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监狱系统对法轮功学员的药物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中共监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为达到所谓“转化率”使上级满意,动用了各种酷刑、药物摧残等方法残害法轮功学员,使狱中法轮功学员精神及身体上遭受极大痛苦与伤害。与酷刑迫害相比较,药物迫害更加阴毒。许多法轮功学员虽然遭受了此种迫害,自己却不是很清楚,而且有些药物有潜伏期,有的当时发作,有的半年、一年后发作。

尽管明慧网上经常会有法轮功学员遭受药物迫害的案例曝光出来,但是由于监狱的环境封闭,狱警采用此种阴毒做法好操作,隐蔽,不留证据。种种因素造成了曝光出来的案例,可以说只是一少部份,与真实情况差距较大。最近,从不同渠道获悉:天津监狱系统对法轮功学员普遍施予药物迫害。

药物迫害在天津监狱普遍存在

一位被非法关押的男性法轮功学员,他的家人从监狱系统内部获悉,监狱里对法轮功学员普遍强制用药。狱方的意思是:必须给法轮功学员强制用药,否则不好“管理”。这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为此非常担忧,该法轮功学员曾经在监狱被关押迫害。家属已注意到他从监狱回来,脑子已不如从前,这一次再被迫害,性命堪忧。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还有一位曾在天津女子监狱遭受多年迫害的女性法轮功学员,用她的亲身经历和亲眼所见证实:无论你是否坚持修炼法轮功,还是被迫“转化”,每一位在天津女子监狱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都被强制用药。

在天津女子监狱,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投进监狱后,都会遭受各种酷刑迫害,长期的长时间的奴役劳动,长时间的被固定姿势、罚站、坐小板凳,拳打脚踢、吊铐、单独关押迫害、冬天光脚站水泥地,野蛮灌食、饥饿、熬夜、绑死人床、冷冻,不许洗澡,不许沾水,更加邪恶的是,不允许解大小便。来月经不许用纸,顺着裤子流。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长时间的肉体和精神的摧残,使法轮功学员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这时候狱警就会表现出假意的关心,比如量血压,然后就逼迫每个人都吃药,说是怕血压高。有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拒不吃药,恶警就会指使犯人往法轮功学员的稀饭、馒头、饮水及输液中投放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性药、不明药物。

这位女性法轮功学员说:在高压洗脑和酷刑迫害下,被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狱警们并不放心,因为她们知道没有哪个法轮功学员是真心放弃信仰。所以,对那些已经写过保证书的法轮功学员仍旧施以药物迫害。在天津女子监狱,都是包夹给法轮功学员打饭,饭里放了什么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就是感到记忆力减退,不记事,还总拉肚子,四肢无力。时间久了,就会察觉饭菜中有药。

这些阴毒的做法会导致法轮功学员精神失常、反应迟钝、头痛欲裂,有的眼睛不停地流泪直至失明、下肢没有知觉、患高血压、心脏病等,还有的整天大脑昏昏迷迷、记忆减退、每天发生的事情全然不知、目光呆滞。

几个例子

1、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姚士兰在监狱里绝食抗议八个月,大概七个月左右,狱警说她体检身体出毛病必须住院治疗。入院后开始输液,狱医给她输了十几天的不明药物后,姚士兰开始发烧、昏迷。大夫说:她身体太差了。又下鼻饲灌食,又输了两天的氧气,姚士兰就不能说话了,经常昏迷,在她昏迷不醒之时,狱警强行按了她的手印,以逃避“责任”。

2、武清区法轮功学员杨健在狱中有一次被九个警察用不明药物打眼睛、打鼻子眼,使杨健不能呼吸,人就象死了一样,警察以为人已死,等她醒来警察已经给准备寿衣,就是一条黑色的连衣裙。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日晚,杨健父母接到天津市女子监狱电话通知,杨健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送入监狱医院。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绘画)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绘画)

3、南开区优秀教师张玉兰被中共人员操控法院枉判八年,历经酷刑折磨。长期的迫害,使得张玉兰的身体极度消瘦、憔悴。恶警和包夹就借机用强制的手段给张玉兰灌药、打针(注射不明药物)。每每被灌药打针后,张玉兰就开始难受,四肢无力、恶心、又拉又吐,浑身颤抖,再后来眼睛看东西就模糊了,本来睡眠很好,强制用药打针后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浑身颤抖的越来越厉害。就这样张玉兰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心里很难受,站起来的时候,腿就象两根直棍子一样不听使唤,眼睛也越来越看不见了,也不能入睡,不想吃东西,感觉很难再活下去了。慢慢的张玉兰身体越来越支撑不住了,后来生活不能自理了,两腿也走不了路了,双眼什么也看不见了,全身哆嗦。

4、天津市宝坻区法轮功学员唐忠贞在监狱被迫害失眠,精神每况愈下。监狱对唐忠贞的迫害起初是无理由长时期罚站,现在每天要长达12小时的劳作,做不到规定数量,不让购物。最后被迫害的失眠,狱警就给她吃不知道名字的所谓“睡觉药”。至于在长时期罚站或每天要长达12小时的劳作的情况下,为什么会导致失眠?是否也象张玉兰那样被偷偷的服用了不明药物,就不得而知了。

5、法轮功学员徐雪丽于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在天津女子监狱中曾多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徐雪丽出狱前三个多月,突现心脏病症状,被送到监狱新生医院强迫输液,不明液体刚输进血管,徐雪丽感觉头像炸了一样,眼睛都要冒出来了。从那以后精神状况越来越差,狱警强迫她继续吃药,徐雪丽非常害怕那种使自己非常痛苦的不明药物,包夹犯人送的水里经常有不明沉淀,吓得徐雪丽水都不敢喝。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五日出狱时,只剩77斤的徐雪丽被两个人架出监狱,随后出现严重精神病症状,感觉自己脑袋里有摄像头,不敢看东西,感觉有东西在身上爬。每日极度紧张、恐惧,精神失常。父母看到自己的女儿被迫害成这副样子,非常难过。母亲流着眼泪说“太可怜了,太可怜了!”

司法局监狱管理局监狱是一个犯罪链条

操纵监狱狱警的背后真凶,是监狱管理局和司法局,它们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体制。有狱警曾非常肯定的对法轮功学员家属说过,监狱管理局给监狱下达了《加强监管改造法轮功学员的若干规定》。有上面撑着,监狱才敢无所顾忌使用各种卑鄙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为了监督这个邪恶《规定》的贯彻实施,每三个月,监狱管理局来人到监狱了解每位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半年司法局和监狱管理局要检验法轮功学员的思想,有没有动遥?还坚持信念?不放弃修炼的,它们对法轮功学员都要定期考合。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安排“攻坚组”,参与的犯人必须表现积极,尤其判无期和死缓的,还有吸毒犯,杀人犯,所谓能使坏的,就是积极分子。包夹每周要倍训,还要求包夹学习诽谤法轮大法的材料。

在监狱里,想提拔升官的狱警,从小队长到大队长,尤其是管思想,是直接迫害法轮功的恶警,指使包夹,采取各种手段,让家人参与迫害学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每位警察都参与,不过有些是不得已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