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法身到我家

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日】我今年七十八岁,妻子七十五岁,都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这里说说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故事。

绝处逢生

一九九七年六月一天,我突然瘫倒在公园,120车送医院,经抢救会说话了,但因脑血栓、第二、三颈椎和第五、七颈椎严重错位造成全身瘫痪、不能自理,医生发觉我已经没知觉、这样三、四天没给我用药,七天之内连续发出三次病危通知。我自己感到从腹部起像有铁板箍着一样并向上发展,直勒到锁骨之处,心想一勒到脖子就完了。

就在这绝望之际,我妹妹给我拿来《转法轮》一书,妻子给我念了几页,我立刻感觉到心出一念并大声说:“我好了一定学、炼法轮功。”就这一念使我勒到锁骨处的感觉往下退了,不知不觉恢复正常了。看书的第二天我就能坐起来,很快能自理了。我绝处逢生了。但是因为悟性差,又住一个多月才出院。

炼功和吃药

回家不久,我就开始按照《大圆满法》,由妻子扶着靠着床边自学炼功了,虽然动作还不太标准呢,可这一炼不要紧,胳膊随着运动全身立刻开始发热,原来不通的地方一股股热流在冲过,舒服极了,直到热的汗流浃背内衣都湿透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管我了。我身体一天天的在好转。

但我悟性差,仍边炼功边吃药,直到有一天忘了吃药却感觉很好,再吃药却很难受,我才悟到修炼人没有病不必吃药的法理。从此我就再没吃药,身体却恢复很快,我能到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了。

调整颈椎

一九九七年冬天,我到妹妹家看望有病的父亲,刚一進屋,父亲就要解手,我搀扶着他刚進卫生间,父亲突然双手使劲将我颈椎夹住,我立刻听到颈椎嘎吧嘎吧连响数声,同时汗流浃背,满脸淌汗。就连医院专家都没敢动我的这个颈椎,经父亲这一夹变的轻松了。

当天晚饭后我乘车回家,当时车上只有二、三个人,我靠后门前排坐着。中途有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上车,一上车就右手立掌快速向我冲来,在我没防备的情况下照我前额猛推一掌,只听“嘎吧”一响,我立刻疼得浑身冒汗,她却就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在我前排坐下了。过后我感觉到颈椎很轻松。我知道这是师父用这两种方法巧妙和神奇的给我调整了颈椎。

净化身体

一九九七年冬季某一天傍晚,我突然肚子疼,就开始拉稀,一阵紧似一阵,由半小时、十几分钟到二、三分钟一次,而且拉的都是紫血块,直到四点不但继续拉血,肚子疼痛难忍,又有要吐的感觉,这时我实在受不了,就开始求师父: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净化呢,但弟子实在受不了了,请师父慢慢给我净化吧。就这样,肚子立即不疼了,也不拉了,一切恢复正常,半小时后我到公园炼功点炼功了。

烫而不伤

有一次,我把烧红的炉盖用火钩钩放到地上,回来就忘了,直接用手抓炉盖,只听嘶拉一声,冒一股白烟,我立刻把炉盖扔到地上,妻子问怎么了?我说:“烫了一下,有师父看着呢,没事。”就这一念,疼痛的手指不疼了,烧焦的手指完好如初,就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我知道这是师父为我承受了。我再次谢谢师父。

我是个烟酒成癖的人,平时烟是一根接一根的抽,每天至少二、三包。酒是每天必喝,一斤酒是醉不了的,尤其是聚会时喝的更凶。我也曾多次要戒烟、酒,真是很难,始终没做到。直到我开始学法了,在《转法轮》书上学到师父讲的戒烟酒的这段法后,我就神奇的彻底把烟酒戒掉了。亲朋用茅台、五粮液、中华烟多好的烟酒都没动了我的心。在各种聚会场合下有多强烈的烟酒味我都闻不到,师父都在看护和保护着我,如今已二十年了再也没动过烟酒。在此谢谢师父。

去吃肉的执著

学了《转法轮》里有关吃肉的讲法后,我们夫妻都开始有反应不能吃肉了。我对肉并不太执著,这一关很快就过去了,恢复了正常。可妻子还能吃,突然有一天,妻子吃完肉就感觉肚子疼,不吃就不疼,吃了就疼。几次反复后,妻子也突然明白了,这不正和师父讲的法一样吗?于是就放下吃肉的执著不吃了,以后吃不吃都无所谓了,就这样也过了这一关。

对吃的问题上还不只是肉,还有我几十年来偏爱面条,偏爱也是执著。为了去我这个心,突然一天我就不能吃面条了,不用说吃,只要听到面条这两个字就浑身难受,直到很长时间才把这个执著心去掉。

师父法身到我家

一天午后,我正在学法,突然看见师父在我外屋门口站着,我立即迎出来,请师父進屋,师父的法身瞅瞅我没吱声,回头就走了。这时我想起《转法轮》中师父法身到同修家的那段法,我和妻子立即清理房间,结果吓一跳,竟找出各种气功书和气功杂志和毛魔头的各种著作,多达两大箱子,分两天才全烧完。

这是师父督促我净化了我的空间场。

小考

我对修炼人没病、不用吃药的认识还是比较清楚的。但修炼是严肃的,师父给我安排一次小考。有一天,我想到户外活动,刚走到胡同口,遇一卖小吃的,一邻居对我说:你买点花生米吧,治烧心特好使。我回答:我不烧心没病。就走了。又有一人劝我:买点吧,可好使了。我没买就回家了。刚走到半路,突然开始烧心,难受极了,勉强回到家。妻子问我怎么了?我说特别烧心。妻子立即说:“咱家有生花生米,治烧心可好使了。”我拦住她的话说:“修炼人没病,怎么能吃药呢!”妻子也明白了这一点,这时我就恢复正常了。我对妻子说:花生米虽是食物,看是怎么用,用于治烧心就是药物治病了。一念之差后果就不一样,还有许多其它食品也是如此。我意识到这次小考过关了。

因篇幅关系,还有许多在修炼中师父看护我成长的修炼故事不能一次道来:如遇汽车、火车夺命而有惊无险等故事。我写此文章的目地是忆师恩、颂师恩,激励自己坚定修炼的决心,做好三件事救众生,助师世间行,跟师父回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