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体工作中的修炼心得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今年是师尊传法的25周年。首先,向长久以来以无量慈悲引导我们的师尊致以深挚的谢意。再次,我为能够在纪念弘法25周年的盛大法会上,与诸位同修分享我的修炼故事而感到非常荣幸。我是目前在纽约新唐人负责制作和主持节目的韩国大法弟子。

2005年,当时我正在中国大陆留学,母亲给我了一本《转法轮》,从此我与大法结缘。

2007年,神韵艺术团首次来韩国演出,我负责神韵团员的翻译和陪同,这成为我正式在修炼路上勇猛精進的契机。

2008年夏天,我来到纽约新唐人,从最初负责翻译、编辑,到担任策划助理,再到现在成为编导和主持人,在这9年的岁月中,我一次都没离开过公司,只是在法中精進、一路赶来。过去9年,我在新唐人送走了自己二十几岁的青春时代,其中充满了戏剧性。

这段时间极其艰苦,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和大法的指导,我或许一瞬间都挺不过来。我从2014年开始一直主持一档节目,这是一个介绍当今韩国文化和人气明星的娱乐节目。

今天我想交流的主要是负责这个节目之后经历的修炼心得。

1、不断放下自己走师父安排的路

2014年初,新唐人迎来了许多变化。当时,我负责制作一个介绍高档品牌的时尚节目,新总裁上任后,对播了很长时间的节目都提出了新方向。当时内部矛盾和意见冲突频繁,而让情况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与我长久合作的主持人因为个人原因不得不长期停职,这让节目的前途未卜。

有一天,节目的总负责人找到我,建议我尝试一下主持。他告诉我,韩国人用中文介绍颇受大家欢迎的韩流,一定会很有意思。我连一秒都没考虑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其实,除了这一件事儿,我可以在媒体中担任任何事情,而我唯一不喜欢做的就是站在摄像机面前。我很怕生,很难与和自己性格不符的人沟通。而且,我还有严重的摄像机恐惧症,站在众人面前表现自己对我来说实在难以想象。

虽然负责人不断劝我,我也没有改变自己的主意。同样是大法弟子的母亲对我说:“任何事儿都没有偶然,不要只是无条件的说‘不喜欢’或者‘我做不了’,你去试一试如何?如果是师父的安排呢?”负责人也表示,试做一个短片,如果反映不理想,不会勉强我。

而我最终用了三周的时间,以自己的视角将人气韩剧制作成youtube视频。因为我小事都不喜马虎,因此从寻找拍摄场地,到编写稿件,事无巨细,一一作了准备,最后做成视频。为了克服摄像机恐惧症,在负责人的指导下,我天天练习朗读约有八分钟的稿件,将其全部背诵下来。另外,因为电脑反应极慢,常常要编辑到深夜。

当时,我坚信这将是我负责主持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录像视频,因此对结果和反映未抱有任何期待。然而,结果却与我想象的不一样,第一天点击量就相当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youtube上就有30多万人观看。负责人很高兴,电视台内部的反应也挺好。而我本人却很矛盾,不能喜也不能忧。

负责人想按照事先约定的开始企划,而我因为没有完全准备好,陷入苦恼状态。这期间,另外一名上司认为我的外貌和中文水平等各方面不适合在电视台做主持人。周围的人对我分歧也很大,还让其他四位主持试讲我在视频中进行的独白,积极寻找可以替代我的人。

此事本非我所愿,又不顾我个人意愿,对我进行评价和讨论,对我而言是一个极大的心性考验。虽然我想将其作为修炼的机会,不去埋怨任何人,但是没有那么容易。经过长时间的考虑,我决定暂时离开新唐人,将集中力放在没有完成的大学学业和个人修炼上。

然而,当时在小组中,如果我不在,将没有人可以负责制作,公司也不希望我离开。我请求师父的加持,希望在法中找到自己应该走的路,但是因为“不想做”的心太强烈,我未能找到确定的方向,陷入彷徨。此间,小组成立,节目已然开始。电视台找到了新的主持人,但是效果却不如我用生疏的中文主持的首期节目。

所有的人都希望我再次负责主持,而我感到极度迷茫。我与一个非常了解我情况的同修进行了交流,那次交流直到现在都如在眼前。他说,“你的修炼之路不是你自己安排的,而是师父给安排的。”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我醍醐灌顶,我嘴里一直说“走师父安排的路”,但是却一直在怀疑、并反问“这真是师父安排的路吗?”当时我想到,也许就是为了让我修去这颗“讨厌做、害怕做”的心,师父才给我安排了这条路。在悟到的一瞬间,我再也无法否定这件事。

2、不断努力符合师父的要求 通过采访救度众生

目前,节目中最具代表性的部份是采访韩流明星。因为不是小规模的项目,所有的人都认为会投入大量的人力,不过实际上专业做的只有3、4名基本成员,在拍摄和邀请明星的过程中,还接受韩国分社的帮助,并使用一部份外部人力。

比方说,我不只是负责主持,还要做企划、写稿件,拍摄结束后要负责全部的视频编辑,还要帮助销售业务。其他的队员也是一样,邀请明星、编辑、翻译、管理网站等等,每个人要负责多种任务,所有的队员都不分昼夜的奔波。

观众往往会对我们说“哇!你们是如何采访到那么多高人气明星的?你们做的事真有意思!”等等。

我们在这期间单独采访了30多名国内外的明星和有名人士。来我们节目的大多数韩流明星是韩国国内主流媒体都很难邀请到的A级明星,在韩流鼎盛期2014评选出的“韩流四大天王”中,有三位出演过我们的节目。

但是,也许很多人想象不到,看起来如此有趣、如此华丽的节目,其制作过程是如何的艰苦,这个节目是如何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的。

比方说,摄影场地所有的设施都准备完毕,明星到达之后,在只剩下拍摄的情况下,明星换衣服时,突然旧病复发,被送往医院……

比方说,因为明星的变卦,到拍摄的前一天一直在不断的变换地点、寻找场所……

比方说,因为突如其来的台风,所有的准备面临着全部取消的危机……

比方说,一些与中国大陆关系密切的大型企划公司,在拍摄和编辑业已结束,没几天就要播出的情况下,毫无明确理由,突然要求取消播出……

所有的瞬间都充满了考验。但是我一直铭记“任何情况都不是偶然的,哪怕表面上再不好的事情,只要弟子向内找、提高心性,所有的情况都会转变成师父安排的、最好的状态”,这样一步步提高着自己。

就这样,与被救护车送往医院的明星的采访,最终顺利进行,拍摄场所由赌场换成优美的传统韩屋。

虽然强劲台风过境,但是采访当天台风退去,天气比任何时候都晴朗、和畅。

娱乐圈的复杂、世俗和混乱超越了我们的想象。在节目的初期,师父托梦让我清晰的看到了韩国演艺圈“三大恶”,即“毒品、赌博和性服务”的实际情况。那个梦非常恐怖、非常邪恶,以致我现在都难以忘记。但是许多年轻人疯狂的喜欢娱乐圈制造出的那些不好的节目,并深受这个混乱领域的影响。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的任务就是清理这个地方,救度他们。因此我们的节目与其它常人的娱乐节目不同,没有虚假和绯闻,最大限度的排除变异的内容,努力弘扬光明、正统的文化。另外,从一开始到现在,真相一直被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对于接触过的所有企划公司,都讲了大法的真相、新唐人的真相,告知了神韵,并邀请明星。

有一次,在见大型企划公司之前,一起帮忙的韩国分社的一位记者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一个长得像黑帮团伙的男子,将两位要参加见面会的同修带到一辆大车上拉走了。车内氛围十分紧张,这时开车的男子突然打开了音乐,缓缓流淌而出的竟然是《普度》和《济世》。

做梦的这位同修跟我们交流后,我们认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被表面现象迷惑,相信只要大法弟子正念足,所有的人都会被佛性同化,并互相鼓励。我们按照约定去参加见面会。

这位理事在见面会上一直不专心,他的两部手机轮流着响。这时,所有参加见面会的同修向内找,发出强大的正念,一位同修在广告企划书中讲述法轮功的真相时,那位理事像被什么完全吸引了一样,放下手中的手机,用孩童般纯真的目光倾听了真相。

见面会结束后,他给我们安排了当时在亚洲最具影响力的韩流明星之一。

在各种干扰和考验中,形成整体,用正念和善念讲述真相的各位同修,在这里向你们表示感谢。

3、只有提高自己才能救更多的众生

虽然面临种种困难,但明星采访依然继续进行着。我一般三个月回韩国一次,采访之后,再返回纽约,进行编辑等后续工作。节目的人气在不断攀升,但是对于我的主持能力大家意见不一,这让我难拾信心。

在播出的节目中,只看得到我与明星的对话,但实际上拍摄现场挤满了双方的工作人员。尤其是一线明星,其助理、形象设计师和其他工作人员会达到几十名。被几十个人里里外外围着,在二三十分钟的短暂时间里让明星说出诸多话题绝非易事,每次拍摄我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拍摄前一天因为紧张睡不着觉,变的容易冲动,拍摄后又因为没有做好一直自责,而出现失误的地方又像噩梦一样的彻夜纠缠着我。再加上人手不够,我要亲自编辑采访时的视频,看到视频中自己的样子,觉的处处不喜欢,真的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就像在接受惩罚一般。

这是因为我过分在乎别人的看法,对自己太执着。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一边读《转法轮》,一边去寻找要修去的部份,但是有些想法总是挥之不去。“怎么看我都不适合做主持人,师父为什么要给我安排这样的事呢?这么长时间都过去了,也没有进步,这真是师父的安排吗?”因为怀疑和埋怨的心太重,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但是面对努力奔波的队员,我又觉的很愧疚,难以启齿说出要辞职的话,因此夜夜独自哭泣。

每当这时,师父都会托梦给我,让我清晰的看到与我有缘的那些明星的脸,看到他们热切盼望得救的那颗真心之后,我再也不敢想辞职的事了。一边哭一边准备采访稿,一边哭一边熬夜编辑,一边哭一边准备拍摄。

虽然克服恐惧和紧张,赶到拍摄现场,但是正念不足时做出的采访就与其他常人的采访没有区别。就在我心神俱疲之际,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在一栋还未完工、只有框架的高层建筑上顺着楼梯往上爬,不停的爬,T恤都湿透了还在不停的爬。

到了某一层刚想喘口气、休息休息再走,突然正在施工的这层楼变成了一个幽静的酒店大厅,两位制作人突然出现,对我说,“明星就要来了,快换衣服好做准备。” 我目瞪口呆的问他们,“现在为什么突然出现说这样的话?这里到底是哪儿?”完全搞不清状况,愣在那里。那个明星是当今韩国最红的男演员之一。不一会儿,我已经换好了新衣服,坐在了椅子上,继续搞不清楚状况的反问,“我都没有采访稿,什么都没准备,这是什么情况?”刚说完,那个明星出现在我面前,我非常慌张,一个劲儿的不承认当时的情况。

突然,很多盛装打扮的人涌进采访现场,一名、两名……场内很快就坐满了人。其中还有我熟知的一位有名的社会主流人士和他的女儿,整个拍摄场所就像一个坐满观众的现场脱口秀。

我从梦中惊醒,冷汗沾湿了后背。“这个梦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从来都没有想象过这种画面。跟队友交流之后,一位同修说“看来你在工作中一直很艰难”,另一位同修说,“说不定我们以后真的会以这种方式办节目”。

不过,我确实悟到了一点,就像我在梦中爬楼梯一样,我只有在修炼中不断的提高自己层次,才能救更多的人。此后,每当我面对拍摄缺乏正念时,我都会不断的发出一念:“这些明星是我必须救度的众生。”而当我正念足时,明星们就会出现如下反应。

“我希望自己去世后,从天上往下看时,可以问心无愧的说一句:我的一生很正直。”

“我人生中最大的毒就是嫉妒心。”

“想到百年之后什么也留不下,就感到很伤心。”

“开始相信神的存在”等等,仿佛他们的佛性已出。

而且有观众说“采访太让人感动了”,“我哭了”等等,在娱乐节目中是难得一见的反应。

尤其是2015年年末,在采访一位风靡中国的一线韩流明星时,我想救度他的心特别强烈,我都没有提问,他就开始讲述自己的宗教、信念,以及对待人生的心态。

为了布置摄像机,拍摄中断时,我说在中国,中共的政策禁止信神和宗教活动,问他是否知道,他露出了苦涩的表情,沉默的点头。我送给他一本书,并且讲述了中国国内压制人权的实际情况。这位明星十分感激,多次向我道谢。

这次采访让我对节目的方向和使命有了更加明确的认识,成为大的转折点。

4、符合师父对媒体提出的要求

随着经验的积累,对节目的要求变高,对每个队员的要求也就变高了。虽然节目的质量在不断改善,但是在销售方面却没有大的突破,各方面的经济负担很重。

师父此前在对媒体的讲法中,强调了经营上的突破、讲真相救度众生和恢复传统文化,并且说应该学习神韵。我认为如果不符合师父所提出的要求,做此节目就毫无意义,觉的应该重新建立基点。

去年夏天,应该去釜山拍摄电影节等,但是因为台风、电影节被抵制、萨德引发的中国限韩令等原因,邀请明星时困难重重。为邀请明星而赴韩的制片人也连续几个月未能邀请到明星,十分艰难。

我与这位制片人交流了我最近悟到的关于制作方面的心得体会,谈了重建基点的事情。我说,“哪怕我们一位明星都邀请不到,也不能忘记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本份,我们应该在加强个人修炼的同时,符合师父提出的要求。”

不管是否能够邀请到明星,我们团队比任何时候都努力讲真相。就这样,长期没能突破的销售方面开始出现成果,我们首次在采访明星时获得了企业的资金支持。

虽然规模不大,我们也邀请粉丝,以小型现场脱口秀的方式进行了采访,其实这与几年前我梦中的场景有些类似。

当时我决心抓紧时间修炼,尽快救度还未得救的无数众生。

5、必须在剩余的时间里救度更多的众生

2017年预计将发生很多事情。一个生命对大法的态度决定着他的未来,现在速度更快、更清晰了。

去年,神韵首尔演出被取消后,韩国经济和政治等主要领域出现了各种危机和灾难。韩国总统今年被弹劾下台,弹劾判决当天,我们报道了判决的情况,当时我有一种历史大审判已然开始的感觉。为了在最后的大审判开始时不后悔,我下决心更加精進、赶快完成使命。

那么,今后我要做什么呢?我一边静静的打坐,一边在内心询问师父:“师父,我下一步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呢?”此时,我脑子里不断出现神韵演出的画面。几天后,我梦到很多年轻人被吸入黑暗之中,他们叫喊着救命。

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我一出生的时候,很多的神就跟着下来了。从那之后年年都有,神就一直在往下下。等到我传法的时候,那个神来的就象雪花一样下来。就那么多。我一算这个年龄啊,从我传法到现在,二十五岁左右这些年轻人,真的还有很多人没有得救,都是神来的,他们下到地上来,散布在全世界各地”。

我们这个节目的主要观众群是世界各地的年轻人。我再次觉的,如果我们救度的明星对我们的媒体、对神韵、对大法抱着积极的态度,那么跟随他们的无数众生也可以了解到我们的媒体、了解真相、了解大法。我相信这一天不久就会到来。

要做的事情还非常多,今后依旧会做好三件事,凡事向内找,修自己,完成使命。

以上是我个人的认识,不足之处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二零一七年纽约法会发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