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难中千万不能失去对师父的正信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八日】前几天得知某地一位同修在病业状态中离世,这位同修一九九九年前在当地曾是辅导站成员,当年为洪法做了很多事,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也一直坚定的走了过来,三件事也在做,还是一学法小组的召集人。但这两年,遇到很大的魔难,在家庭中,她的后夫和女儿做了很大的对不起她的事,她的房子也被女儿女婿强占……这位同修觉的受到很大的伤害,很难放下对她们的怨恨厌恶之心,后来同修自身出现病业状态,表现出来是癌症……历尽魔难后,同修最终走了,知道的同修都为之惋惜、痛心。

同修的离世确实是巨大的损失,因为这位同修在当地很有知名度,同修的离世给很多世人造成困惑,一时间当地风言风语,给证实大法、讲清真相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一些不坚定的学员在这件事中也表现出各种人心,在这位同修的学法小组上,有人说:某某某这么坚定都这个样子了,算了,我还是要躲一躲,或者要考虑为自己多留一条退路了。

明白的同修在说到这件事时都感到旧势力的安排太恶毒,想毁掉大法弟子的同时毁掉众多的世人。

从后来那些在这位同修周围的学员表现出的动摇的状态,我们知道旧势力的恶毒安排之所以能得手,原因并不只是这位同修本身如何没去掉那些怨恨等人心,没能过了那些旧势力久远就安排的巨难。而其他同修的各种不正确状态,如跟人跑、看榜样、学人不学法,也正是旧势力能迫害得了这位同修的借口之一,借口无非就是:她周围的学员不能真正认识法、学人不学法,没有对法坚定的心,为了“考验”周围的人,暴露出他们的人心,让他们“提高”,就要把她弄走。走过这么多年的魔难,能在法上认识法的大法弟子都能看清旧势力的这套手法了。

同修被旧势力迫害离开了人世,是我们实实在在的损失,而那些因此迷惑和动摇的同修又何尝不是正处于巨大的魔难中。今天写出这篇交流文章,是想把这件事中了解到和看到的一些问题谈出来,给自己和其他同修提个醒,吸取其中的教训,警醒自己,在实修中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避免更多的损失。

听知情的同修讲,这位同修离世前在医院里对大家讲:她要跟师父走。然而私下里她对个别同修却这样说:我做了这么多,做得这么好,怎么是这个样子?!听和她接触过的另一位同修说:不只现在,两年前,她只有一些小的病业状态时就有这样的说法了,同修当时很吃惊,善意的提醒过她,但当时她听没听進去,后来有没有改变,同修再没有和她接触过,就不得而知了……

听到了这些情况,我们才明白,原来同修在长期的自我中(这位同修周围有不少长期依赖她、恭维她、事事请教她的人)、在魔难中、不清醒中,心中已渐渐失去了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同修已分不清这些念头来自哪里,当她把这些邪恶强加在她思想中的念头当成自己的时候,邪恶找到了更進一步迫害她的把柄和借口,我想此刻,师父是多么伤心,想帮她又帮不了,那是怎样的痛心。

这让我想起了我所认识的好几个至今在被迫害中、在各种很大的魔难中、在邪悟中放弃修炼还未走回来的同修,都曾有过类似的说法:我做了这么多事,怎么落得这个样子?我修得这么好,怎么还会被迫害到?我付出了这么多,怎么会被迫害得这么惨?……

长期把做事当成修炼,不会向内找,不愿向内找,在魔难中邪恶更隔开他(她)的理智,使他(她)更加找不到原因和问题出在哪里?

在迷惑中、在想不通中,有人渐渐的失去了对师父的正信,不会、不愿向内找,必然走上向外求的魔道,加上旧势力有意的引导他(她)看到更多的假相,把受到的苦都看作是偶然的,都当作是对自己的不公。于是,有人觉的师父没有管自己了,有人觉的师父是不是真有这么伟大啊?有人甚至开始怨恨师父了……在旧势力千方百计的疯狂迫害中,一旦失去对师父的正信,那随之而来的魔难就没有谁再容易过得去了,有人口头也会说:信师信法,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其内心中是怎么想的,人看不到,但全宇宙的神却都看得清清楚楚。

还听有人这样说过:怎么还不结束啊?这没完没了的迫害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有人怨其他人不争气,修得这么差,不出来,拖了正法的后腿,“连累”了自己,害得自己跟着倒楣吃苦。有人不敢明说,但语气中满是埋怨,怨自己吃了这么多年苦、遭了这么多罪……变相的怨师父。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执着于二零一七年结束,有人每年都在执着于结束,那还不就是觉的自己受够了,做够了,觉的自己苦吃得太多了,不干了,想跟师父讨价还价了。

这个人世间太迷,人的一双肉眼太愚钝,在这个小小的物质空间中,各种利益太现实,各种诱惑太强烈,各种冤怨太残酷,这末劫的最后,人世间业力太大太大,各种表现太复杂太败坏,这迷的人世中就象大染缸,我们分分秒秒都浸泡在其中,分分秒秒都在被污染,要从这样的环境中修出来,那真的不容易,能修出来也才最了不起。但思想稍不注意,就会随波逐流,随之败坏沉沦。在长期被迫害的痛苦和恐惧中松懈了精進的意志,忘却了救度众生的大愿,把世间的物质假相看重,觉的在人中失去太多,因此不自觉的追求物质利益,贪图舒适、安逸,很多时候对欲望和利益的看重都超过了成佛的愿望,忘记了当初得法时的欣喜,发自内心返本归真的真愿。

当我们执着于自己一时的痛苦而不把更多处于绝境的生命的真正的痛苦当回事时,当我们在思想中和师父讲条件时,当我们埋怨慈悲苦度我们的师父的时候……普天的神佛都会怒视这样的生命,想一想这样的心怎么能在新宇宙能有位置和立足之地?把这样的邪念当成自己不愿放弃不愿修去的时候,叫师父怎么帮你?这时候再怎样口称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那不就是欺骗自己吗?

很多人都在说感恩,说到感恩,先别说师父将来在新宇宙中将给我们怎样的殊荣和荣耀了(提前走了的大法弟子,他们得到的都是其它生命难以企及的),我们很多人都忘了当初走進大法修炼之前的无望和痛苦了:被那些病痛折磨得痛不欲生,在人中争斗不止活得那样累,被爱恨情仇、七情六欲折腾的生不如死,在苦海中沉浮挣扎没有希望和未来……

说白了,如果没修大法,我们中的很多人早在绝症和各种顽疾中离开了人世,在六道轮回中,在业越造越大中下地狱受苦,直至最后销毁,在永远的痛苦中没有了生命……是师父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把我们从地狱中除名,教给我们回天的大法,是师父给我们金光灿灿的神体,在我们只要付出一点点就给我们千百倍不止的回报,给我们这一切的都是最慈悲的师父啊!

我们在证实法中做了那么一点点,做的时候,如果没有师父的安排,我们会一事无成,没有师父时时保护,我们时时都有生命危险。旧宇宙中的冤怨盘根错节,纵横交错,怨力网大得没边,在其中没有任何生命能解开、能消除,若没有师父来救度,旧宇宙中没有任何生命与因素能逃脱彻底毁灭的命运,其中也包括我们。证实法中我们做了那么一点点事,其实都是为自己做的,那还是当初写在史前誓约中自己要做的,而且我们都为此发过重誓:不兑现誓约必将形神全灭。为自己做了那么一点点事,算什么?!有些人多做一点事就怨天怨地牢骚满腹。有人做了一点点就目空一切,自高自大,其实别说成就,没有师父的救度、承受和帮助,就是我们自己生生世世造下的无边业力都使我们只有下地狱销毁的份。

怨师父的心太可怕了,太不理智了,老分不清这些邪念,老把这些邪念当自己时,旧势力就敢对这些生命下狠手,旧宇宙的生命看不到大法弟子修好的已隔开到新宇宙的部份,它们就会觉的这样的人根本不是修炼人,连好人都谈不上,所以就敢干。虽然它们一参与進来就是错的,就是罪,毁掉这些生命的旧势力同样会被毁掉,但它们这样干时,它们占了理,师父和众神想帮都无法帮。

有人一直困惑于自己做得好、付出这么大还被迫害了。当然原因很复杂,但觉的自己做得好,很可能是邪恶在你思想中的欺骗和反映出的假相。往往这样的是不愿向内找的,看到的都是自己的优点,都是比别人做得好,悟得高,那还找得到什么呢?想来想去都觉的自己劳苦功高,是应该坐等圆满的了,一旦出现魔难,那就会迷惑,失落和被打击得很大。

觉的自己没有错,不用向内找的时候,是邪恶的干扰,是邪恶往我们脑子中反映的假相。一有了自满的心,修炼就会停滞不前,一自大,那就是在魔难中,就是在往毁灭走。

多年来,我们看到一个现象:越是踏踏实实做好三件事,救众生不懈怠的同修越是谦逊,越觉的自己做的不够。我想,能够不断向内找,真正不断同化法、在法上不断提高的大法弟子,真善忍的特性就越在他们身上体现,智慧就越高,就越能看到宇宙的真相,越能体会到师父和大法的伟大,体会到师父正法的艰辛,苦度我们和众生的不易,就越知道感恩,这时表现出的谦逊是必然的,是生命智慧增长时的必然表现。

同时越能提高,才越能看到以前的不足,超越了现在的层次,才能看到现在层次的不足,徘徊在现有层次中怎能看到现有的不足呢?真正在提高的人才会不断看到自己以前的错,不断一日千里往下滑的常人才老觉的自己是“一朵花”嘛。觉的自己没有任何错的修炼人,层次很可能根本没提高,甚至在往下降,多年来,我们不是看到:那些邪悟走偏的人基本上都是觉的自己比谁都“悟得高”吗?所以自己思想中老反映出:自己修的好,做得好,付出大,悟得最高的念头时,那一定要警惕,说明自己的修炼可能已出了问题,那是邪恶在欺骗,是它们想迫害这个修炼人的“前奏”,想让你自心生魔彻底掉下去。这也是在拼命阻挡你向内找。

在这种状态中的人,一旦出现意想不到的魔难,就非常容易心理失衡,陷入迷惘,此时邪恶还会在其思想中加强这种失衡:你看,你做得这么好、付出这么大还被迫害了,你师父没管你呀,你师父没帮你呀……邪恶还会利用常人的嘴来动摇你:你们这些走出来的,做得好的全部都被整了,你们师父怎么不保护你呢?……这些话在各种黑窝中不是经常有坏人说吗?就是让你心理失衡,就是勾起你的妒嫉心,让你觉的不公平,阻挡你向内找,让你失去对师父的正信。

多年来,一直有一种说法:“做的越好越被迫害”。这是一种邪说,是一种看表面从而被迷惑,学人不学法的邪悟。

其实,我们真正做得好的时候,邪恶是不敢来迫害的,有师父法身,有护法神时时看护,真正做得好,谁敢来?就怕我们被邪魔欺骗,早已偏离了法,自己还觉的做得好。当然做得不好,也不准许旧势力参与,因为我们是师父的弟子。就怕我们一直在向外求,在自心生魔的路上不回头,难大了过不去还怨师父啊。

其实只有我们对不起师父,没有师父对不起我们的。

不管遇到再大的魔难,只要我们能注意清除自心生魔、自大与强烈的自我,静下心来让法入心,排除干扰向内找,就一定能找到魔难的原因所在。只要坚持对师父的正信,就一定能获得解体魔难的正念。

听一位同修交流,他曾经在魔难中绝望、消沉和困惑过。邪恶乘机在他思想强加:“师父不帮我”的邪念,想让他怨师父,从而更進一步彻底毁掉他,但同修再难都要学法,还想得起找自己的不足,学不進去就背,在学法入心时,师父让他有了智慧,他发自内心有了这一念:只有我对不起师父,没有师父对不起我的。

同修说:记得当他发自内心发出这一念时,所有不好的状态立即被强大的能量清除。魔难瞬间灰飞烟灭。后来,同修只要一发现思想中出现怨师父的邪念,立即反复默念那句话:只有我对不起师父,没有师父对不起我的。马上正念就起来,邪恶就被清除。

看是否有对师父的正信,不只是在顺利时,有时会在魔难中,在挫折时,这时候就看我们能否主意识很强的排除各种坏思想、思想业和不好的观念的干扰。而我们主意识能否强得起来,学法入心很关键,法能加强我们的主意识,因此越在这种时候,越要下功夫学好法,背也好,通读也好一定要学進去。还有一定要时时向内找,修自己。关键时刻,才会摆放好自己的位置,保持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

不管经历再大的魔难,再久的魔难都得把自己当修炼人,都得坚信师父和大法。有在病业状态中的同修说:我也没怨师父,也相信师父,我也在求师父帮帮我,但为什么这么久还从魔难中走不出来呢。这个时候建议同修静下心来仔细想一想:

1、自己是不是真的完全相信师父,是不是思想中还隐藏着对现代科学、现代医药的依赖,还在思想中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万一求师父不行,还得用各种办法“治病”?对病的观念还有所保留。所以任何病的观念冒出来都得及时清除,任何给你提供“后路”的人和事都是干扰你走正修炼路时的干扰和考验,都需要看清这是魔难,需要正念否定和清除。

2、我们请师父帮助的基点是什么?是为解除现在的麻烦和痛苦,以便求得今后生活中的舒适和幸福?这个基点是从人的角度出发是为自己,还是为了证实大法?我有一个正常健康的状态是为了更好的证实法救众生,是为世人和众生着想,不让他们被邪恶制造的假相毁掉。这是基于修炼的角度为别人。

修炼这么久了,是否真的有修炼的概念?是否真的想返本归真回到天国世界真正的家园,还是仅仅满足于有个好身体,能过上常人健康幸福的生活?目标不同,区别就太大。师父时时都可以帮助真正想修炼的人,而不能随便帮一个常人。不同的基点效果就肯定不一样。

不能等到魔难过去了,我们才能精進,精進没有条件,修炼没有条件,从眼下就开始精進,痛苦中也得把自己当修炼人。修去在这个时候冒出的各种人心:比如怨恨、争斗等等,别小看了这个怨恨心,不一次次抓住机会坚决清除它,堆积多了,在微观下比山还大,比花岗岩还硬,它会让你不怨这个就怨那个,最后迟早是要怨师父的。修去这怨恨心,不陷在具体的矛盾中,看透假相后面的实质,以慈悲对待别的生命,我们发出的正念才强,师父才能为我们善解各种冤怨。

修与不修,向不向内找,使我们时时都面临两条路,不向内找,不实修就是走在旧势力安排的路上。一时走在旧势力的路上也不可怕,上一刻走错了,下一刻醒悟了,向内找就能走回来。第一步走错了,第二步能走回来,第二步也走错了,第三步还可走回来,以前没做好,现在就做好,这次没做好,下次做好。跌倒了,就迅速爬起来。师父一直在正确的路上等我们走回来。

不管我们在旧势力安排的歧路上走了多远,只要敢正视自己的错,只要从内心想改,只要能向内找实修自己的心,就是把手伸给了师父,师父一把就能把我们从死亡之路、毁灭之路上拉回来。

一定要坚信师父,师父的慈悲和洪大的宽容超过我们的想象,保持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是一个大法修炼人冲破各种障碍,走出各种魔难,走正走好正法修炼之路,最终走向圆满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