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学会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一日】我学大法约七年了,在这七年期间,有初得大法的激动与喜悦,很纯净的一念也想修,想返本归真,回到真正的家园;有刚得法就在网上学习并制作、散发真相资料的经历,觉的就应该那么做,纯净的一念就是想救人,记忆犹新的是一股热流从头到脚灌下来,我知道那是师父给我做的,感觉很美妙;有面对面讲真相,让人三退的经历,亦苦亦乐,觉的很有意义;也有间断性的脱离大法,堕入红尘追名逐利,魔性大发造下罪恶的惨痛教训。

回首自己走过的路,发现缺乏个人修炼的基础,顶多算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之所以会那样,根本原因是法没学好。对于大法停留在感性认识上,没有从理性上认识法。学法并没真正得法,个人修炼不够,准确说是不会修,没有实修。另一个原因是,自己怕苦怕累,追求安逸。

刚得法的时候,就在明慧网大量搜索阅读关于如何学法、如何实修方面的文章。看他们都写的很好,做的很好,很会修,很佩服羡慕他们。别人的经历始终是别人的经历,人家的层次境界再高,文章写的再好,看过之后,很快也就忘了。自己仍然很苦恼:到底该怎么修?看书学法,怎么越来越觉的枯燥?师父说《转法轮》每看过一遍就会有新的领悟和认识,我怎么没有啊?我怎么什么法理也没看到?听说背法方法很好?嗯,那就试试,结果背了几页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最近得空了,心也静下来了,看书学法,竟意外发现自己能从理性上认识法了,也懂得如何修了。所以,写下自己的一点体会,与有类似苦恼的学员分享,愿同修真正得法,不与大法擦边而过。

师父讲:“欲正其心,先诚其意”。首先,得有一颗想要提高想要修炼的心,一颗真和正的心。

的确,我选择了背法。因为第一讲、第二讲和第三讲,或多或少我曾经背过。因为我也不敢保证自己这一次的背法能坚持多久,所以,我不想每次都只背第一讲的前面几段。我想,那干脆从第四讲背起吧。我就分享我的一点背法的经历。

其实,常人做任何事,背后都有一个动机。如果你的动机不纯,也就是你带有目地性,或者叫执着,那保证效果就不好。你得好好问一下自己,我背法的目地是什么呢?师父讲了关于治病的法。有的人就是抱着治病的目地来炼功的,结果病不好。有的人通过学法也知道,师父不给治病,所以他就想,那我也不说治病,也不上医院,不吃药,我只要学法炼功,师父就会管我,就会帮我把病去掉。你看,他的目地还是治病。

我发现我以前背法坚持不下来,而且浮于表面,以致不能得法,正是因为有求之心,我想知道法背后的内涵,我想知道高层次的法理。我想,我只要好好背法,师父就会把高层法理展示给我。我的目地都偏了,我带着强烈的有求之心想知道和得到的是高层法理,那不是常人追求知识的心吗?不过就是常人的好奇、猎奇的心。这跟那个治病的人,不是如出一辙吗?一个没修炼的常人,岂能让你看到高层的法理呢?我是一个修炼人吗?师父开示:“要无所求而自得”[1]。很多人知道,但做不到,总是隐隐的有追求之心。这其中可能还夹杂着好逸恶劳的心,急躁的心,没有自己踏实的修炼,就想不劳而获的知道高层的法理?师父马上可以让我们达到三花聚顶,可是一出门,我们功就得掉下去,因为那不是我们自己修上去的。

我把自己放空,当自己只是一个刚刚得法的新学员,从零开始。

我想:背法,不能为了背而背。我认为,背法能让自己印象更深刻。背法是为了得法,明白法,随时能有标准让我对照着去做。我要求自己一段一段的背,整个一个自然段一字不错的背下来才算过关。背的过程中也不想那么多,但要知道师父在讲什么。不能嘴里背着法,脑袋却想着其它事。千万不要自己背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了。那就没用。不要追求数量,也不要想时间,也不要着急,就是一段一段的背。可能我的心正了,背起来几乎没有觉的难,背的也比较快。那么多的文字能背下来,是大法的力量使然。

在背第四讲“业力的转化”[2],有几段让我很有触动。“现在国内无论国营企业或其它企业中,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极其特殊”[2];“这样你遵照大法去做可能做的好一些,能不能修,能不能行,突破到哪个层次,全看你自己了。”[2]让我看到,哦,原来一个炼功人是这样的,一个常人是这样的。我想我要么做一个炼功人,要么做一个常人。一个常人,他就是会争、会斗的,而炼功人却要忍,但这个忍又不是无奈的忍,而是那个理在那。我要么认同这个理,要么不用这个理还是做一个常人。只有这两种选择。此刻,我的内心声音很强烈,我要做一个炼功人!我认同这个理,我愿意用这个理约束自己。(注意,此时,我的思想非常的明确,我认为我至少在这一点上同化了一点点法。)放在以前,我可能没那么注意,感性认识上可能会觉的,嗯,师父讲的很好,可对我自己来说可能就是一个理论,不痛不痒,根本就没跟自己联系起来。

还有一段法:“过后你问问他:我炼功你咋生那么大气呀?他说不出来啥,真说不出来啥:是呀,我也不应该生那么大气啊,那时就是发那么大的火。”[2]我又看到,在我们身边的众生,为了帮助我们消业,自己生那么大气都不明不白,但我们却能明白。作为一个常人,真的太弱了,好可怜,真的应该感谢他们。至此,又认同大法“你心里真得好好谢谢人家的,确实是这样的”[2]。

晚上,爸妈回家了,我爸就劝我说:你不要学那个法轮功,怎么怎么的。后面脾气上来了。我也不为所动,因为我明白了,他为何生气态度不好。当我内心深处认同了那个法理,这种考验一看就很简单,就像老师提前把功课教给你,你会了,真到考试的时候,你会觉的很简单。你的心不会动,明明白白的。

这不已经是高于人这一层的理了吗?那些更高层次的法理,还没到我该明白的时候,我追求它干什么呢?再说了,我想追求就能追求的来吗?顺其自然,先从最基本的学起吧。

同时,我发现我能注意到自己的一思一念了,比如学法的空档,一个念头就冒出来了,可能是关于钱的,可能是关于跟哪个人有过节的,一冒出来,我就能识别它是不好的,说明我有利益之心,或者其它的心,就赶快放弃它。现在觉的那些人与事离我很远了。就是当它出来的时候,你能很快的反应过来,抓住它,放弃它。“时时修心性 圆满妙无穷”[3]。无论遇到大事还是小事,都有我们修的。只要我们善于留意。

我爸爸委托我帮他和他朋友抢火车票,我也是找别人抢票的。那个人告诉我说:可以少买一两个站,这样抢到票的几率高一点,同样能坐到终点站,中间都不用补票的,如果查票你就补票,不查你就不补票。作为一个常人,可能想法就是能逃票则逃票,实在逃不掉再补票,但作为一个炼功人,那标准就不一样了,得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真。维护亲人的利益也不行。我就给我爸发了一条信息,我说如果是我,我就会自觉补票,我觉的你们到了相应的站自己自觉把票补上。果然,深夜我爸回来了,我问他,他说他把票补上了,但同行的另一人就没有补票。

你看,这不是明明白白的在提高吗?不就是在修吗?

而且,我在背的时候,发现我念出来的时候,那个声音、感觉越来越柔美,真的,只要学法,一切都在变化。越背法越喜欢背。而不是象以前,背着背着就不想背了。我想这是因为学進去了。

其实,这几天背的法也不算多,第四讲的灌顶以及后面的都还没背。但是,我觉的我背的比较踏实,入心。仅仅是背了这几段法,我就明白以及确认了自己也可以是一个炼功人了,并且懂得如何去实修了,这是大法的威力。当我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的时候,真正修炼自己,从内心深处,从本质上改变自己的时候,我再去看《洪吟》,我觉的特别亲近,很明白,很受鼓舞,对法更坚定。我也背《洪吟》。“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 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4]。是的,一个修炼人,一个会修且实修的人,他会觉的前程光明,可能不会修的人就很苦恼着急,会觉的迷茫不知前程在哪,久了就容易离开大法。

我曾经就属于那种学了大法而不会修的,其实就是法没学好,没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炼功人,真心的希望得法的同修都会真修、实修,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

层次有限,一点个人浅见,如有不当,望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真修 〉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容法 〉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