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载微信后我周围环境的变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九日】前几天,我去看望一位开店做生意的同修,由于几个月没见了,自然说了很多。最后我问他们微信卸载了没有,他说还没卸呢。由于说话时不断的来顾客,我也就走了。

回家后我越想越不对劲儿,明慧编辑部的《所有大法弟子须知》已经发表四个多月了,怎么有同修还没有重视呢?后来想到还是写篇体会来再次提醒依然使用微信的同修们吧。说一说我使用和卸载微信的心路过程。

我是二零一四年左右开始用微信的,是老同事、同学建议用的。后来進了几个群,并经常在朋友圈发自己写的诗词,还和大学同学你一首、他一首的对诗,因是大法打开了我的智慧,获点赞很多。那时心里真是显示心、求名的心都出来了,自我膨胀。浪费了很多宝贵时间。虽然当时觉的学法炼功、集体学法讲真相都正常進行,但是现在回头一看才知道三件事都松懈了,只是浮于表面而已,浪费了很多时间。

从二零一七年春,又为单位微信公众号写医学专业方面的文章,还是获赞誉不断。自我又更加膨胀,其实那时名利心已不知不觉起来了。

大概是在二零一六年,有一天发现我使用的医疗放射线机器的高压电缆接口处渗油,再看地上已有很多油渍。当时就报厂家维修,厂家来人看后说:这是机器的心脏部位,是从日本進口的,里面的东西换不了,只能是换整个管子。既然还能用就继续用吧。所以这个漏油问题一直持续着,我也没有往修炼状态上想。只是每天用一个小容器接着,后来就是每天能渗出一滴了。

今年六月三十日明慧编辑部《须知》发表,我看完后,心里真是百般的不愿意卸载微信。名利情都往上翻,邪恶和思想业往我脑中反映不满的话:这些诗词都白写了?单位的文章也不能写了?那是工作啊!也不和同修联系,朋友圈里都是常人,有何危险呢?但是我的主意识是清楚的,知道必须要卸载,所以过了几天,又有一个念头出现了:那就用一个手机专门上微信吧。等一等看看吧。

在这些干扰当中,我等了大约半个月左右,也许是二十天,每天看明慧上同修们的关于卸载微信的体会文章,看清了自己在使用微信中产生的执著和在常人微信群中都是污染的东西,浪费了宝贵时间。再有,修炼关键时刻的“选择”,是选择师父要的,还是选择人心;是选择彻底去掉名情利的执著,还是一手抓住人的东西不放,另一手抓住神的东西不放?

想明白后,我就横下心:一定要卸载。

先是在同学、同事各个群说明因为太浪费时间要卸载微信,并与大家互相留电话号,以后有事就打电话。很多人惋惜说:看不到你的小诗了,看不到你的文了!也有人说:我也有同感,但是没有你的胆量魄力!我都不为之所动。

约一周后建完了通讯录,就挨个删除他们的号,又把自己朋友圈里的文章、诗词挨个删除干净。最后把自己的头像删掉后,感觉到心里几年来没有的那么静与净,真是太美好了。

第二天上班后,我跟单位部门主管讲卸载微信了,有事就打电话通知我,或者让我身边的同事通知我。主管没有异议就答应了。同时也停止给单位微信公众号写文章了,不去那魔窟中搅和了。

我又例行公事的、习惯性的去擦机器漏的油,却惊奇的发现两处电缆出口处一个干干净净,另一个只有一点点微微渗出。我突然明白了,原来不只是自己家里的环境与自己修炼状态有关,我们接触的所有环境都与我们修炼有关。这台机器接近三年的时间都在漏油,也许就是师父以此点化我修炼有漏,还越漏越严重。但是就是不悟啊!总用现代科学的观念看待,认为是自然现象。

我想别的用微信的同修也可能有类似的点化。非得等到师父用明慧编辑部文章来告诉大家,还舍不得去掉这强大的执著。感到真是愧对师父的教诲,修炼真是严肃的事情,真是差一点也不行。

以上就是我卸载微信的心路过程,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终于卸载了微信并同时去掉了几年中滋养出的人心执著。

有不符合大法之处,请同修们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