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窝中得法显神迹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我因常人中的事被关進山西省大同县看守所四十天,谁知我会在这恶劣的环境中有幸得到法轮大法。大法展现神迹,唤醒了我这个丢下儿女离家出走十九年的迷途羔羊。

意想不到的是我修大法做好人,却把我绑架起来,送去非法劳教三年。三年后,释放我,我想我修炼了,那就得听师父的话,就回到了我十九年前离开的那个家。

把我关押在大同县看守所四十天中,被关押在里面的大法弟子都在利用机会天天给人讲真相,虽然炼功人都对我很好,给我吃的、穿的,可我就是不相信。有一天,我浑身疼,身子象散了架子一样难受,有位大学教授对我说:“你好好看看我手抄的经文吧,或许有缘的话,身体会好。”我接过经文好好看。这一看,头上象有东西在转,手上也在转,胸口也在转。我问教授咋回事,她说:“好妹子,真有缘份,那是法轮在转啊!师父找了你多少年了!”说着拥抱着我哭起来了。

哭罢,教授给我讲了大法的美好。我这次听着才感觉舒服,浑身疼也消失了。大法这么好,我说我要修炼大法了,同修们就给我背法让我学。我还下决心出去后要和同修们上北京上访,让教授给我留了个联系同修的电话。

第二天,看守所就把我放了。我出来后,就联系到同修,和他们一块去北京上访,到北京后,有个同修不让我去天安门,她说你没学法,就在家学学法吧。我就回到大同。

我回来后,《转法轮》还没有看,就背着资料出去散发。一天晚上七点来钟,我背了一袋资料走在公路上,被一辆大卡车往前撞飞到三米多远的沟里,我没有害怕和疼痛的感觉,等起来一看,没有了鞋,我自语说:鞋到哪去了?司机跑来说:“你还活着?我们以为你死了,吓的在车上不敢下来。”我说:“我是炼功人,有大法师父保护着。要是个常人,不知道要出多大的祸事了。”接着我就给司机讲了真相。

后来有一天,我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被邪恶绑架。警察逼问我资料是从哪来的,我不说。他们又拿照像机给我照像,我大声说不许照,相机就爆炸了,几个警察吓得不再逼问我、迫害我了。最后就把我送到太原新店劳教所三年。

在劳教所里,因我没学法、不懂法,有的同修就说我是冒牌货,我气得心口疼,我难受的向师父诉委屈,我说:“师父啊,他们说我是冒牌货,我没学法,不知道《转法轮》里是啥,我可是真心要修炼大法的。我着急啊!”突然,我发现被子上有字,一看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1],我非常激动,是师父在帮我呢!我就看着被子上的字在学法,谁喊我也不答应,看有二十多分钟,被一个转化了的同修干扰的看不见了。

我还问同修们要手抄的经文偷偷学。一次警察从我被子里搜出经文,几个警察打我,我大声喊“师父救我!”他们震惊的退到两边不敢打了。还有一次警察在吃饭大厅开会,污蔑大法,我站起来说:“你们说的都是假的,法轮大法好!师父好!”这时同修都喊起来了,七、八个警察和吸毒犯们都围上来打我,我拼命大喊:“师父快救我!”我呼的一下象气球似的飘起来了,飘了有三丈多高(当时吃饭大厅正在盖,房顶还没浇筑),然后落下来。这瞬间大法神迹的展现,把会场中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有几个傻乎乎的吸毒犯还要打我,被警察制止了。

打我的人回去后有的头疼、有的肚子疼、呕吐。科长、中队长都找我谈话,我一進他们的屋里,发现警察们还在头疼,一上来他们就对我说:“这都是你给我们气的。”一个女警察还在呕吐,她嘟囔着说:“吐得不得了,要命啊!”这些警察还对我说:“你,我们不管,不要去煽动别人,弄得我们收拾不住,饭碗都丢了。”我对他们说:“那你们不要转化她们,不要给炼功人关铁笼子,轮你值班了,不要暗示吸毒犯打炼功人。”警察说:“你是没文化,要是有文化,学习了《转法轮》那才是不得了的,就这我们都对付不住你。”警察每次叫我去和我谈话,他们都怕我看他们,她们吓得连连摆手往后退着说:“你不要这样看我们,不要这样看我们。”

“非典”正厉害时,警察叫同修们吃药打针,我给同修们都说要拒绝,警察知道是我说的,也没找我说啥。有个队长很坏,指使吸毒犯打同修,那天她发烧了,很害怕,把我叫去说,是不是你们师父叫得的非典?我说不是,我就讲了师父是来救人的和善恶必报的道理,队长都认真听,听罢她说:“我听你的话,我只拿我的工资,不图升官发财,保住平安就行了。”

劳教所迫害我三年后,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释放。释放后,我在考虑回不回过去的家,我离开那个家已经十九年了,过去的痛苦生活又揪心的浮现在眼前……

我是湖北人,姊妹六个,我是老小。我从小就和小哥死不对头,小哥为接爸爸的班,我十五岁那年他把我逼嫁到河南。我觉得这家人不行,自己又没能力离开,就忍气吞声的生活着。这家人兄弟四个,老大、老三都打骂虐待嫂嫂,两个嫂嫂受不了都喝药死了。我的丈夫是个粗野之人,打我都拿石头、砖、木棍、铁棍甚至刀,见啥拿啥就打。我在这样一个暴力家庭中给他们生了一个男孩、两个女孩,我想这应该给家庭带来欢乐,可我想的太天真了,丈夫还是那样野蛮。

我对这个家彻底绝望了,无奈就告到派出所,派出所管他,他也不听,后来县法院也来教育他,也没有效果。法院的人说叫我离婚,这人不行。我跪在野外路上痛哭,对着苍天说:“老天爷呀,有我生存的地方,就叫我离开这个魔窝!”我狠狠心、咬着牙,从此踏上了抛家弃儿、离家出走的歧路。这一走就是十九年,现在我怎么办?思来想去还是回家对,因为我下决心要修炼大法了,那就听师父的话,遇到啥事都在法上想问题。于是我就回到了十九年前那个河南的家。

我回到家,就赶紧和当地同修联系,让同修帮助我如何处理好家庭矛盾。同修们都谈了他们的认识,使我提高很大。我好好学法,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守心性,面对家庭的魔难,我能冷静对待。随着学法不断的提高,对丈夫的野蛮暴行,我做到三点:一是向内找,自己首先做到不怨、不气、不恨,宽容他、善待他;二是发正念清除他背后操控他的邪灵烂鬼;三是紧急情况下求师父。

一次,丈夫手持门上的铁栓条打我,我忙喊师父,他胳膊耷拉着、龇牙咧着嘴、哎哟哎哟叫个不停,说是打我没打成,闪着胳膊了。还有一次,他拿砖头往我肩上砸,我一喊师父,他手中砖头落地,两手疼得伸不开。我说你要尊重师父,不再打人就好了,善恶必报可不是闹着玩的。后来丈夫不敢打我了,现在他怕我了,我做三件事,他也不象过去那样阻碍了。

虽然丈夫没能认识到大法的美好,可他在大法的威力下,也改变不小,也给这个在过去灾难重重的家庭带来了希望。我们现在才象个家庭的样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