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助师正法行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三十日】

师父好!
同修好!

我是桃园大法弟子,得法两年,我是在参加二零一六年九月神韵交响乐的说明会后得法的。现在回首没得法前的人生,很多事是很难自己掌握的,生活的过程无法掌握,周围的人也不能掌握,心会被亲人及外在的现象牵动着,开心不开心都被它决定。以前先生跟儿子常让我头痛,例如先生喝酒后会去扰乱社区,邻居打电话跟我投诉,我因工作在外没办法即时回去处理;小儿子高中念了三所,差点毕不了业等等。这些事情让我痛苦的睡不着觉,睡了等于没睡,睡觉时间一直在跑厕所。常觉的很累,只好求助于民俗疗法,每星期要去刮痧两次。得法后非常好睡,现在头也不胀了,对事情的看法不一样了,精、气、神都很好,脾气品性也变好了。因此,大儿媳妇要她脾气不好的妈妈跟我一起炼法轮功。我姐姐也跟我开玩笑说:“你以前养了三个大老爷,现在老了反而出头天了。”

一、受益于大法,勤向朋友洪法

我得法后没多久就介绍八位朋友来上九天班,同修问我是怎么跟朋友介绍的?因为这几位朋友都知道我的为人,我平常工作很认真,五十岁以后发现儿子们长大了,失去了为生活努力赚钱的目标,觉的人生很空虚,为追求身心灵的平静,一直在寻觅,找了很多法门。我跟他们讲法轮功的书,道尽人生过程,其中师父讲到:“要能吃苦中之苦,要能忍难忍之事”[1],让我很感动。很多心灵难解的事情,让我忽然间都明了了,以前我很努力生活却被算命师说会离婚。别人没有很努力却生活的很好,婚姻也很幸福。可是我很努力啊,却没有得到希望得到的。学法后知道命中就是如此,更了解是有因缘关系。如果能够以法为师,能够把欲望及执着去掉的话,能看淡看轻,其实很多心就干扰不了我。有些事本来就是会存在的,因为修炼了,心不会随着环境起起落落。

常人中,要身体健康就要运动啊、练气功啊等等。法轮功有五套功法,比一般气功简单易学,再加上法轮功教人如何去对待人和事物,我觉的很棒!以前在其它法门,也是说要放下放下,但是没有教你怎么放下。其它法门的书我也看了很多,但也看不懂。法轮功师父讲:“不管你有多少钱,当多大官,你搞个体经营、开公司,做什么生意都没关系,公平交易,把心摆正。”[2]任何人都可以修炼,看的是得失心、名利心是否存在,有没有很落寞、很失望或太高兴,就看我们这颗心。

法很大,我觉的很棒,这是我个人的体悟。所以我觉的你们一定要来上这个九天班,对你非常有帮助,也不要你的钱,至于你要不要炼,没有人强迫你。但是你一定要来上九天班,把九天空下来,对你身心都会有帮助。所以他们就来上了。

后来他们有的因为早上起不来炼功或是觉的炼功太辛苦等原因就没来了。但这几次陪八位朋友上九天班,自己的收获是最大的。

二、大法不能被诬蔑,克服怕心到香港证实法

学了法轮功后对事情的看法,视野看的比较大。常听同修交流去香港参加游行的心得,让我很感动。那么好的功法为什么被诬蔑,是应该要站出来讲真相,不然很多人会得不到法。但是我以前很不会走路,走路会拖、很慢、不喜欢走,对于要走路两、三个小时的香港游行有点害怕。而且我从小就有紧张性的肠胃炎,就算没吃东西也会拉肚子,很怕那种情况出现。所以就有很多顾虑心。但是因为觉的法很好,要站出来。我就克服自己的怕心,去掉常人心。得法八个月后开始参加香港的派报及游行活动。香港游行,马路两旁挤满了众生,我心想,人要是看到游行的队伍、看到游行的全景,就好象跟他说一遍法轮功真相,人就会明白。从那次后,到目前为止,每次的香港游行我都没有落下。在香港常看到亲共团体对法轮功的诬蔑,他们常用大喇叭的播音器干扰,共产邪党真的很坏,他们怎么会坏到让人不可想象的地步,让我更加自觉要站出来讲真相。我虽然不会讲真相,但是拿展板我会、发正念我会、派报我会。虽然我还在上班,但我不再象以前一样拼命赚钱,钱够用就好了。我是做业务的,名利心淡了,只要每半年的责任额度够了,就自由调度时间去香港长住讲真相。 把心放在救人上,业绩不必太琢磨,自然而然就达到了。我感觉就象师父帮我安排的一样,让我有时间去香港,从十天增加到十五天,甚至一个月,今年已经去了两次一个月了。

香港景点,需要发正念、拿横幅、拿展板及讲真相劝退的同修,是一个整体。我不会讲真相,但是陆客来去匆匆,有时同修跟他们讲一两句,有些不理解转头就走了,但是不经意的没有压力的,他们就会看看展板。所以拿展板也很有力度。陆客理解了,同修再讲真相就可能把那个人劝退了,大家有序的配合形成无坚不摧的整体。有次陆客在游览车上对着我们敬礼呢。

三、派报的修心体会

在香港用报纸对众生讲真相及清洗共产邪党的谎言很有效,就显的派报很重要。我第一次派报,被安排在一个路口,在不到两、三百公尺距离,我的左边、右边各有一位同修也在派报,我那时候在想,两边来的众生都有人派报,那我要派给谁啊?本来想要离开另找个地方去派,后来想:有我要派的人会来,各有因缘。有缘的众生会来跟我拿。派报也是一样,不是好不好派的问题。如果去选择好派的地方,那么那些被安排在不好派地方的众生就拿不到,改变思想后把心放下,报纸就派的很快,后来自己的派完了,还可以去帮其他同修派发。

一般人看到《明慧周报》就知道是法轮功的,派报时我会让他们看到是《明慧周报》,这样想拿的就是想看的,被丢的就少。去香港次数多了,派报也有一些经验,有时会执着派多少数量,现在不去想那么多,那都是执着,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心不能浮动,好象冥冥之中都有师父安排的众生会来拿。有时候在想怎么那么难派啊?急躁心、执着心一直翻出来。感觉派报也象是炼静功一样。正念想:你要来拿。心定下来、不要太浮躁,就没有累不累的问题。另外听协调人讲,大家都喜欢去派已开发、比较好派的地方,不喜欢去派未开发的地方。我理解就是因为难派,就要派久一点,派久了人家就会知道,就会来拿,要开发。如果因为难派不去派,那边的众生就接不到真相,得不到救度。明白了去开发的道理,该拿的就会来拿。派报时有遇到骂人的、有比“赞”的、有敬礼的、有向我们合十的,什么人都有。

派报要走路,而且要站很久。现在我不怕走路也不怕站了,所以我很喜欢去派报,有时想跟协调人建议都让我去派报。思量一下,觉的自己找会做的,只做想要的,是执着自己,没考虑整体。因为景点有时也缺人,协调人有他们要考虑跟安排的。我就不再有任何想法,无条件配合香港同修。叫去派报就去派报,叫去景点就去景点。

四、同修正念助我行

得法后,一直有想见师父的愿望,所以就报名了去年的纽约法会,游行那天我是参加炼功队伍。因为怕拉肚子的怕心没去,所以不敢吃早餐,那天天气冷,又没吃东西,我跟团长讲我无法参加游行,因为我有问题,吃了会拉,不吃血糖会低,无法走,团长回我:“不是你吃与不吃的问题,是你根本就没有问题。”回到队伍中,刚开始走不久,人还有点晃,等到天国乐团音乐一奏,我马上精神起来了,一直走到游行终点都神采奕奕。

五、结语

经过这么多年的寻寻觅觅,终于找到大法可以解我心中的疑惑。不管有何念头、问题或不舒服、矛盾来的时候,都是自己放不下的执着心很重造成的。有大法的引导我就不再迷失。象以前人家误会我,我一定要讲清楚,现在不一定要讲清楚,不执着就放下,有需要讲才讲。不断学法,就象“吃饭”一样,要把饭吃饱才有精力做很多事。学好法才更有力量做好救度众生的事。

学法很重要,但是在台湾学法常不能保证,一下班孙女就会来撒娇,没有时间学好法,所以常立志常改变。而修炼的环境对我而言就非常重要。我们炼功点发完早上六点正念后接着炼静功,让还是新学员的我很快就跟上大家。现在我已经可以一口气就跟着大家双盘七十五分钟,虽然腿很痛,但我可以忍。这次在香港看一位同修,从晚上八点开始学法后,学完《转法轮》三讲才放下双盘,也就是一口气双盘了大约四小时。我想同修能,我也能。之后一次学法,就跟着双盘,我居然也可以双盘近四小时。在香港这个前线、这个环境帮助我做好三件事,心里才感到比较踏实。谢谢师父及同修提供这个修炼环境。

以上如有不在法上,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尊让我得法!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一八法轮大法台湾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