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你的威德!”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名西人学员,我在纽约的媒体团队中已经修炼了十四年。在近期向内找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的一些不足和执着。我希望在此分享我加入媒体和在媒体中修炼的一些心得。

如有不正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认识到了自己的誓约

我还记得那次去芝加哥讲真相的经历。那是在二零零三年,我刚修炼了几年。那时我能够学法、炼功,并整点发正念,但很明显我在讲真相方面一直突破不了。

一天我接到当地一位学员的电话,他问我是否可以带一些学员去芝加哥参加讲真相活动。尽管时间是工作日,但我还是决定去。

想到我将在救度众生方面发挥积极作用,看到这么多学员在正法中扮演着一个个无私的角色,我也将参与其中,我无法表达内心深处的喜悦。许多人接过了我们的传单,他们脸上的笑容证实了我们做的事情是能够产生显著影响的。

我感到师父在地平线的一方对着我微笑。

我们回到了俄亥俄州,我心里充满了喜悦。我和一群常人朋友一起去当地一家酒吧。我们谈论并分享了我们生活中发生的事情,我有机会讲述了最近的芝加哥之行。我很高兴能够履行自己的职责,完成一件一直想做的事情。我又可以回到常人的生活中了。当时修炼对我来说就象是上班,上午九点到下午五点,下班后我就去酒吧。

然后我的手机开始振动,有电话打進来。我认出了这个电话。这是当地的一位协调同修打来的。他说打电话是想问我能否带一些学员再去芝加哥。

当时离我们返回的时间不到十二个小时,我不确定再跑一趟是否有意义,我告诉他我会打电话给他,告诉他我的决定。

当我重新回到和朋友的谈话中时,我开始考虑是否应该再跑一趟。我把利弊权衡了几次,感觉我当时用了很长的时间在思考这个问题。就在我做出决定的那一刻,我听到了师父洪亮的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回荡:“建立你的威德!”

我立刻打电话给同修说同意去。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那时我内心的容量变大了,而且照射在酒吧的窗户上的太阳光线也变的比以前更加明亮。

那是因为我明白了我的誓约是什么!那一刻,我的内心感到豁然开朗。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几个月和几年似乎很快过去了,然而这一刻发生的事情和师父的话却一直铭刻在我的心中。

每当我的手机一响,我不是去不同的地方,就是参加不同的项目。而每一次,我都能听到师父的话,我越来越坚定的扮演着我的角色。

有一天《大纪元时报》纽约分社直接打电话来邀请我去纽约参加《大纪元时报》纽约分社的工作。那是二零零四年的冬天。当时我失业了,那时一切似乎都没有章程,但所有的事情却又非常合理、非常合乎逻辑地连在一起。

二、在媒体团队中修去妒嫉心和争斗心

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妒嫉心”章节结束的时候写了这段话:“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1]

在过去几个月读到这一段法时,我发现师父的话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触动我,让我不得不反省自己。我想为什么在最近的修炼过程中我没有认真对待师父的话。自己纯净的心去哪里了?那个无私完成工作、而又能时刻向内找的我去哪里了?

在我继续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想到了大纪元媒体集团和不断变化的情况,我想起了师父说:“人的最早生命是来源于宇宙中的。宇宙空间本来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这种特性的,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体产生多了,也就发生了一种群体的社会关系。从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们的层次,就不能在这一层次中呆了,他们就得往下掉。”[1]

十三年前,当我第一次来到英文大纪元时,办公室很小,是今天媒体占地的小小一部份。我们的员工人数也很少。大多数工作都是共享的。编辑会接听电话和送报纸。销售人员会因为其他工作人员缺乏某些知识来参与写作,记者们会在每周周刊出版发行完成的前一晚彻夜工作然后就在办公室睡觉休息。

对白天做常人工作而晚上做大纪元的非销售人员来说他们都是无偿的付出,销售人员通常也拿的不多,几乎无法支付账单。无论如何,我们都有动力和贡献精神。如果你能想象一个贫穷而温暖的家庭在困难时期是如何团结起来的情形,那就是当时英文大纪元的精神和文化。当然其它媒体项目也都一样。然而,这些都是出于我们对讲真相和救众生的理解。

后来随着我们团队的扩大,更多的员工参与進来。所有的工作被分成不同的部门由专人管理,工作人员根据技能和能力被分配在不同的部门。每个职位都列出专门的工作要求和指标,每个员工最终都会拿工资,这在以前从未发生过。

所有这些对于一个业务不断壮大的公司来说似乎都很自然。最终,一切都在变的更加成熟,媒体集团组成了,我们都被安置在了一个屋檐下。

随着新的人员的加入,员工的技能和能力比以往更强了,这对我们是极大的鼓励。同时又更加明确我们的媒体集团在将来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大和最具影响力的媒体的目标。

然而,随着规模、技能和组织结构的不断扩大,环境、人员和交流途径也变的日益复杂。对一个精進的大法弟子来说,他会把这当作是一个积极的环境,是提高修炼层次、在救度众生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的机会。

那段时间,在同修的鼓励下,我辞去了常人的全职工作,全身心加入媒体团队工作。我努力在媒体和数字媒体的战略和营销方面提高自己的知识和技能。

当我开始努力提高自身的专业知识的同时,我也在帮助提升媒体在战略和营销方面的能力。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修炼的用心却越来越少了。

表面看,这种变化似乎没有什么问题,我开始在思想中认可这个过程,毕竟,我们是一个企业,专业水平非常重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更深层次上,我渐渐失去内心的纯净心态,媒体成了我追求自我,追求技能、个性和能力的场地,而不是我在修炼和救度众生过程中的工具。

一切都变成了一种竞争,对于别人的成功,我会开始在脑海里出现稍稍的不悦。从表面上看,我会肯定他们的成功,但在更深层次上,我开始越来越偏离。随着岁月的流逝,这种感觉有增无减。

师父说:“真正修炼是讲专一的,不出任何偏差的。真正修道的人当中也有这个反映,互相之间不服气,争斗心不去,也容易产生妒嫉心。”[1]

在修炼人中追逐头衔、职位和尊重变的比在救度众生中实现我的誓约和帮助他人更重要。

随着自我和自私心的不断增强,我对那些误解我的人或者不听我的或不与我合作的人产生了一种怨恨心。我把人分为哪些可以与我合作,哪些不与合作。我看到这些现象也更多地反映在媒体集团的修炼环境中。

合作与协作变的有选择性。一些学员会与他们喜欢的人在一起工作,而一些学员因为与某个学员有个人恩怨而被排除在外。

这种有选择合作的现象不断增多,中国学员被排除在英文讨论和会议之外,或是将英语和西方同修排除在中文讨论和会议之外。这种间隔不断扩大。

合作与协作似乎只有在学法时听到,并经常挂在嘴边,但没有付诸实践。

然而,所有这一切都如此明显的呈现在我的面前,我也没有做到无条件的向内找,并把这些现象看作是我自身争斗心和嫉妒心的反映。

师父讲:“修成修不成都得凭着那颗心去修的,都是一样的,差一点都不行。”[1]

不是说我没有读过这段法,也不是我不理解师父的法,而是我没有在修炼中去做到。

随着我们不断发展,媒体需要提高商业技能和能力,而我们也应该坚持不断迈向更高的目标。然而,为什么我们努力提高加强这些技能并不能只是为了我们自己或满足那个自我,也不是为了得到认可,声誉或个人利益呢?

因为技能和能力必须象一颗种子一样,种植在内心纯净而带有正念的肥沃土地里,只有当他和我们救度众生誓约合在一起才能发挥他的作用。

三、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终点冲刺

在高中三年级的时候,我接受了一项挑战。我决定参加篮球队。

我大约五英尺高,以前从来没有参加过学校篮球队,所以我想试着加入高中篮球校队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管怎么样,很奇怪的是我就是想去尝试。我喜欢打篮球,我想打篮球。

校队挑选球员的程序包括检测体能和训练,所以有大约五周的时间我们每天要跑步,传球和投篮。

我和学校校队的球员一起参加了五人一组的比赛,在球场上我是球技一般的球员。

球员选拔测试的最后一天,是一个五分钟的冲刺,我们需要环绕着学校体育馆跑。

大多数校队的球员刚开始跑得快一些,跑一圈后就开始慢跑了。

当我开始跟上他们的速度时,我意识到我不会被球队选中,我无法阻止眼泪往下流。

我真的全力以赴吗?我是否真的为每一次比赛,每次传球,每次拦截和每次抢断,每一次投球而努力了吗?

随着悲伤和遗憾的感觉不断涌现,我决定不再慢跑,我开始了冲刺。

我比过去五个星期的任何一天都跑得快。

我的篮球教练本来站在一边和一位因为橄榄球赛季还没有结束而没有来参加过去五个星期篮球训练的橄榄球球员在交谈。当他看到我一个又一个超过那些校队球员的时候,他转身看着我。

我从他们身边跑过去的时候,他们两个一起说道,看看他!

而我还是在冲刺,不断的冲刺。

第二天早上,教练把我从教室叫到教室外的走廊上,他说很遗憾我没有被校队选上。他停顿了一下,然后他说所有的校队球员对我付出的汗水和努力都表示敬佩。

我忍住自己的眼泪,我看到教练也在忍住眼泪不掉下来。

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在我的记忆中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但直到最近,我才认识到了它的重要性和对我的影响。

师父说:“没做好的那些学员怎么办呢?大家都喜欢看着我跟大家微笑,可是你们知道,那是鼓励,那是期望,想过没有,这时间又这么紧迫,没修好的人怎么办呢?有的人还有机会,有的人甚至连机会都没有了;有的人还来的及,对有些人来讲你只能跑步了,可是,没有那个基础,对法又不能认识那种成度,那怎么会有坚持的动力呢?你精進的了吗?没有在法中打下的基础你也做不到啊。那个决心,那个坚定的信念,来自于法。”[2]

最近我开始问自己,我在跑步吗?我在冲刺吗?我是否全身心在做?是否是还是刚得法的那颗心?我尽力了吗?

当众生是否被救度还悬而未决的时候,我是否在努力?向内找?去掉执着?放下怨恨?找回和留住那份慈悲?

我是否在帮助其他同修更加精進?

我是否在帮助那些不支持我的同修?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修炼时间越长,他们的目标就不应该停留在个人圆满上,不再注重于自我,而是带着纯净和正念去救度众生。那是无私的,是在兑现自己神圣的誓约。

但是这只有达到师父对我们的要求的前提下才能实现。

我现在意识到高中的那段回忆是对我的提醒。

我不断的问自己,在现在这个时期,我在跑步还是冲刺?我是象一位刚得法的新学员那样修炼了吗?

感谢各位同修。我希望我们能一起冲刺,完成我们神圣的誓约!

请指出我交流中的不当之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二零一八年纽约英文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