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和尚做到了

个人对“最后邪恶”的理解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九日】正法已经到了最后,我想谈谈对最后邪恶的理解。

1、只要正法没有结束,邪恶就会在,这是旧宇宙相生相克的理决定的,新的宇宙还没有开始,旧宇宙的理就起作用。每天都在明慧上看到同修被迫害的报道,一方面感到痛心,一方面有时候也想这些参与迫害的人怎么这么愚蠢呢?大法是好是坏,是个人都能够明白,又有这么多遭恶报的例子,怎么就是那么不醒悟呢?但现在悟到这些人是被邪恶所控制的,而旧势力本身就是神,另外空间的生命哪怕是动物都可以控制人,更何况是神,他们就是那样的生命,注定是要这么干,知道自己的后果也是要这么干的。人要被神控制太容易了,所以我们一方面要给迫害者讲真相,希望他们能醒悟过来,同时也要认识到有些生命是注定一条道走到黑,这是他们的宿命和劫数。《封神演义》里不是有许多这样的邪神吗?按说神应该是不像人那么迷的,可他们就是要把坏事干到底。有正就有邪,不管常人怎么想。

2、我们助师正法是一个过程,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做自己应该做的,这里有一个时间的一步一步的安排,在这个过程中善恶都有一个充分展示的过程和舞台,不能用人的观念来指望师父一下子直接铲除全部邪恶。还是举《封神演义》里的例子,当年狐狸占据了妲己的身体来迷惑纣王,终南山的云中子看到了,他来到朝歌,向纣王献了一把剑,告诉他挂起来就可除妖,结果纣王听了狐狸的话把剑毁掉,才有了后面长长的故事。如果用人的观念去想,云中子那么大的本事,也有那么大的慈悲,怎么不直接把狐狸杀掉呢,那会少死多少人哪。这是定数,云中子明白这个理,所以他不能也不敢直接这么干,这和慈悲没有关系。

3、邪恶尽管一直存在,但数量在大量减少,能控制的人的数量和邪恶的程度在逐步的减轻,我们的三件事做的越好,大环境就越宽松。柳宗元有一篇流传千古的文章叫《黔之驴》,说老虎从来没有看到过驴,看到了以为很厉害于是很害怕,到后来发现驴根本什么也不是,于是咬断了驴的喉咙,吃光了它的肉。只要我们的正念足,邪恶就什么也不是,就象那头驴,看起来气势汹汹,但控制它的邪恶总体已经很弱了。

4、我们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每个人的工作环境不同,心性不同,承受能力不同,但师父都根据具体的情况安排了相应的道路,邪恶会千方百计的破坏和干扰,但只要一心去做师父安排的事,就能突破邪恶的种种干扰。原来上学时候读过一篇清代彭端淑所作的一篇文章《为学》,文中讲天下的事情有困难和容易的区别吗?只要肯做,难的也变得容易了;不去做,那么容易的也困难了。之后举了个例子:

四川的边境有两个和尚,一个贫穷,一个富裕。穷和尚对富和尚说:“我想要到南海去,怎么样?”
富和尚说:“你凭着什么去?”
穷和尚说:“我只要一个水瓶一个饭钵就够了。”
富和尚说:“我数年来都想雇船顺江而下,尚且没能成功。你凭什么去!”

到了第二年,穷和尚从南海回来,把这件事告诉富和尚。富和尚露出了惭愧的神色。四川距离南海,不知道有几千里路,富和尚不能到,而穷和尚却到了。

常人中的事尚且如此,何况我们有师在,有法在,只要我们正念正行,又有什么做不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