂科的,可我儿子顺利通过。

又过一段时间,我儿子要实习了,有一个大企业来招生,全班就要四个,其中就有我儿子。这样,儿子不用天天上班,一个月有一半时间休息,孩子也很满意。

原来我想都没有想孩子在实习期间还能给那么多钱,只是想,给饭吃就行了。再说在我这个城市正式职工也没有开那么多。

孩子在我被迫害期间,一直不反对我,也给自己种下了善果。丈夫又真正的开始学法,没想到看似坏事却变好事,使我更加精進实修。

最后就用《洪吟二》〈解大劫〉结束交流:“多少人间乱事 历经重重恩怨 心恶业大无望 大法尽解渊源”[2]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解大劫〉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