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烟台近期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一日】自2017年9月以来,山东烟台市区先后有二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是近年来发生的最严重的一次迫害。在烟台法轮功学员多年来持续不断的讲真相中,确实有不少公检法人员和民众明白了真相,对发生的迫害表示愤慨和抵制。但仍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公检法人员主动参与迫害,执法犯法。

一、退休教师被非法抓捕 老伴悲伤脑溢血

古人云: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自古以来,教师都是一个令人尊敬的职业。74岁的邢玉华是一位退休的中学教师,曾经把毕生的汗水洒在三尺讲台上,她教过的学生遍布社会各个角落,其中不乏具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士。

2017年9月 6日,对于邢玉华一家来说是最黑暗的一天,家里人突然得知邢玉华被奇山派出所警察强行带走,并且听说是芝罘区国保大队在直接插手此事。一生勤劳善良,为人耿直,在亲友、邻里眼里“热心肠”的好人,怎么突然间成了犯罪嫌疑人了呢?此消息如晴空霹雳,令全家及所有认识她的人都无法接受,更令大家无法接受的是,邢玉华不是因为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被抓捕,而仅仅是因为向别人讲述了自己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体会。

一个贪污犯、一个杀人犯、一个盗窃犯,被绳之以法,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百姓无不欢呼雀跃,因为法律惩罚了犯罪,保护了人民,给人民带来了安全感。而像邢玉华这样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因为向别人讲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功的好处,就要被关押处罚,社会上少了这样一个好人,社会就和谐了吗?身边的百姓真的感到安全了吗?

非法抓捕邢玉华,仅仅是邢玉华一家灾难的开始。邢玉华的老伴,一位憨厚老实、和蔼可亲的老人,见过他的人都会由衷地敬重这位老人,没有人忍心伤害他。邢玉华被非法抓捕后的一天,邢玉华的老伴外出回家,发现自家大门敞开,老人家心头一惊,难道遭遇小偷了,急忙进家查看,这时出来一男一女,理直气壮的向老人宣称自己是公安人员,奉命搜查邢玉华的住宅,并且让老人签字认可。

老人看看自己被翻的乱七八糟的家,再看看那两个既没穿警服,又没出示证件的男女那盛气凌人的样子,仿佛用强盗行为私闯民宅的不是他们,老人气的连话都说不清了。那两个人见老人状态异常,怕担当责任,急急忙忙带着非法抄出的物品溜走了,没给老人留下任何证明文件。至今家里人也不知道是哪个部门、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撬开了家门,盗走了家里的物品。邢玉华的老伴平日是一位内向性格的人,从来不愿跟人争辩,也不善于表达,遇到这种事情,心里那个憋屈呀!终于撑不住了……

2017年11月25日是个星期六,老人的女儿回家发现父亲躺在冰冷的地上,已经不省人事。家里人赶快送往医院抢救,医院诊断为突发性脑溢血,在老人家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刻,为了让邢玉华能见到老伴,家人去检察院为邢玉华提交了取保候审申请书,但是申请石沉大海,始终没有回音。

苍天不忍,邢玉华的老伴终于还是从死神手里挣脱了出来,但是却落下了脑溢血后遗症,不能说话,身体左侧也不能动,意识明显不如从前。有些人或事老人或许已经记不清了,可是每当亲人去探望老人时,老人就急切的伸出几个指头,大家心里都明白,他是在告诉大家老伴不在家有几个月了,虽然无法用语言表达,但是内心的思念与牵挂依旧。

邢玉华和老伴都已古稀之年,一生相敬如宾,如今虽近在咫尺却远似天涯,不知他们是否能从漫漫长夜守候到黎明,是否能够再“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想到此,不禁让人泪水潸然。

二、如此兴师动众抓几个老太太

2017年9月15日,烟台福山区、芝罘区十几名普通民众突然间被大量警察蹲坑、抓捕、抄家,一时之间被恐怖的气氛所笼罩。周围不明真相的老百姓面面相觑,都紧张的观望着,到底发生了什么大案、要案,让这些警察们如此的兴师动众?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是让周围的民众深感不解,这次烟台莱山公安分局跨区出动大量警力,竟然将一群平时遵纪守法的善良好人非法抓捕。而且这群人中有四位七十岁以上的老太太,她们是:79岁的吴香仃,74岁的张慧英,71岁的韩忠香,70岁的肖淑娴;有四位六十岁以上的老太太,她们是:67岁的邹本珍, 65岁的李爱茹,63岁的马玉珍,63岁的孙明秋;除此之外,还有赵淑玉,潘荣卿,栾景尧,潘艳岩,崔德英等人。

大家不免会有疑问,这群人到底犯了什么事呀?其实他们只是因为炼了法轮功,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向人们讲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就遭遇如此待遇。大家都知道当前社会坑蒙拐骗、贪赃枉法犯罪行为比比皆是,公安系统睁只眼闭只眼,抓谁打谁都得上面指定,为此大家都心照不宣。即使杀人放火的重案,破案率也极低,警察都是出工不出活。而为了迫害这群手无寸铁的善良民众,他们却如此大动干戈,究竟是哪根筋错位了?

三、警察欺骗八旬善良老太太签字关押其子

烟台市栖霞两名法轮功学员刘国爱、张林,于2017年9月16日到烟台市牟平区观水镇辽上村讲真相,被牟平区观水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至今被非法关押在牟平看守所,牟平公检法相关人员企图以莫须有的罪名加重迫害。

刘国爱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在中共对法轮功十八年的迫害中,已多次遭到非法关押迫害。八十二岁的刘母也多次受到惊吓和伤害。当牟平警察去刘国爱家非法抄家时,老人听到警察的声音,又开始紧张起来,不想给开门(家前面就是马路,怕坏人偷盗,街门都是内插的)。可是,当刘母听到外面警察喊着要跳墙时,刘母看着这么高的院墙,担心从这么高的院墙跳下,一旦跌个三长两短的可怎么办,家里都有老有少的。老人立刻又紧张的说:“你们别跳啊孩子,千万别磕(摔)着,磕着可怎么办啊?我给你们开开门啊。”

这些警察“呼啦”一下涌进门,不由分说翻箱倒柜,掀开炕席、敲床板,淘米缸,开冰箱、揭洗衣机,查下水道,翻包裹。看着这些警察的土匪行为,老人慈悲地对他们说:“我们中国可是个文明古国啊。”

这些土匪警察折腾了好一阵,翻到了半箱教人做好人、提升道德的大法书籍,和其它私人物品。刘母要求他们留下一本《转法轮》,因为老人看过这天书,警察拒绝。

后来,警察欺骗老人要放回他的儿子,骗老人在什么单上签字。老人相信了警察,看也没看就签了自己的名字。可是等了几十天也没等来儿子,才知道自己被警察骗着在迫害儿子的所谓“证据”上签了字。

老人无意中帮警察在害自己善良的儿子,感到后悔、难过,并出现头晕,身体不适的症状。当身体好一点时,就打了个出租车去牟平观水镇派出所问儿子的事。可是老人担心自己在派出所晕倒了怎么办?好心的出租车司机知道了刘母的心思后,给刘母留下了自己的电话(桃村镇到观水镇不通车)。可是欺骗刘母的警察说:已经批捕了,我们现在说了不算。

当刘母第二次坐另一个出租车去观水派出所问儿子的事后,这个出租司机没有给刘母留下自己的电话。警察让她回家等着。刘母请求用派出所的车把自己送回还有三十多里路的家,并付给警察车费钱。派出所的警察说:“不行!”刘母说:“警察不是为人民服务的吗?”他们说:“也不能为你们这样的人服务啊!”这些警察把这么善良的老人当成了敌人。

刘母饭没吃,水没喝,身心非常疲惫。大冷的天,踉踉跄跄的走在马路上。一路上有好心人用三轮车拉了老人一段路,回到家后,刘母累的一头倒在炕上很长时间起不来。

刘母曾经对警察说:“谁家没有父母?我如果有个病灾,谁送水送饭给我?我草不来水不进的,谁来管我?我儿子没有罪,我儿子是好人。他是救人,是做好事。”

现在刘母已聘请了律师为儿子辩护,要求无条件的放儿子回家,所聘请的律师却遭到牟平警察的刁难。

刘国爱、张林作为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讲真相,行的是大善大爱之举,所作所为都在中国的宪法、法律允许和保护的范围内,而牟平公检法以莫须有的罪名预谋实施迫害,这才是真正的犯罪!

四、平凡的曹大姐又遭迫害

曹艳春今年64岁了,家住在烟台市莱山区,提起曹艳春,认识她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印象:善良、实在、可靠。年长的喜欢称她“曹儿”,年轻的则称她:“曹大姐”。曹大姐曾经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丈夫有很好的社会地位,儿子也是很优秀。本来是一位平凡而善良的普通民众,若不是因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人们不会关注她,更不会知道她的名字。

要谈曹大姐的故事,还要从99年以前说起。那个时候的中国大陆,也正是法轮功开始悄然兴起。这部以“真、善、忍”为指导,引领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并能迅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法,同样以神奇的速度很快便风靡到了全国。善良的曹大姐也成为了一名“真善忍”的践行者。那时曹大姐四十多岁,修炼以后身体健康、精力充沛,越发为人善良,那时乡里相邻都知道这个热心肠的法轮功修炼者,那时身心受益的曹大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让自己的亲人都能受益于大法。

1999年7月,当时的中共头目江泽民因为强烈的妒嫉心理使他不顾多数人的反对,一意孤行的滥用手中的权力,利用整个国家机器,编造谎言煽动仇恨,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疯狂镇压,动用军、警、宪、特等执法机关对无数名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动用上百种人们所听过的或没听过的酷刑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长期折磨与迫害,企图让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从此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被抄家、被酷刑、被打死,甚至被活摘器官;无数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这个国家怎么了?难道做好人错了吗?”和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一样,曹大姐也是抱着这样的疑问踏上了向政府反映实情和向民众讲述真相的漫长路程,这条路至今已经走了十九年了,可是这条路实在太难走,让曹大姐和周围所有人都不曾想到的是,这十九年,曹艳春历经了11次被非法关押经历:

第一次是在99年刚迫害不久,曹大姐只是在烟台消防广场集体炼功,就被非法拘留了15天。这些年不少不明真相的人有一种说法:“如果你们不反党,政府怎么能打压你们。”那么曹大姐的这第一次被抓和反党有什么关系?她只是到广场上去炼个功而已。没有合法的修炼环境,善良的曹大姐一直认为是政府不了解实情,于是在2000年的腊月去北京上访,被强行接回烟台并且非法拘禁在黄海办事处,这是第二次被关押,这次家人被敲诈了5000元才放回家。

那个时候的中国大陆,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都怀着和曹大姐一样的心情,不断的去北京反映情况,上访的人群前赴后继,喊冤的声音依然响彻天安门广场。而当初被江泽民叫嚣“三个月消灭”的群众团体,在中共的全部宣传和暴力机器开足了马力,经过一年多的强力抹黑和迫害之后,却依然屹立。为此,恼羞成怒的江泽民授意当时正在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心腹罗干,秘密策划了一起进一步抹黑法轮功的惊天阴谋,那就是震惊世界的“天安门自焚事件”。这起所谓的“自焚”事件,虽然因为它的漏洞百出而迅速被国际社会揭穿和曝光,但几十年来一直被迫生活在中共谎言灌输和信息封锁之中的广大中国民众,却再一次被蒙蔽了。谎言也纵容公检法人员执法犯法,他们可以毫无理由的抓捕法轮功学员,在这种形势下,发生了曹大姐的第三次、第四次被抓。

2001年的春天曹大姐在正常的生活中,无缘无故被警察劫持,并逼迫曹大姐放弃信仰,曹大姐自然不会放弃,结果被送到王村劳教所洗脑半个月,那一年的下半年又被非法拘禁在福山看守所一个月。

接二连三的迫害使曹大姐意识到所谓的“政府”不是不了解实情。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曹大姐深知这场迫害绝非仅仅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实质上中共邪党是要毁了所有的人。打击按“真、善、忍”做事的好人,必然使假、恶、斗盛行。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几乎无官不贪,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

每个人都向往幸福美满的生活,为了自己的安全,曹大姐和其他法轮功修炼人可以呆在家里;为了自己不受苦,他们可以对别人的危险视而不见。然而,曹大姐和大多数法轮功学员一样没有选择自私求全,走出去告诉人们真相:告诉他们中共邪党如何迫害这群善良人;告诉他们迫害佛法是有罪的,要遭天惩的;告诉他们不能跟着邪党干坏事,别被邪党绑架做恶,从内心脱离它才能有光明的未来。句句肺腑之言都是为了父老乡亲们有个好未来。

2002年曹大姐在莱山区初家办事处明华锁厂传达室,被蹲坑警察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在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2006年8月5日在莱山区贾家疃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莱山镇派出所送往王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于2007年腊月二十九日回家。

几年的关押迫害,使曹大姐的亲人饱受骚扰之苦。曹大姐为了不再连累家人,孤身在外面租房住,没有经济来源的曹大姐开始给人家做保姆。曹大姐不论到谁家做保姆,这家人都会极其信任她,有的直接把家里钥匙给她;有的把钱放桌子上告诉她买东西随便拿,主人也不清点。曹大姐能得此信任和她一贯的为人分不开的,她给雇主买东西,如果东西不好,她都默默的自己留下。有一次不小心把雇主的一个花瓶打碎了,雇主都说了不值钱、不用赔,但是曹大姐还是买了一只比原来更好的花瓶给雇主。还有一次把另一位雇主的钟碰坏了,雇主表示年久了,不值得修了,而曹大姐费了好大劲找人给修好了。这样的事还有很多很多,曹大姐经常说:“炼法轮功的都会这样做的”。

曹大姐平静的生活没有持续多久,第七次抓捕随之到来,2009年春在烟台大学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曹大姐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莱山区瀛洲大街派出所非法劫持。晚上曹大姐在同修的掩护下离开了派出所。接下来曹大姐感觉到有人在监视自己,果然2009年12月28日,在莱山区初家附近被莱山国保大队警察再次劫持,身上携带的7400元钱被无故扣押,并被再次送往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这是第八次了。

这次劳教,曹艳春被折磨的差点失去生命,看她撑不住了,送医院医治,等身体稍有好转,继续带回劳教所迫害。2011年春天曹艳春从劳教所出来的时候消瘦的很厉害,身体非常虚弱。回来后,被绑架时扣押的7400元钱却迟迟要不回来,听说要了好几年只还给她三千多元。

曹大姐通过学法炼功,身体恢复了健康,精神也逐渐好起来。2014年9月16日又被恶警绑架,这次被非法拘留了15天;2016年5月11日,烟台莱山区滨海派出所再次绑架了曹大姐,又是被非法拘留15天。

2017年的9月7日,曹大姐到莱山镇赶集,被莱山派出所和莱山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非法劫持到烟台看守所,9月21日被非法批捕,警察于11月20日将构陷她的卷宗移交到检察院。

作为维护社会公义的公检法人员,执法犯法,肆意构陷迫害好人,这是怎样的一个黑白颠倒的社会?到底是谁在犯罪?到底谁是社会的不稳定因素?到底是谁在危害社会?在事实面前,这不是一目了然吗?!

至今还有这么一群善良的好人被关在烟台看守所里。烟台的父老乡亲们,难道我们不应该做点什么吗?试想一想:不让做好人、做好人遭迫害、讲真话遭迫害的社会,可不可怕?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吗?百忙之余,请抽点时间了解一下真相,选择善良、声援善良,就是在选择未来,或许,对你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