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并不小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我是老学员了,几个月前,我的双手背出现了钱币大小的伤口,到最后,手背上都是,常人讲的是疥疮,整天流黄水。直到一点点好的这个过程看是小事,很平常,但是却让我从浅表认识到深刻,从幼稚变的成熟,从感性的认识到理性的升华,体会到向内找柳暗花明,感恩师父的一路呵护。

我是开理发店的,手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几个小水泡,很痒,让我不经意的给弄破了,当时只是想我是炼功人没事,该干什么干什么,每天都跟染膏,药水打交道,也没在意。

表面上,找了找自己的懒惰心,常人的利益之心抓的牢,也提醒自己放淡,放淡。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一个月,两个月,到最后发展到流水,结疤。让人看了,都说吓人。

我发正念,向内找,没有多大的变化,时轻时重,时间长了,怕让人看见害怕,说三道四的,就想办法掩盖,遮挡,戴手套、套袖子干活。在这个过程中,最大的干扰就是住在附近的姐姐,只要看到我的手,就劝我用常人的方法治疗,软的不行就来恐吓,弄的我虽然想坚定信师信法,但还是大打折扣了。

每天干活时,第一件事先把手背盖好,别让别人看见,看见了问怎么说,怎么讲真相,这个状态纠结了我很久,反反复复的。

是师父慈悲,看弟子不悟,用重锤敲醒我,跳出局外,用法理,理性去找修炼中的不足。有一天,姐姐说,今天好了、明天好了的,多长时间了?整天捂着怕让人看见,你不怕,掩盖它干啥呀?就这短短的话语让我的心好难受,就象当头一棒,让我顿觉自己不对劲,我回到家,有种莫名的滋味想大哭一场。

我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绪,平静一下心情,彻彻底底象捋线一样,从头到尾细细的想在这个过程中有多少人心被掩盖,抓的这么牢固,被旧势力钻空子了,我们是不承认的,影响着我们救人,讲真相。

我是这么向内找的,首先掩盖着伤疤的背后很强的人心,虚荣心,名利心,修炼这么多年了,只注重表面修的好,其实内在的也就是没有脚踏实地认认真真的对待修炼,只想把美好的一面展现给身边的人……可自己做到多少呢?修的太表面,太虚了不扎实。表现再好,不实修,能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吗?!那边跟人讲要按真、善、忍做好人会有福报,这边自己却不经意间与常人说谎,还夹着不修口。

对待别人都能善,给人讲修善,慈悲待人,可是自己对待家人却没有善,都是怨恨,瞧不起,以至家人不明真相,无法走入大法中;与外人都能忍,跟人讲忍让,宽容的好处,可自己却与家人争对错,这些言行都没在法上,严重的偏离大法。

还有很严重的党文化因素:说一套,做一套,表里不一,说的可好听了,夸夸其谈,给人的感觉好,让人羡慕,可是最亲的家人为什么不认可我的修炼呢?看是小事,不实修自己,没有在修炼中修出慈悲心,造成多少众生不能得救?爱听好听的,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很严重的自我。

所有的不好的这些心,就象我手背的伤疤,我一直用一张布遮盖着,滋养着,怕见人,怕见光,是慈悲的师父用我的这双手点化弟子,要脚踏实地的实修吧,为弟子揭下了这张遮丑布,把这些不好的人心暴露出来,我要修掉它,跟上助师正法的步伐,在提升自己,修好自己的同时做好三件事,成为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师父说;“你学大法了,无论你遇到好的情况和坏的情况,都是好事”[1]。在这次病业假相当中,得到了理性的升华和提高,也知道了修炼的严肃性的又一层法理,所以说小事并不小,我也利用我手上的病业假相给人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怎么受迫害,讲大法的洪传,讲得救的方法等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