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名利情 苦中悟机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八日】

谈妒嫉心在整体配合中的危害

在讲到海外学员配合推广神韵的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时,师父指出:“碰到什么事情的时候,不是说大家不想去做,不做大家也就不用争论了。都想做,只是他说这么做,他说那么做,他说现在做,他说等等做,互不相让。这些强烈的人心使互相之间配合不了。在争论中有的人心很强,有的在人心带动下互相争吵,即使勉强去做也很消极。”[1]

去年岁末我和另外两位同修到外地和当地同修学法交流。切磋的过程中,A同修指出我交流方式不在法上,说话语气很强势。我当时就闭嘴了,脸发热,忍耐着心里的不平衡。我没有在法上找自己有不让人说的心、爱面子心和争斗心,而是耍起了小孩脾气,那种隐藏的嫉妒心指向了B同修,当时就说要回家,你既然有她就不要带我,以后有她的事情不要让我参与。这种强烈的人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把A同修气的够呛。我们的这次合作以失败告终。

C同修和我是学生时代的好伙伴儿,这些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近一年来父母同修相继因为病业离世,非常需要我和她一同学法、交流,共同提高。然而每当她来我母亲(同修)家的时候,我都借故避而不见,没有和她形成整体。表面上是感觉她不会修,对于别人提出的问题不会找自己,老是找理由解释,其实她的状态就是我的状态的反映,即使明白自己做错了也不会痛快的承认,常用法理掩盖自己的执著心。还有在我的内心深处是嫉妒她漂亮、干净、清秀,怕我先生看见她多了会喜欢她。这是一颗多么肮脏的人心啊!还有色欲心、维护自我的私心。每次想想我都不敢触及。师父讲:“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2]我通过学法明白这不是真正的我,真正的我是纯纯净净的,这是旧势力的安排和后天形成的观念。求师父帮我拿掉它。

去掉看不上人的心和争斗心

我住在北京远郊区。我脑子中根深蒂固的观念是不愿意和农村人接触,所以感恩师尊安排使我有幸接触城里的大法弟子。我感觉和他们小组每个大法弟子都非常亲,交流起来没有间隔,从不掩盖自己内心深处的执着。然而,一天从城里回到家中,母亲让我帮她做新年贺卡。我让母亲坐在我身边,看着她选的图片和字体的颜色特别不搭,她又说事多,忙不过来,我抑制着自己的烦躁心,特别小声的说:“我不能给你配合,您做的东西太有地方特色了。”其实就是看不上她的审美,嫌她颜色设计不好看的意思,然后走了。母亲一个人忍耐着做了九张图片,写了一个声明。最后也是心性被带动,电脑死机。系统一坏,东西全都丢失了。

母亲什么也没说,第二天给我放《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录音,我听着听着就浑身酸疼,头重脚轻,咳嗽不止,谢谢师尊帮我把不好的物质拿掉,帮我清理了,她说修炼人如果不去主动去掉各种人心和执着的话,就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共产党不是一直崇尚假、恶、斗吗?!它不就是由邪恶构成的邪灵,从杀起家,靠骗扩张,以斗来争夺天下吗?我常常标榜自己性格内向,温文尔雅,其实当遇到矛盾的时候,那种不服气掩藏的再深也是一种争斗心啊!

一思一念信师信法

二零一八年新春伊始,大法弟子都要以崭新的修炼人应有的状态迎接新年来临,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然而我们同事说本命年了,要送我一串红玛瑙辟邪。我当时只考虑不能占人家的便宜,就主动花了四百元钱买了下来,回家告诉先生拿到单位用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是挺好吗。然而晚上我感觉不在法上,自己是不是有不二法门的东西啊?只有佛教的人才天天捻佛珠啊。修炼是严肃的,我们怎么能拿师尊的无量慈悲不当回事呢!而且我用学法念“法轮大法好”来掩盖自己是多么狡猾的人心啊。师尊教导我们:“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2]。师尊我错了,我一定要放下所有的人心,听师尊的话,和师尊回家。感恩师尊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