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美院毕业生许文龙被转入齐齐哈尔冯屯监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四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北京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生许文龙,品学兼优,因坚持信仰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关押到齐齐哈尔泰来监狱,遭受了多种酷刑折磨,目前被转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二监区一分监区,因为坚持炼功,许文龙再被冯屯监狱关小号迫害,监区大队长是侯彦斌。呼吁海内外正义人士关注并制止对许文龙的迫害。

善良青年才子被冤判入狱

许文龙,男,一九八六年出生,黑龙江省牡丹江穆棱市人,二零一零年七月毕业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学士学位。许文龙在校期间很有才华、品学兼优,多次获得奖学金和各种奖项,受到老师和同学的嘉许。大概在大学期间偶得一翻墙软件能够上明慧网,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从此走入了大法修炼中,一直坚持法轮功真、善、忍信仰。

'许文龙获得的部份奖项'
许文龙获得的部份奖项

一位同学对他的评价是:“我只能用六个字来形容他:正直、诚实、善良。可以说他是我从小到大遇到的同学里最诚实,最值得信赖的一个人。”“他总是最乐于助人的,学习上我总是对软件用的不熟练,不管什么时候问他,他绝对放下自己的工作,把你教会为止,而且任何时候都是笑呵呵的。”

一位同学说:“说起许文龙,印象中是一个朴实、真诚、又乐于助人的东北大男孩。有一次出去参观,路过一个路边摊,是个年迈的老太太在卖东西,女生觉得东西太土,看了看都走开了,许文龙却买了好多指甲刀、鞋垫鞋带等很多几乎用不到的东西,我就开玩笑问他:你是不是要拿学校倒卖啊?他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看她那么大岁数了,在外面摆摊不容易,多买点让她早回家。’我一惊,真没想到这个粗糙的东北汉子有如此细腻的内心……”

另外一位同学说:“作为同学,学业上他帮到了我很多,从不吝啬自己的知识,是一个很值得交的朋友。在大学期间,他的成绩优秀,得过多次奖学金和优秀作品奖,毕业作品也获得了极高的评价。”

中央美院毕业后,许文龙在北京市一家大公司做环艺工作。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七日,由于中共人员监听电话,二十五岁的许文龙与其他八人被北京警察绑架。许文龙被北京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半,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转到齐齐哈尔的泰来监狱非法关押,遭受了非人折磨。

关禁闭冷冻、饿饭一个多月

泰来监狱位于齐齐哈尔市泰来县境内,占地面积近九千平方米,性质上属于半企业性质,在生产加工上称为“黑龙江汽车制造厂”,强制服刑人员搞服装加工、座套编制、宝石加工等。

泰来监狱强迫各监区犯人加班加点的做奴工活,犹如包身工,从早上六点半出工,一直干到晚十点收工,有时到半夜十二点多,忙时犯人就得通宵达旦的干奴工活。二零一三年,十三监区一名犯人因为连续三天通宵达旦的干奴工活,最后累死在了机台上,被泰来监狱谎称是心脏病突发死亡。二零一四年以后,泰来监狱改为早四点多出工到晚八点。

泰来监狱还是黑龙江省六一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经常把在省内别的监狱“转化”不了的法轮功学员弄到这里来施刑。被劫持到泰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会被高压强迫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四书”,拒绝写“四书”的人,会遭到多种酷刑迫害和体罚虐待,如:上大挂、架飞机、罚站、罚蹲、熬鹰(连续多日不让睡觉)、灌辣椒水、站水牢(冬天双脚站在凉水里)、关小号锁地环、坐老虎凳(铁椅子,审讯时经常用的,在监狱被当作刑具)、恶毒侮辱谩骂等等,体罚迫害手段数不胜数。已知遭受过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张玉良、关日安、张玉堂、许文龙等十几人。

许文龙被非法关押在泰来监狱十六监区二分区。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六日,十六大队队长刘春晓、副教导员武刚逼迫许文龙写思想汇报,许文龙在纸上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副教导员武钢恼羞成怒,把他踹倒在地上毒打,并把许文龙用手铐扣住并戴上脚镣,由两个犯人看着每天出工收工都带着刑具行走。到了车间,把他双手用绳子吊到高处暖气管上,只有脚尖粘地,吃饭也不放下来,由两个犯人来喂饭。到晚上收工时才把他放下来,当时腿和胳膊都不会动了,两个犯人架着他拖着走。到了监舍还不放过他,让他平躺在床上,四肢铐在床上,一熬就是一夜。

之后,政教高斌命令把许文龙关押禁闭(又称作“小号”) ,并说:“我要是整不服你,我的高字以后就倒着写。”许文龙被戴上冰冷的手铐脚镣送入小号。小号是狱中狱,牢中牢,是杀人不见血的地方。

那是怎样的折磨啊?一月的泰来温度在零下二十五摄氏度以下,小号的窗户透风,格外冷,里面没有被子和枕头,只有一个饭盒,每天给两口面汤喝。许文龙身上的衣服还是北京发的,很薄,又加上身上还有手铐与冰冷的脚镣,更是冷得无法睡觉。晚上偶尔能躺在冰冷的地上睡一会儿,又会被地面冰醒了。在饥寒交迫的折磨下,被迫害两个星期后,许文龙已经瘦得不成样子,但狱警仍不放过他。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又过了两周,二月十三日左右,指导员郑辉和武钢到小号里跟许文龙说:“你不写悔过书就别想出去。”许文龙还是坚持不写。

许文龙每天戴着手铐脚镣,身上没有热量,在冰冷的地上冻得瑟瑟发抖。每天那点面汤给的又少又没油,因吃的太少,他饿得躺在地上,两条腿却又不敢摞在一起,因为腿上的骨头会硌得生疼。许文龙被迫害得严重便秘,两次大便间隔十九天,还便不出来。

许文龙就这么长时间被冰冻着、饥饿着、熬困着,每分每秒都在死亡线上痛苦挣扎着,度日如年。在小号痛苦煎熬了三十六天后,许文龙被迫妥协了,在所谓“四书”上签了字。

电棍电击、上“支棍”

三月十六日,许文龙即写了份声明交到副教导员武钢手中,声明高压迫害下所写的“四书”全部作废,却遭到狱警更残酷、恶劣的迫害。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当天下午,武钢给许文龙戴上手铐、脚镣链子,与狱警郑辉一起殴打许文龙。武钢用电棍猛烈电击许文龙,一直到电棍没电。过程持续了大约半小时。

'酷刑示意图:上“支棍”'
酷刑示意图:上“支棍”

第二天,监区焊了一个状如“U”字的“支棍”,每天出工在车间给许文龙上支棍,人呈倒“U”字,支在一个“工”字形上。早上八点到车间就上“支棍”,一直到下午四点,只有中午给一个馒头吃的时候才放下十分钟。到晚上收工时放下,人就象死了一样僵硬得瘫倒在地上不能动弹,头倒控得很大,眼睛控得一条缝,看不见东西,两个看管犯人拖都拖不动,没办法就找来推车推着走。每晚还被反吊在床梯子上,不让睡觉。

若是一般人,被上“支棍”一会就会受不了了,许文龙却被整整折磨了三天。武钢还让犯人徐铁刚把许文龙背吊在车床的电动机上,进行殴打,电击他的脸、生殖器、身体各个部位,狱警有郑辉、魏景南等四、五人,电棍电到没电。

所谓“省局检查”

十六监区迫害许文龙期间,给许文龙头上裹了一个棉帽子,每天二十四小时戴着,让他即使在超过人体承受极限时,也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活活受折磨。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省局到泰来监狱检查情况,许文龙从车间里面跑过去大喊:“我要举报”!遭犯人用棉被捂脸殴打,捂得许文龙喘不上气来。省局走后,许文龙再被戴上手铐、脚镣,铐在床腿上,不让上厕所,不让吃饭。

许文龙一直大喊:“我要见省局,停止迫害法轮功!”被狱政科科长熊德贵送进了小号。几天后,又让狱警郑辉把许文龙带回十六大队。

许文龙不想再遭那群流氓恶警残酷折磨了,就举报犯人徐铁刚骗取四千六百五十元钱的事,要求狱政科熊科长给调队。熊德贵不给调队,耍赖说:“你说他给你动刑了,证据呢?”许文龙说:犯人用手机给拍的照片就是证据。熊德贵仍然不管,许文龙被迫以死抗争(法轮功是禁止自杀和杀生的,许文龙之以死抗争,是因为实在承受不了那种生不如死的摧残折磨了),才被调到三监区,但被骗的钱一直没还给他。

八月二十三日省局又来检查,三大队就把许文龙锁在一个屋子里,怕举报他们。

善恶终有报。副教导员武刚残酷迫害许文龙等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六月初,武刚遭报应,在车间被断裂的钢索打断脚肌腱。十六大队队长刘春晓,多次积极参与迫害许文龙等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因肝癌死亡,也遭到恶报。

上老虎凳、喷辣椒水、锁地环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张玉良、关日安、张玉堂被从牡丹江监狱转入泰来监狱,省六一零办公室的人也跟着来了,要求泰来监狱全面转化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集训队对张玉良等人采用强制转化的迫害手段:熬鹰(不让睡觉)、扒光冷冻(衣服扒光,坐在地上,开开窗户吹冷风,眼睛都冻紫了)、殴打(双手握雪球,掉了就殴打),每天都坐在地上,没有被褥。

十二月三日,早上出工时,许文龙碰到正在被戴手铐、脚镣的张海涛,就拉着他去见执勤的郭科长,说:十一监区虐待服刑人员,违反监狱法。结果监区狱警未被追究,许文龙却被狱政科警察周某(警号:2307818)与杨某(警号:2307746)押小号,绑在“老虎凳”上迫害六天,对着他喷辣椒水,喷得满头满眼都是。一天喷了近二十次,持续喷了三天,致使其左眼视力骤降二百二十度。

许文龙劝诫道:“请你们选择善良,不要这样,这是在犯《监狱法》”。许文龙善意的劝说却招致他们更加疯狂的辣椒水迫害,辣得许文龙眼睛钻心的痛,不停的流泪、流鼻涕,脸和鼻子肿了,左眼下面都紫了。许文龙大声呼喊:“停止迫害法轮功!停止迫害好人!停止践踏中国人权!停止给我上老虎凳、辣椒水!”等等,同时用绝食的方式抗议迫害。

“老虎凳”持续上了六天,最后许文龙的臀部被硌出水泡,水泡又被坐破了,那种痛苦……之后狱警又给许文龙锁 “地环”上九天,而且是用那种最难受的“棒子”上的,并用电棍电击他。

关小号迫害半个月后,许文龙已经极其瘦弱,站都站不稳,走路发颤。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图:许文龙被锁地环迫害九天。'
图:许文龙被锁地环迫害九天。

二零一六年八月、九月、十月,许文龙被三监区持续“六停一限”两个多月。所谓“六停”指“不让接见、亲情电话、邮寄信件、接收邮包、购物、娱乐”;“一限”指“限定区域活动,不让接触别的监区的人”,实质上都是为了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如今,历尽磨难的许文龙只因坚持炼功,再被冯屯监狱关小号迫害。

乌云蔽日终有时。今天,法轮大法已经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全世界正义组织与人士都在谴责这场无理性的迫害,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早已穷途末路。在法轮功学员持续不断地向民众讲清真相中,目前三亿多的明智的中国人已经觉醒,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退出了这个祸害中华民族近七十年的邪恶(党、团、队)组织。很多公检法人员都在保护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给自己赎罪。在不久的将来,中共邪党必将如前苏联一样轰然倒塌,迫害法轮功的所有人员都将被清算,那时,所有选择善良的中国人都将幸运地走向崭新的未来。

相关报道:《中央美院优秀毕业生在黑龙江监狱遭非人折磨》《示意图:许文龙在泰来监狱遭受的迫害》《曝光黑龙江省泰来监狱的奴工产品(图)》《黑龙江省泰来监狱近一年残害法轮功学员纪实(图)》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