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魔难 浴火重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二日】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期间,我因遭人恶告,和丈夫一起被警察绑架。我牢记师父的法,零口供、零签字、不“转化”、不放弃大法信仰。我对警察说:“我再也不上你们的当了。”警察说:“你坐牢坐出经验来了。”我说:“我只是看清了邪恶的本质。”

师父救我出劳教所

丈夫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十多天后,以取保候审形式回家。我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被劫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

在劳教所里,我遭受了残酷的迫害。進去后就是洗脑,逼迫写什么“三书”。我牢记师父说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我想:真、善、忍已扎根在我心里,我不会放弃的。

由于我不“转化”,他们加重了对我的迫害,罚我坐小板凳,坐时身子不能动,腰不能弯。不知坐了多少天,我的屁股坐到没了皮,经常出水,一坐就钻心的痛。

后来还逼我们缝出口的毛皮玩具,那些犯人为了凑数,完成定额好减刑,就把难缝的、缝不好的全扔给我,我一天缝十几个小时都缝不完规定的数目。我默默的缝着、做着,我定下一念:我什么时候回去,我师父说了算。

一天劳教所开大会,我给身边的人讲真相,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不知是谁报告给狱警,狱警嗷嗷的叫着,象触了电似的,对我大声吼叫、辱骂。

仅仅几个月,我被迫害的体重减了四十来斤,身体状况每日迅速下降,体检后,说是淋巴癌、子宫瘤、胆囊息肉等等。发展到后来,我脖子上长满了疙瘩,转都转不动了,肚子里长满了瘤子,已鼓出肚皮来,脚、腿肿的硬硬的,很粗,已上不去楼,上不了炕,穿不了鞋,把鞋面剪开才能拖拉着;舌头底下还长出了一个圆圆的硬东西,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劳教所看我癌细胞已扩散,浑身没个好地方,他们才把我放回家。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

狱医脱口说:这法轮功太神奇了!

回家后,我和丈夫一起加强学法炼功,认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慢慢的脖子能动了,疙瘩没有了,再炼下去,肚子里的瘤子摸不着了,舌头底下那个圆圆的硬硬的东西,象小牙一样自己掉出来了。我知道这些都是假相,是师父为了让我早出牢笼,将计就计演化出来的,争取时间让我做好三件事。我无法用言语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二零一二年三月的一天,我和同修去发资料,又被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在途中,我一遍遍的背师父的法:“车行千里路 神光车外护 何人乘在内 巡演把人度”[2]。

到了劳教所,先检查身体。狱医问我:“你得过什么病?”我把二零零八年遭迫害时的身体情况述说了一遍。我说:“我就在你们这个劳教所遭受的迫害。”她立刻调来档案,一边看档案,一边看眼前的我,吃惊地说:“怎么好的?”我说:“炼法轮功好的,没吃药、没看医生,那些对我们没用。”她脱口说道:“这法轮功太神奇了!说好就好。”她有点不相信的又给我检查了一遍,还使劲按了按我的脖子,摸了摸我的肚子,然后她对我耳语说:“你真的没病。”她转身对押我的警察说:“这位我们坚决拒收,她的病太厉害了,得回去抓紧治疗。”

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心里说:“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是您一次次的保护了弟子。”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平安回到了家。

我们家恢复了生机

由于多年邪恶的迫害和骚扰,我们本来平安富裕的家变的经济窘迫,魔难重重。 儿媳看到又苦又贫,总无宁日的家,又怕又怨,抱起孩子回了娘家。她娘家人不干了,开车来拉走了嫁妆,亲家母跳着脚拍着巴掌的闹了一场,扬言她闺女不跟我们了。不管我怎么解释,她都不听,气呼呼的走了。

快过年了,丈夫也出狱回来了,看着空当当的家,很不是滋味,但他说:倒也清静。

我们能承受得了。可大伯子、大姑姐看不下去了,到我家,指着我们大骂:“看看你们把这个家弄成什么样了?你们光炼那个吧,儿媳妇也不要了,家也不要了。”说着气的直发抖。看着他们的样子,我知道是自己平时跟他们讲真相太少了,他们是被邪党谎言欺骗了。

我心平气和的说:“大哥、大姐你们消消气,我知道你们是为我们好,可是你们想想,炼法轮功前我们身体咋样?现在咋样?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有错吗?我们对公婆不好、不孝顺吗?从儿媳進门,我们没亏待过她一点。不就是因为我们有个信仰吗?你们说我们哪点错了?是共产邪党一次次的抓我们,他们不只抓我们,还抓我们,还迫害死了至少四千多人,多少万人,多少万人被非法劳教、判刑,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他们还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你说这是人干的事吗?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让炼法轮功,就中共流氓集团一伙迫害法轮功,制造了无数家庭悲剧。如果不是师父保护我们,我们很难活着回来。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信仰、儿媳、家我们都要,我们家会好起来的。哥、姐你们放心吧。”

听了我这番话,他们气消了些。我们这些年是怎么孝顺老人的,怎么对待孩子的,他们亲眼所见,所以气消后,商量一下接儿媳妇的事就走了。我们把儿媳妇接回家,过了个简单团圆的年。虽然吃着馒头、咸菜,可我们从不觉的苦、贫。因为我们心中有法,我们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由于被迫害的原因,我几年没去东北看老娘了。这次我回了娘家,九十岁的老娘看我瘦成这样,老泪纵横,一遍又一遍的叮嘱着:“你们来东北吧,不就是挣个吃喝吗?可别出去了,可别出去了。”这句话成了老娘以后打电话的口头禅。

哥、嫂听了我的经历,很是心疼,说:“这些年你在山东受的什么罪啊,回家吧。”已经出家当和尚的哥哥很富裕,送来吃的、喝的等补品,一样样拿给我。我说:“哥、嫂,你们的心意我领了,我不吃这些东西,身体照样会好起来的,我身体什么都不缺。”他们有点生气,认为这么好的东西你拒绝。可毕竟是亲兄妹,哥又拿出钱来给我,我还是不要,这回他们真的生气了,说:“不吃不喝,钱也不要,咱们走。”哥开着车就走了。

这些年来,我虽然遭受了很大的迫害,但在师父的保护下,一步步的走过来了。现在,我们家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我和儿媳在家带孩子、持家务,他们爷俩打工挣钱,我们家又有了生机。

通过这些事,我深深的明白了一个道理,无论身在何处,遇到多大的关、难,只要我们心中有法,不折不扣的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坎,没有摆不平的魔难,因为我们有慈悲伟大的师父,有无所不能的大法。

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巡演路上〉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