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慈悲 广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我是一名农村妇女,今年六十五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修炼的过程当中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师父的慈悲伟大。现如今我把修炼过程中的一些故事写出来,希望那些误解法轮大法的人看了我的故事之后,能够对大法有一个清醒、明确的认识。

一、仇家变成朋友

以前我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少年时期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和社会上的人斗,因此养成了一些很不好的毛病,抽烟喝酒赌博一样不落,而且得理不饶人,骂起人来谁都怕我,谁也不敢惹我。

我修炼大法后,因为很多人都知道炼法轮功的不能骂人,所以以前被我骂过的人都不怕我了,有的人甚至还针对我,反过来欺负我,比如偷我家的菜、偷我家的棉花,碰到这样的事,有人劝我要骂几句,不然别人老是要偷,我虽然心里很难受,但想到师父教我们做好人,不和别人一般见识,就忍住了没有骂。后来再遇到这样的事,我就坦然处之,不当一回事,也许是因为心性到位了,后来再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

一个名叫光珍的村妇因为误会而对我破口大骂,骂的很难听,我跟她解释她所认定的事不是我做的,她不但不听反而骂得更凶了。我不理她,不和她一般见识,她反而以为我心虚、怕她,她干脆搬张椅子坐在我家门口破口大骂。这时,我妹妹来看望我,看到这种情况非常气愤,要去和她理论理论。我一把拉住了她,劝我妹妹不要和她一般见识,忍一忍就过去了。就这样,光珍一有空就来骂我们,一直骂了三天,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她家突然无缘无故起了大火。她连忙呼喊村民扑火,我看到这种情况,我连忙放下手头的农活提水去灭火,由于我家和她家相隔不远,灭火比较及时,大火很快被扑灭了。

这件事发生过后,村民们议论纷纷:我炼法轮功之后还真是变好了,她以前骂仗哪个骂得赢她?哪个不怕她?现在光珍这样骂她,骂得这么狠,她不但不还口,反而帮光珍灭火,炼法轮功的人还真是好人,法轮功真了不起。光珍的丈夫也责怪她:“你无缘无故骂人家干什么?现在可好了,遭报应了吧!你以后该知道怎么做了吧!”光珍满面羞愧,和丈夫一起到我家赔礼道歉,并表示由衷的感谢。从此以后,他们家成了大法坚定的支持者,和我们家成了非常好的朋友。

坚信大法,抵制迫害

二零零一年初我被劫持到戒毒所迫害,她们不让我学法炼功,并让三个吸毒犯包夹我,监视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我并不配合她们,在心里不停的背法,她们就想各种各样的办法整我。每隔半个月,她们就要把法轮功学员集中到一起,把我们的衣服全部脱光,搜身检查。共产党就是不把人当人看,随意的侮辱我们的人格尊严。我在狮子山被关了一两个月,由于一直抵制转化,恶警又把我送到劳教所迫害。

刚進劳教所,恶警就要我背监规,我说:“我一个农村的老太婆从来没有進过学堂门,哪里会背什么监规,不背!”她又问:“你到底是不会背还是不想背?”我说:“既不会背也不想背。”她又问:“那你怎么会炼法轮功?”我说:“炼法轮功治好了我的病,背监规能治病吗?再说很多人说一套做一套,背监规有什么意义?”

当时我还说了很多,反正我就是不顺着她的思维说,而是通过智慧巧妙的把话题引开,尽量把她的思维引导到正的状态上。最后她说:“好了,以后你就不用背监规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要我背监规。

在劳教所,每天除了要完成繁重的劳动任务以外,还要進行所谓的“学习”,其实就是强迫我们观看诽谤诬陷法轮功的电视录像洗脑,看完以后还要逼我们写诽谤大法的材料。我不写,汪队长说:“所有人都写,难道就你特殊一些?”我说:“我是文盲,从来没有上过学,不会写字。”她说:“不会写字,你就用口讲,让包夹帮你写。”我说:“我年纪大了,看过什么不记得了。”她还是不依不饶非要我写。我当着一百多人的面大声说:“看看到底谁正谁邪,法轮功想炼就炼,不想炼就走,没有人强迫非得炼;而共产党呢,我不会写非要让我写,不会学非要让人学,到底谁才是邪教?”一百多人震惊的看着我,汪队长一下子慌了神,连忙叫人把一把手毕队长请过来,毕队长来了之后一看不好收场连忙问道:怎么回事?我说:“我年纪大了,不会写材料,她们非要我写。”毕队长就说:“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不会写,今天就不用写了,我教你写字,学会了以后再写。”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要我写材料。

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劳教所的狱警们想尽一切办法,她们还要求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必须学练太极拳。我不学太极拳,毕队长又把我喊过去谈话。“你为什么不学太极拳?”我回答说:“我是因为炼法轮功才坐牢,如果我在这里学了太极拳,将来回家以后共产党要是再搞一个运动:不准练太极拳!那我不又要坐牢?”毕队长拍着胸脯说:“我可以跟你担保,练太极拳绝对不会有事。”我回答说:“毕队长你担保不了,一九九六年我市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市体育广场召开心得交流大会,当时市政府、市政委、市政协、市体委四大家都来参加,市长还亲自发言祝贺我们的大会圆满成功。他的官可比你大的多,结果现在呢?面对我们受迫害,他们根本就无能为力。”毕队长无话可说,沉默了半分钟之后说:“那你以后就不用学太极拳了。”过了两天,有一个犹大向毕队长告密:“毕队长你上当了,她不炼太极拳是因为法轮功有规定,炼法轮功要专一,不能掺炼其它的功。”结果毕队长又要我学太极拳,这次我放下生死,下定决心死也不学太极拳。毕队长没办法,最后说:“以后不用强迫人学太极拳了,愿意学的人就学。”从此以后法轮功学员再也不用打太极拳了。

心怀慈悲,广救众生

出劳教所刚到家就听到一个噩耗:我丈夫由于在派出所被恶警打得内脏出血,伤势过重,回家后一直没有好转,于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含冤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痛哭一场。受到这样沉重的打击,我并没有就此消沉下去,也没有陷入自哀自怜的情绪当中,而是振作精神坚定大法的路继续走下去。

我在整理丈夫的遗物时发现了一大包真相资料,于是我决定在当天夜晚散发出去,让更多的人明白大法真相。我找到村里另一个同修准备和他一起出去,结果发现他这里也有一大包真相资料。我问他:真相资料不发出去救人,都存在家里干什么?他不好意思的说出了实情。原来自从我丈夫去世之后,我们这个炼功点就散了,有的人连法也不学了,真相也不敢讲了,真相资料都存在家里。我知道这个情况之后到各个同修家里走了一圈,把他们存积的真相资料全部都收起来,足足收了满满一蛇皮袋子,几十斤重。到了晚上我和另一个同修一起背着资料把方圆十几里的村户发遍了,发了整整一个晚上,所有资料都发完了。

在我的带动下,我村的炼功点又建立起来了,我们又跟一九九九年以前一样集体学法、炼功。通过学法交流,同修们的胆子也大起来了,也敢出来讲真相了。

我刚回家的时候,家里什么都没有,田地都荒废了,所以我在家里呆了几天就到县城找了一份工作,做保姆照顾老人和小孩。从二零零二年底到二零零六年初,我一直给别人做保姆,我并没有固定在一家做,比如照顾病人,病人好了,我就要找下一家。不管到哪里我都按照炼功人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尽职尽责、尽善尽美的把事情做好,而且我从来不嫌弃别人给的工资低,在方方面面的关系都处理得很好的基础上,我堂堂正正的跟他们讲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他们都感到很震惊,原来炼法轮功的人这么好!原来法轮功受到了这么大的冤屈!我走的时候雇主们都极力挽留我,认为再也找不到我这样好的人了。

二零零六年初在一家电脑学校给学生做饭,我利用职务之便给学生们讲真相,学生们走了一批又一批,我的真相也讲了一批又一批。很多学生明白真相之后得了福报。例如有一个学生学会电脑之后去考公务员,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结果比他条件优异的人没有考上,他反而考上了。他后来当上了派出所的所长,每次见到我的时候,他总要真诚的道谢:“太感谢你了,我按照你说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得了福报!”他还利用职务之便帮助法轮功学员,几次帮他们避过了危险。

我在工作之余,经常和同修们一起出去讲真相。比如走在街上看到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我就上前热情的打招呼,然后巧妙的把话题转到共产党如何贪污腐败、江泽民如何迫害法轮功,让他明白了真相,最后问他是否愿意退党,他很痛快的答应:退!后来,同修问我:“你从来没有上过学,为什么说话文绉绉的,讲的那么有条有理,好像有很高的学问?”我笑着说:“我哪有什么学问,是师父给我开启了智慧,才能明白那么多的道理。”十几年坚持下来,我自己都记不清到底讲了多少真相、劝退了多少人。

我讲真相最大的体会就是:想要救人,自身必须要正。只有自己走正了,说话才有底气,讲出的话才有力量,才能打动人心。

尽管我家多次遭逢大难,但是我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每月寄生活费给我的小儿子,让他顺利的读完了大学,并找到了好工作。现在我家里家具电器应有尽有,还是崭新的,生活并不比别人差。我丈夫的一个嫂子五十岁了就不做事,靠儿子养,每月要用掉六、七百元钱,每天打牌,钱输了就跟儿子要,家里连张像样的桌椅都没有,结果闹得家庭不和。这两相一对比,村里的人不得不赞叹:还是炼法轮功的人好啊,法轮功真了不起!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