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微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日】人生都有老的时候,家家都有老人。每个家庭不同,对待老人的方法也不同,那么老人的身体变化也不一样。我就把护理老父亲过程和老父亲的变化与大家聊一聊。

我家住在长春,老父亲九十多岁住在外县。那是二零一四年五月十日,老父亲突然发高烧不省人事。当时家里只有七十多岁的继母,她马上通知儿女们,大家急速赶来将父亲送去医院。一番紧张的抢救之后,父亲有些苏醒。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他不停的喊、不停的敲打,全身痛苦难言、难忍,折腾的响动全病房的患者都无法休息。由于病房患者的反映,第二天父亲就被转到高间病房。等我赶到,大家都泪流满面,急的团团转。检查结果一出来,主任医生说:肾衰、肺部感染、前列腺增生、肺气肿、高血压、并有肺大泡,如果大声咳嗽都可能破裂,很危险。老人又是九十二岁的高龄,你们要做好思想准备。主任医生还说他母亲也是这个症状,也是不停折腾,也是九十多岁,他给自己的母亲打了镇静的针,他母亲就再没醒过来。“所以,” 医生说,“我们医院无能为力,你们转院吧,老人随时都有危险。”

医院怕承担责任。家人都懵了:怎么办?病情这么重,省城大医院一百多里路,老人受不了这么颠簸。小弟正在石家庄司法部门三级警监受衔仪式。我们告诉主任医生:现在不能转院,要等全家人到齐才做决定,小弟外出回不来。医生说:让他赶快回来,病不等人啊。老父亲一直叫着他儿子的名字,姐弟们也怕小弟见不到老父亲面。后来我们也不管他什么受不受衔了,催小弟马上回来。

我们原本兄妹七人,大哥已过世,我们姐弟六人,轮流护理老父亲。可老人头脑不清醒,烦躁不安,不停的动,不停的起身,不停的要下地走,用床栏杆也拦不住。有一次,我上趟卫生间,他就走了,又走不稳。我们大家都很疲劳,一个班最少得两个人,轮不过来,晚辈也上来了。

这时我与二妹一同让老父亲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也同他一起念,家人也念。念着、念着、慢慢的老人安稳多了,不那么烦躁了。念着念着,就能睡着觉了,能坐下来休息一会了。并对我们说:“你们也休息一会吧,都是我把你们闹的,嗨!”

这样又念了几天,老人清醒了许多。开始时不能吃东西,儿女都不认识了。渐渐认识人了,清醒了,也吃饭了。我们告诉父亲:只有大法能救你,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你。你求李老师救你吧!老人听明白了,就喊出声来,“李老师救我!”一直念三天,父亲状态好多了。有一天他肯定的说:“我死不了了。”全家人都亲眼看到老人家的变化,看到了大法神奇和超常,大家又高兴又感激,不炼功的弟妹们都感受到大法的伟大和大法师父的无量慈悲。

父亲好一些了,准备出院时又遇到了麻烦,我们的继母说她也七十七岁了,身体也不太好,照顾不了父亲了。这样,老父亲怀着复杂无奈的心情离开了一起生活十二年的老伴,在风烛残年中独身出来了。他身体的病好了,心病重了。去哪里?去儿女家?虽然老人有六个儿女,可各有困难,真要把老人接到家,都各有难处,办不到。养老院?儿女们都不放心,怕遭罪。

面对满脸无助的父亲,我想:我是炼法轮功的,不能让老人再增加痛苦,也不能让大家再为难,让弟妹们都把心放下,就由我来照顾父亲吧。其实我是最不合适照顾老人的,因为我是姐妹中岁数最大一个,已七十岁了,也已是应该儿女照顾的年岁了。但我觉的我又是最合适的人,因为我修炼法轮功,修的是真、善、忍,就是要为别人着想。通过修炼我的身体非常健康,心情非常乐观。弟妹们都为难,所以我就觉的我是最能行的。我也知道我将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困难,但我能尽我的能力照顾好老父亲,所以我说我来照顾老父亲。弟妹们都笑了,高兴了,大家也都相信我能照顾好老人。这样为了照顾父亲,我从长春来到外县,与父亲租房住,照顾他。

接下来就是怎么样把老人照顾好,尽快恢复体质。父亲是带着导尿管出院的,医生还说:由于肾功能问题,可能终身携带导尿管。这还存在感染问题。当时已到六月份,天气热起来了。大家都发愁,这么多种病,这么大年龄,身体这么弱,睡眠又不好,一夜睡不了二、三个小时,父亲整夜的哼哼,这样下去不行。我向大家讲:我炼法轮功身体奇迹般的变化,各种病都好了,这是你们都看到的,只要修炼法轮功,身体就会好起来的。我要让老人学法炼功,他就会有变化。

老人开始炼功了。炼动功站不住,就炼一会儿,歇一会儿。胳膊举不动,我用手托着他的胳膊。打坐还好些,也坐不稳,我就靠着他身体,就这么天天炼。我读法时,让他听,他听不清,我就大声读。父亲天天学法,天天炼功,从不间断,身体变化很大,渐渐的能坐稳了,能站住了,吃饭香了,饭量加大了,尤其是睡觉好多了。父亲出院时,医生说要终身携带的导尿管,结果父亲在出院不到二十天,导尿管就拔下来了,一切正常,也没感染,小便也正常,慢慢的能自理了。老人的前后变化,让我们身边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要让老人身体健康、心情舒畅,还要细心照顾、耐心体谅。古人有句话说:老小孩,老小孩,没亲身体会还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不是说一说就行的。父亲上厕所小便,里一半,外一半,也不冲水,我就笑着冲水和擦洗地面。大便都带到卧室里来过,他说不是他弄的,我就静静的擦洗。老人有个爱哼哼的习惯,没大问题时,也哼哼,如果身体不舒服就更严重。有时我正睡觉就被喊醒了,我就过去问父亲:你吃点东西能好些吧?口渴吗?你需要什么?等父亲平静了,我就很难入睡了,这时我就想:正好多炼功。每天要给父亲刷牙(他是假牙),头几次还真挺难刷,拿到手里就呕,但我心想:我行,没问题,我不怕,时间长了就习惯了。洗头、洗脚、洗澡,夏天每天都要擦洗。刮胡须、剪手指甲、剪脚趾甲等,衣物被褥更要清洁。每天要给老人做他爱吃的饭菜,买老人喜欢吃的水果,让老人高兴,跟他唠家常嗑,父亲总爱跟着我,真象个老小孩儿。为了他高兴,我经常用轮椅推他出去遛弯。有一次,我把他推到一个大超市,他惊讶的说: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超市,他笑着看着那些他喜爱的商品,是那样的开心!红润的脸上,不见了风烛残年的凄苦,有的是天伦之乐的安享。他儿女不管谁来,他都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他是托了大法的福了,咱家人都有福了。他的第五代玄孙都一岁多了。

现在老父亲九十四岁了,身体可好了。几十年的皮肤瘙痒症全好了,特别头上一块一块的又厚又硬疤痕全好了。高血压的病也有十多年了,现在血压全正常,肾也没问题了,心脏也正常,面色也红润了,也有活力了。

前几天,老父亲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有个声音告诉他:“你能听的见,你能大步流星的走路。”父亲说是神佛告诉他的。现在老父亲听力真的比以前好多了,走路也利落多了。真神哪!真是有灵哪!这都是修炼法轮功的福份哪!父亲是真的感谢法轮功师父呀!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