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逸与毁灭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日】随着时间的延续,修炼大法的队伍中,有能跟上正法進程的,也就有跟不上的,溜号的、懈怠的、掉队的、逃跑的,都会有,这也是正常的。因为时间就是检验,时间可以成就人,也可以淘汰人。

可惜的是,有的人在高压与暴力下,坚定的修炼大法,走过来了,却在环境宽松时期,止步不前、背道而驰了。他们离大法修炼渐行渐远,也就离天国的家园越远,离自己的誓约越远,离师父的导航越远,离神位越远。在神的眼里看,如果长此下去,回天几乎无望了。因此,警惕安逸心毁灭修炼人,也是每个大法修炼人必须要重视的问题。

在世间的表现是,有的同修当年去北京证实大法时,能看见车窗外神佛相随,现在已成为了儿孙的专职保姆,买菜、做饭、看孩子是每日三件事,身体不好。有的曾经手不释卷的学法,现在热衷于徒步、养花、旅游了。有的曾经坚持起早贪黑的炼功,现在学法困,炼功睡,早睡晚起,满头白发了。有的曾经天天组织大家炼功,后来自己不学不炼了,眼睛快失明了。

在宇宙正法的关键时刻,在众生危亡的非常时期,正法弟子因为自身的不精進,有的失去了肉体,也永远失去了与师父一同正法、一起回家的机会。有的不修了,他的天国也无法在正法中更新。这些人对自己的作为都能振振有词的自圆其说,得符合常人状态啊,不能绷太紧啊,佛是为富的啊。

而实质上,不精進就是毁神,毁众生、毁世界。

一、为什么放松

目标不清晰,前行动力小。“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师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多数是被此心带动而毁掉的。”[1]大法弟子一个人没修好,毁的是一个世界,一方众生。只有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才能知道做什么,才能做好什么。所以千万要清楚一毁皆毁,一荣皆荣的责任啊。

将信将疑,渐行渐远。修炼的截止日期是哪天,修炼的结果能成佛吗?这些都是未知数。因为摸不着、看不见修炼成绩,有人就将信将疑、半信半疑,不信不修了。其实越不学,就越不理解、跟不上正法進程,怎么能信呢?很多同修横下一条心,信下去,修下去,坚持二十年不怀疑、不回头、不放弃,自己感受到佛法的洪恩,再怎么撵,他也不会走了,因为他由衷的信了。修炼以信为起点,用信去检验,以信为终点。不断的否定、排斥、清理怀疑的观念,因为猜忌、不信、不想修也是安逸心作祟,转变将信将疑为坚信不疑,才能修下去。

态度不严肃,要求不严格。人是越吃越馋、越睡越懒,越舒服越想舒服的。“可是越宽松压力就减小了,减小了压力就容易产生一种安逸心哪,想舒适一点啊,想放松一点啊,想缓解缓解。实际上大法弟子的生活已经和修炼一环扣一环的紧紧的溶在一起了,大家对自己的放松,实际上就是对修炼的放松。”[2]修炼人的态度、举止、言行都要严格要求自己,一放松就混同于常人了,长期下去也就不是修炼人了。要牢记“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呀!否则不是我弟子。”[3]

二、安逸与毁灭

色欲是死关,安逸毁灭人。唐朝的辩机和尚,少怀高蹈之节,气宇不凡,十五岁出家。在玄奘法师的译经助手中,他高才博识、译业丰富,因助玄奘撰《大唐西域记》曾名噪一时。有记载,后来他因为私藏高阳公主赠送的皇家御枕而败露,唐太宗怀疑高阳公主与和尚不轨,震怒下旨赐死辩机,辩机被腰斩于市。

玄奘曾经寄予厚望的衣钵传人,因为情色毁于一旦,这个教训在警示万古:色是头上一把刀啊。辩机私藏御枕被腰斩,而现在有人仍然在男女关系上屡犯不断,该当何罪,何去何从,好自为之吧。

对于修道人来说,学识、能力、功德都没有守戒重要,守戒是第一要务,破戒就是自毁。修炼人也有人的一面,也有欲望,如果不抑制欲望,就可能被欲望操控,做出禽兽不如,伤天害理之事。

修炼人应该是常人的道德楷模,自己不正,谈何救度众生呢?犯色戒,在古代是有可能被处以极刑的。能不能在欲海里心如净莲,也是对每个修炼者的终极考验。“大法弟子啊,色欲是修炼人的死关我早就讲过了,被常人的这个情带动的太凶、太厉害啦。连这点事情都不能自拔,看来旧势力当初把这样的安排到大陆的监狱里才能改,是不是?在那样严酷环境下看你还咋样。是不是太安逸了才这样的?那些不去此心而找借口的都是在自欺欺人,我没有给你做过什么特别的安排。”[4]

骄傲懈怠,半途而废。我们都读过《龟兔赛跑》的童话故事,兔子和乌龟同时起跑,兔子嘲笑乌龟爬的太慢了,就自以为睡一觉后照样能追赶上,也会轻松取胜。而当它醒来时,比赛已经结束了,一切都为时已晚。人在取得一定成绩、在得到一些赞许、在宽松的环境下,骄傲、放纵、懒散等魔性会加倍的滋长。如果不遏制,继续膨胀,就面临危险。

有的同修在听闻演讲乱法后,就认为自己成佛了,也不用修了。从此不再学法、发正念与讲真相。这样的同修与《龟兔赛跑》中的兔子是否相似呢?

“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5]傲慢、侥幸、懒散、放纵等等都是不正,都可能导致自心生魔,出轨、脱轨、一毁到底。记住:修道最大的敌人从来不是外鬼,而永远是自己的心魔。

放松懒散,渐行渐远。有个同修在天安门打横幅堂堂正正,做真相资料毫无怕心。也是这个同修,后来成了专职保姆,放松了精進,再后来保健品、西药、中药吃上了,现在掉進药堆里了,张嘴闭嘴都是药。种地、看病、管孩子、玩手机、看电视这些日常琐事,分散着人的体力、精力,消磨着人的信念、意志,在人无察觉中,在不经意间,能轻而易举把神拖回到人。

曾经的她人心少、正念强、状态好,现在的她学法少,正念弱,病怏怏。她曾经梦到过金榜题名,自己的名字排在前列,那可能是她的果位。可惜的是,她松懈的状态已经十年了,一生能有几个十年呢?这样的同修在我们身边不是寥寥无几,而是比比皆是。我们有责任去唤醒他们,和他们一同学法、交流,与他们携手精進。还有的同修天寿已到,却不抓紧修炼,打游戏上瘾,几年后,肝腹水死了;有的一直忙于生意,得癌症去世了;有的脾气长期暴躁不改正,骂人不断,得绝症走了。

三、珍惜与精進

首先,要珍惜修炼机缘难得。师父多次讲过机缘难得的法理。一个人走進修炼,可能是自己在前世发了无数次的愿望,经过了无数世的敬奉,通过无数次的考验,才有机会促成今世的得大法。跟着我们一起下世的,有护法更有邪魔。邪魔随时都在虎视眈眈,欲乘虚而入,想毁我们于瞬间。所以要时时想着机缘难得,要珍惜自己、珍惜时间、珍惜修炼。

其次,分清佛性与魔性。有的同修整天抱着书看,但是始终分不清佛性与魔性,搞不懂正念与人心,不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修的很稀里糊涂。其根本原因还是学法问题。“人的佛性是善,表现为慈悲,做事先考虑别人,能忍受痛苦。人的魔性是恶,表现为杀生、偷抢、自私、邪念、挑拨是非、煽动造谣,妒嫉、恶毒、发狂、懒惰、乱伦等等。”[6]法理写的清清楚楚,说的明明白白,希望同修能背下《佛性与魔性》的经文,对照法理修去魔性。

还有,坚定的抑制魔性。分清楚正邪了,接着就要清除魔性。要有杀伐决断的果敢,片甲不留的无情,不能拖泥带水。在想放松、想安逸的观念一露头时,就坚决清除——排斥它、否定它,不正的观念出现一个清除一个,渐渐的就会清除安逸心。师父说:“求什么你自己定,常人都有魔性和佛性,思想一不对头魔性就会起作用。”[7]如果我们不制服它,就等于认同魔性、接受魔性操纵,就会放松精進,随之而来的是身体差、矛盾多、信心失的不正确状态。

还有,要自觉自律。要在起心动念上下功夫。常常给自己定小目标、小计划。比如,一天必须保证三个小时的静心学法,不达标要及时补上。想上网的时候,问问自己——今天学法了吗?炼功了吗?没学法没炼功,不能休息、消遣。再比如,怨恨心出来了,多学学相关法理,再找些交流文章看,坚持每天清除怨恨心,直到彻底清除怨。做的不好时,要及时纠错,不能姑息迁就。如果每一关都严肃对待、每一天都严格要求,形成精進的习惯,就不会松懈了。

最后,主意识学法。同修都会说,我天天学啊,我能背下来了。那么,问问自己,炼功不长功的原因是什么?一毁到底因为什么?主意识得功的前提?老师教了,我们学了,不等于我们听懂了、入心了,掌握了。学法之后,并不清楚法理,其实就是主意识不清醒。如果主意识很清醒,那么主意识是会记住、听懂、理解师父的法理,也自然能归正思想与行为。学完法后,合上书,考考自己,这也是要求自己主意识清醒。有的人屡犯色戒、做传销迷途不返,也可能是主意识一直没得法,他们始终是人,掉下去也是迟早的事。

结语

在人成佛的路上,能坚持下来的人越来越少。病业过不去的走的,重情而放弃学佛的,为挣财而荒废修炼的,因为安逸而疏懒的,怕吃苦而不修的,在压力下妥协的,由于骄傲而自心生魔的。一批一批的人在被大浪淘沙中被淘汰出局,而自己往往浑然不知。

人在没有修成之前,随时可能半途而废、自心生魔、一毁到底,也可能成为谤佛毁法的魔子魔孙,还可能成为破坏道德的人中败类。

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一文中反复说“不能放松” [8]。可见师父对我们的期许,就是不忘初心,精進始终。

师父说:“人修起来难,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关过不去,或太强的常人的执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历史的教训太多了,掉下来时才知道后悔,可是晚了。”[9]

当整点的钟声响起,当大家集体炼功时,当众生沉迷不醒时,我们在做什么?只有从起心动念到一言一行,严格要求自己达到法的标准,才能走正路,不走偏、不出轨。

现在还有时间修炼,就还有机会弥补,还有机会悔改,还有机会精進。让我们一同珍惜这万古机缘,彻底清除安逸心、懈怠心,时刻把大法修炼摆在第一位,清醒与精進吧。请牢记师父说的:“我不希望一个学员掉下去,但我也绝不要不够格的弟子。”[10]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出家弟子的原则〉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与魔性〉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法定〉
[8]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9]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窃〉
[10]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