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取中不要极端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六日】师父说:“佛教中讲:要抓紧有生之年,现在不修什么时候修?”“希望大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1]学习了这些法,我理解为要挤时间学法,要提高效率讲真相,才是抓紧。十几年来,为了抓紧时间,我精神绷得很紧,吃饭简单对付,走路急匆匆,睡觉不踏实。平时每件事都用法衡量,生怕做错,担心这担心那。渐渐的疲劳、压力与紧张就像无形的山一样,越压越重,我感觉又苦又累,效率也明显降低。我开始警醒:问题在哪里呢?

随着深入的向内找,我发现是自己没有理性的认识法。我没有摆正诸多的关系,以至于偏激、强为,走极端了。整理了思路,想到了以下几点:

首先,要抓紧不要紧张。我现在理解,抓紧是严格要求自己珍惜时间。而紧张是刻意的压缩时间,赶时间挤时间。修炼要心态平和、轻松自在、聚精会神,才学法入心,正念有威。而长期精神紧绷,争分夺秒、废寝忘食,就会焦躁不安,心浮气躁就会学法走神,做事也常忙中出错。

如果走神了,虽然人还在学,身还在忙,是谁在学法、谁在做事?很可能不是主意识,是副意识,或者其它生命体,那就坏了。紧张焦虑是人心,不是正念。修炼要学法,要有时间思考法理,要念力集中发正念,还要祥和慈悲去救人。这些都要求修炼者要心静如水、安详沉稳,耐心细致。

严格要求自己是对的,但是总怕出错,谨小慎微,这就又不对了。师父说:“每做一件事都很担心,我想也不要那么执著。这个关系很难摆的,想多了是执著;想少了呢,好象是我们怕做错什么事情。我想也不至于把思想搞成那么紧张,所以我们每当做一件事的时候,一般的事一做就知道好坏。”[2]

其次,要缓不要忙。静一下,想一想,虽然好象慢了,其实效果更佳,事缓则圆。师父说:“气功修炼和体育锻练恰恰相反,在动作上不要求猛烈运动,有动作也是缓、慢、圆的,非常缓慢,甚至不动,静止下来。”[1]体育是用动的方法锻炼,佛法修炼是用静的方法修炼。现在认识到:要觉察自己的心是在修炼上,还是在做事上。如果长期处于忙、累、烦的状态,已经是状态有问题了。

我看到有的同修忙的马不停蹄,其实这绝不等于是精進,很有可能是干扰迫害,旧势力安排的,是要否定的,是不能效仿的。师父要我们做三件事中修心,绝不是人忙人事啊。师父说:“建庙拜神事真忙 岂知有为空一场 愚迷妄想西天路 瞎摸夜走捞月亮”[3]。修炼绝不是忙事。

第三,要取中不要极端。我发现自己有的时候,会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比如,抓紧时间到了争分夺秒。其实修炼中摆正一切关系,取中而不极端,才是理性的认识法。极端偏执是党文化,也就是千万要清除的。师父说:“由于弟子们认识上的差异,有一部份弟子总是从一个极端转到另一个极端,每当看到我写的法就偏激去做,从而又带来新问题。”[4]

师父说:“中共邪党那个社会做什么都是极端的!”[5]“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你们不走极端,形式上与常人是容易处理好的。”[6]“就是因为他往往会把事情做的很极端,起着反效果,会这样。”[7]

第四,要顺其自然不要人为强为。以前,我做事计划性强,愿意定一些小目标,还总是人为的想达到什么目标。在一定层次时,能够起到督促自己精進的作用。而到了更高一层次,发现目标过多过细,就是障碍。比如,要求自己一天学一讲法。计划是固定的,而现实是复杂多变的。可能今天工作很忙,明天很闲。僵化的按步骤做事,完成了计划就心安理得,完不成计划就焦虑沮丧,可能就会出现情绪波动,心态不稳,人心浮躁。人心占了上风,正念就大打折扣,成了人做人事,少了神圣庄严,不是正念正行。

师父说:“所以在修炼上一再讲要顺其自然”[1],“你人为的想达到某一目地,也是达到不了的。”[1]我现在认识到:理解顺其自然的法理,放下自己人为的小目标,按照师尊的大方向,相信一切有师父安排,相信佛法威严,自然会有神助,也就会效率高效果好。比如,我们可以计划下午要讲真相,不计划劝退人数,也许能劝退的更多,因为我们无执无漏,顺其自然,信师信法,就是在法上,就法力无边。

最后,修炼不是只争朝夕的短跑,也不是速战速决的博弈。师父说:“修炼是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个慢慢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但是你得自己严格要求自己。”[1]

我们在严格要求的同时,也要注意理性清醒的理解法理,做到不走极端,也就是顺其自然,不急不躁。只有心中有法,放下人心执著,才能达到大智慧、大自在、大解脱。才能气定神闲,从容不迫的完成好神圣的责任与使命。

一点浅悟,不对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有为〉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取中〉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