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遇害 牡丹江市穆棱市老太悲怆离世(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牡丹江市年仅四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高一喜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在家遭警察绑架,仅十天左右被迫害致死。警察不许家属近看遗体,在家属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行所谓“尸检”。高一喜的母亲姜自香得知消息后,整天以泪洗面,与家人一起顶着公安警察的恐吓申冤,近两年无果,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八日含冤离世,享年八十八岁。


姜自香(中),左边二女儿二儿子,右边小孙女二女婿

姜自香老人,生前家住牡丹江市穆棱市穆棱镇河北村,曾患胃病、败血症、舌癌,全家人愁得没一点笑模样。自从一家人修炼法轮功后,姜自香全身的病神奇痊愈,大女儿高秀荣身患胃癌也好了,小儿子高一喜患青光眼几近失明也康复了,家里有了欢声笑语,一家人诚实善良,幸福美满。

然而,因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大女儿因坚持信仰被公安非法关押、游街、劳教,警察三番五次来抄家,老实巴交的丈夫高吉瑞受惊吓心碎而死。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小儿子高一喜又被牡丹江国保撬门抄家、绑架,十天后离奇身亡,遗体遭强行解剖。

高一喜
高一喜

修大法一家有了欢声笑语

姜自香一家人是从山东“闯关东”来到穆棱镇的。丈夫高吉瑞曾在穆棱林业局汽车队食堂当厨师,非常仁义、厚道,从来不多言、不多语,公家的东西不占不拿。穆棱镇谁家结婚,都是他炒菜,提前就去帮忙。他家种小葱出售,一家开饭店的来买,五毛钱一捆的东西,欠了三年共一百八十元的账。高吉瑞也不开口要账,来了,还照样给人家拔葱。儿女一辈子也没听爹爹说过谁不好。姜自香也很善良,自己非常节俭,但如果来个逃荒要饭的,她却又给吃又给喝的,还给人家缝补衣裳。一次,他们家攒了一年的布票给老大做了件新衣服,赶上来了个逃荒的,她就把衣服给人家穿上了。高家老俩口没有什么文化,但却有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姜自香因操劳自从儿女记事起就一身病,胃疼,偏头疼,因败血症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最后又患了舌癌,医生告诉说吃点好的吧,治不了啦,那时她才六十多岁。家里的热炕头是她的专属地方,还得三天两头住院,话说吃中药得吃两麻袋了。长年累月的被病痛折磨,家里的钱都被用来给姜自香治病了,孩子上学的五元钱学费都交不上,窘困情形无法形容。儿女回家,只听到她咳痛难受的声音,一家人心情压抑。姜自香一直做不了饭,那时八、九岁的大女儿高秀荣做七口人的饭,早上起的很早,着急忙慌的做完饭就上学走啦,从来吃不上早饭,放学回家就得做饭做家务。从此得了胃病。

一九九七年,高秀荣在北京打工时,患胃癌,为祛病走入了法轮功修炼,不久身体就神奇的康复了,还吐出一个肉瘤来。因此,父亲高吉瑞和母亲姜自香都修炼了法轮功,姜自香的胃病好了,神经衰弱好了,舌癌好了,全身的病都没啦,就连老花眼都不花啦,不用戴眼镜,很小的字都能看见。从此,姜自香一家有了欢声笑语,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全家人都很感恩法轮大法。

遭迫害 丈夫被惊吓致死

在一九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姜自香一家从此遭到了惨烈的迫害。大女儿高秀荣坚持真善忍信仰在北京被遣送到当地,非法关押到派出所好几个月,勒索二千元所谓罚金,还被拉到穆棱镇中心大街游街侮辱(也是中共邪党为了恐吓所有老百姓的常用手段)。二零零零年,高秀荣又被警察粗暴抓走,非法劳教一年半。因为高秀荣绝食反迫害身体虚弱,送往哈尔滨劳教不收,当地政法委书记董文会(音)请劳教所的人吃饭,硬送进去的。非法劳教一年半高秀荣遭受了种种折磨,回来时家人都认不出来啦。

高吉瑞是当地有名的老实人,三番五次的绑架抄家,他被吓得不敢炼功了,一有点动静就心跳得难受,吓得自言自语的说“又来啦”。有一天早上出门扫雪,看见一个穿警察衣服的人一晃,把他吓的跑屋里浑身颤抖地捂着胸口说,“快!快!又来啦!”姜自香问他怎么啦,他说又来抄家了,喊着胸口疼,送到医院已经不行啦。一检查心都是碎的了,不到三天含冤离世。丈夫被惊吓致死,对姜自香的打击很大。

而大女儿于二零零七年再被冤判三年,二零一四年六月四日在北京昌平又遭绑架冤判四年,现在还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受迫害。

小儿子高一喜因得了青光眼几近失明,修炼法轮功后眼睛好啦。二零一二年就因在门上贴了一副赞扬大法的真相对联,当地片警王学义领一帮人来家里抄家翻钱,高一喜被迫流落到牡丹江。高一喜很孝顺,又是家里的老幺,姜自香格外疼爱他、牵挂他。

高一喜遭绑架,十天后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十点,牡丹江国保支队长李学军、尹航,找来牡丹江先锋分局立新警务室副队长吕洪峰等人,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戴着白手套撬门闯入高一喜家抄家翻钱。从晚十点翻到早四点,翻走二万多元钱,并绑架走高一喜、孙凤霞夫妇。两次审讯中,高一喜对指控的所谓罪名否认并拒绝回答提问,发出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这几个字被警察记录在询问笔录中。

得知消息后,四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五日,年近九旬的姜自香老人几次领着十六岁小孙女高美心从穆棱赶到牡丹江,几经周折才找到立新警务室副队长吕洪峰。老人家一把拽住吕洪峰哭着说:“我要我儿子儿媳,他们犯什么罪了,凭什么抓他们,你快把他们放了吧。”吕洪峰使劲一甩,把老人甩在旁边的椅子上,差点没倒在地上,之后扬长而去。

四月二十八日上午,高美心给吕洪峰打电话要见爸爸,吕洪峰却说已把案子交给国保支队队长李学军和立新警务室刑侦队副队长于洋了。四月二十九日上午,高美心陪同奶奶到立新警务大队找到于洋,祖孙俩一直恳求,但是于洋和马群就是不让家属探视高一喜。中午,祖孙俩来到牡丹江第二看守所,意外得知高一喜被送到牡丹江公安医院,姜自香又赶紧领着孙女边打听边赶往公安医院。

从下午一点到晚九点,祖孙俩在公安医院病房门外哭诉着,苦苦哀求着,警察就是不让见。看守的警察蛮横地驱赶家属,恐吓祖孙二人不离开就报一一零抓人,并威胁要家属拿五千元医药费。

虽仅仅一墙之隔,可祖孙二人完全不知里面发生着什么。多日来担惊受怕、时刻惦念小儿子安危的老人家终于支撑不住瘫倒在地上,警察却无动于衷。有好心人看着她们可怜,给拿来一些吃的。

晚上,公安医院来了很多人,有穆棱市第二中学高美心的班主任老师、穆棱林业公安片警、社区杨姓人员、孙凤霞单位两女性和牡丹江市数名警察,软硬兼施将这一老一小骗回穆棱。

四月三十日上午,这边祖孙二人刚被一群人驱离回到了家,而那边,年轻健壮的高一喜却立即被牡丹江公安医院宣布“猝死”,年仅四十五岁。高一喜身体上有明显的被绳子捆绑的痕迹,双腕铐痕清晰,两手有淤青,双手紧握,左手往左撇,右小臂抬起来往右外侧撇,胸部凸起、腹腔特别瘪,右腿小腿处上有三个粗大的针眼。牡丹江公安和六一零人员继续劫持其妻做人质,并心急火燎地在家属强烈反对的情况下强行解剖了遗体。此后又一直阻挠家属看遗体,多次逼迫家属火化遗体。

姜自香老人含冤离世

十天的紧急营救,未能解救出危难中的亲人,本是咫尺之间却不让相见,转眼间竟与亲人天人永隔。姜自香老人每天都在痛哭,眼睛都不干,牵挂着小儿子、小儿媳的安危,家人不敢把这个噩耗告诉她。姜自香后来在《明慧周刊》上看到有高一喜遇害的消息,家人怕她伤心就说是重名的人,她不相信一直追问,家人瞒不住告诉了她实情,她顿时嚎啕大哭,从那以后一天吃不上一顿饭,身体日渐消瘦,受到的打击可想而知。

此后,儿孙回家晚一点,姜自香就担心,四处找寻,害怕再有亲人出什么事,看见车也怕,天天以泪洗面,精神恍恍惚惚的。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八日晚六点,姜自香老人身心终于承受到极限,带着不舍,带着牵挂离开了人世。

亲友们在对姜自香老人的悼词中说到:

“您在世间走过了八十八个春秋,经历了无数的风霜雨雪,依旧坚守真善忍的普世价值,善心助人、诚实守信、勤劳节俭、宽容忍让。您的美德也影响着儿孙们,使他们也都成为真诚朴实而又亲切善良的好人。

我们知道,您心里最惦念的是您的小儿子、您最疼爱的老幺高一喜冤死快两年了未得昭雪。他仅仅因为坚持按照真善忍原则做好人、讲真话、帮助人们看穿中共谎言、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就被警察非法抓走,十天后离奇死亡。

我们知道,在高一喜被抓走后,您曾领着十几岁的小孙女一次次从穆棱赶去牡丹江,找警察要求见人,恳求放人。在牡丹江的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都留下了您孤苦无奈的面容,映下了您瘦弱颤抖的身影。

我们知道,当得知高一喜被送到牡丹江公安医院抢救,您带着小孙女跌跌撞撞地赶到牡丹江公安医院要求探视,在病房门外苦等苦盼八个小时却不得见面,最后在当晚九点被610和警察等一大帮人恐吓并驱离。而就在第二天一早,高一喜却突然被警察宣告死亡,尸体被强行解剖。

我们无法想象,这一切打击对于您这样善良的耄耋老人该是怎样的肝肠寸断、伤心欲绝!亲历警察的推搡和怒吼,您心里会是多么的惊恐和无助;面对儿子的惨死,您心里该有多么的冤屈和悲痛!

在其后近两年的申冤路上,面对警察一次次的骚扰、威吓并强制火化高一喜遗体,您的眼泪早已哭干了吧?您的心里承受也早就到极限了吧?您真的太累了,终于没能等到儿子的冤情真相大白就离我们远去了……

但请您相信,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现在迫害法轮功的高官薄熙来、周永康、王立军等首犯已在天理报应中被查办入狱,其他继续行恶者也都面临天理与法律的清算。您儿子的冤屈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昭雪,人们将会看到正气善良得以伸张,一切都将真相大白!

而您所做的一切不只是在帮助自己儿子讨还公道,您也是在为社会驱邪扶正,弘扬正气,为更多人争取一个做好人的权利。……您经历的苦难将化作无限的福德,您将享受未来的永恒美好与光明!”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八年来,不时嚎叫的警笛声,咚咚咚的砸门声,警察的怒吼叫骂声,对每一位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都造成了深重的心理伤害;身边的至亲好友一个个莫名失踪,他们被绑架、判刑、酷刑折磨甚至虐杀,这种红色恐怖的压力是每一位大陆法轮功学员切身经受的精神摧残。而在这种恐怖压力下,法轮功学员摆脱恐惧,毅然走出来,向世间播撒善良正义的种子,指引人们冷静、客观地了解真相,明辨正邪善恶,选择美好未来,每一个看似平常的听到真相的机缘都是值得人们分外珍惜的。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调查员对涉嫌谋杀中国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高一喜一案调查取证,涉案责任人之一、牡丹江市“六一零办公室”综合科科长朱家滨在电话调查录音中自己承认参与活摘器官,还自称屠夫,并说将器官“卖了”赚钱,来钱快。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中共邪教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纳粹盖世太保似的“六一零办公室”。随后在同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命令“六一零办公室”系統性的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亿万修心向善的炼功民众及其家人被卷入长达十八年的浩劫之中,众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判刑,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

据突破封锁由明慧网报道出来的消息,至少四千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黑龙江省就有五百二十七人,其中至少八十位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野蛮移除、贩卖或做他用,仅牡丹江地区就有崔存义、杜世良、王晓忠、徐伏芝、肖淑芬、高一喜六人,还有八一农大讲师魏晓东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后,被移除器官。这些学员的平均年龄为四十三岁,被致死的表现形式——被脑出血、被跳楼、被自杀、被灌食、被犯人打死、被抢救等。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七日,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王晓忠,被阳明分局桦林东郊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禁在看守所,八月二十九日即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六岁。有知情者透露王晓忠被活活打死,器官全被摘取,肚子瘪瘪的,身体上有整个一条大刀口,象个大拉锁。当时在场的一名警察都不敢看,转过身喃喃自语:“太惨了,不关我的事”,看起来是吓坏了。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前夕,牡丹江市五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崔存义,被牡丹江市东安区公安分局绑架,后送到阳明区公安分局铁岭河镇南山派出所,被残忍迫害致死,遍体鳞伤,惨不忍睹。遗体先后做了两次法医鉴定,黑龙江省司法鉴定中心的法医做出了公正的结论。家属不顾警察威胁,长年多次到政法委、公安局、法院、检察院、省有关部门上访,多次进京到国务院、高检、中纪委等相关部门上访。二零零四年,牡丹江市公安局不得不以补偿的方式给家属五十万元人民币,崔存义的遗体在殡仪馆停放了两年半之久才出殡。

记录和揭露中共邪教这些骇人听闻的魔鬼行径,那种感受远不能简单的用痛苦、愤怒抑或悲哀来形容,中共这灭绝人性的罪恶在拷问着人们的道德底线和良知,退出中共还是继续与恶魔为伍?上天也在催促人们尽快做出自己的选择。


已知参与迫害高一喜的牡丹江涉案单位及人员:
牡丹江市六一零:朱家滨,
牡丹江市公安局:李学军,
市公安局立新刑警支队:于洋、吕洪峰,
牡丹江市检察院:田瑞生,
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马国栋,
牡丹江市看守所联合诊所:温志远,
牡丹江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刘景春、吴风,
牡丹江市骨科医院:窦香芝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