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不忘修己 在电视台体悟“知难而進”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目前在新唐人亚太台新闻部工作。很多人说,在新闻部每天就像打仗一样,为了新闻时效与播出顺利,争分夺秒、绷紧神经,片刻不容闪失。

我常人工作是写程式,二零零六年亚太台刚成立时,我被找来担任新闻导播,随后也在边学边做中,参与编辑台工作。我深感媒体对讲真相的重要,但媒体中缺人却很严重。二零一四年初,我毅然决定离开了常人公司,成为新唐人的全职员工。

一、把握历史关头 发挥媒体影响力

二零一四年初,亚太台在整体营运上有了全新规划,各部门从新整队、士气高昂。三月起,新闻直播从每晚一档,增加为早、午、晚三档,回想这一切,都是有序的安排,因为就在短短几天后,台湾爆发了轰动国际的“三一八太阳花学运”事件,我们正好能提供观众更即时的资讯。这次报导,新唐人直指核心,这次学运的本质,就是透过学生,全面曝光中共统战、渗透台湾的伎俩,我们提供了世人检视中共邪党的大好机会。

新闻部不管清晨半夜,有突发事件就得立刻应变。因为在这儿,决不会等我们说,修炼状态调整好才去应战。播出永远第一位,大家都是无条件配合,就算有情绪、矛盾,也要立刻放下。

由于人力少,“学运”一个月内记者几乎全天待命,除了拍摄立法院外双方攻防,立法院内也有一位记者驻守,几个礼拜都夜宿在里面,与学生朝夕相处、一同進退。每个新闻事件就是我们接触众生、传递真相的机会,新唐人、大纪元的知名度,从那之后,也在年轻族群中渐渐传开!

几年来我们打过大大小小的战役,足迹遍及全台。现在在台湾打开电视机,几乎各频道的重要新闻画面,都能看到新唐人的蓝色麦克风。由于我们新闻力求清新深度,很多人看过一段时间后,说:“我看你们家新闻已经上瘾了,现在转到别台,都看不下去!”

几年前,我采访完正要离开时,一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走了来,惊喜的指着我的麦克风说:“台湾也有新唐人啊!我还以为只有美国有呢。”他眉开眼笑,像遇到知己一般,滔滔不绝的跟我说:他在中国经商,一年多来,每天一定翻墙看新唐人,还说:新唐人说的都是对的,在中国做生意,不看新唐人根本就是找死!还主动提到对法轮功的同情,痛斥中共活摘器官的残忍。

随着新闻时段与节目持续扩充,以及各部门通力合作,营运逐渐好转,但工作量也大幅增加。新闻部每天最紧张的时段就是开播前,因为新闻采访完,还要写稿、审稿、配音、剪接、上传、排播等流程,哪个环节出错或不够快,都无法顺利播出。我虽然忙碌,内心却很充实,因为当初选择全职投入,就是希望每天最大的心力都能用在证实法上。

那时我是轮值主编兼采访,常从早上八点多忙到半夜一、二点才能离开,一天工作超过十五个小时已经是常态。放眼望去,在新闻部大家都是夜以继日,也见怪不怪。尤其总监、总编承担的就更多了,当年光表定工作时间,一天就超过十七、十八小时,很多时候,总监忙到一天只睡二个小时。

二、修好自己 冲破疲劳的枷锁

然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忙碌疲惫,修炼不知不觉就已落下,连休假也只想睡觉放松。同时社会上五光十色的引诱,都在牵动着心魂,把人往下拖。不记的有多久没有自发学法炼功,连晚上仅有的几十分钟集体学法炼功时段,都不一定有空。

随着修炼跟不上,以及身体积累的疲劳,烦躁愤怒等负面情绪也容易上来;尤其在紧张压力下、强烈冲击中,别人的口气、自己对人的方式,都在急躁、委屈、不耐中暴露出来,渐渐在协调上心生倦怠。后来觉的领导也看不上自己了,自己待在这也不愉快;有时看到别的部门可以去学法交流、过年有年假、假日有假、还有台风假,而新闻部却总是不停忙碌,连补假都没有,心里就越发不平衡。知道要向内找,但没有坚实修炼基础支撑,明知有问题,却改变不了。

到了二零一五年底,一次不经意脱口而出:“不如离开新闻部吧,找个相对简单的项目,又能学法炼功,何乐不为?”没想到话一出口,就如洪水溃堤般不断盘踞脑海,自己只能不断与这坏思想拉扯。自己知道,如果一走了之,新闻部人力不足情况,只会雪上加霜;当初义无反顾,克服各种困难才進来的努力,也将付之一炬。

在忙碌与强忍中度过一天又一天,直到二零一六年五月,我前往纽约参加法会。在飞机上我拿起《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就象你们一样,能够来到这里,承担这么重的使命、责任,你们不知道这个环境会变的什么样吗?救人?说不定自己都会毁在里头。可是你们来了,他们也是一样,他们来了。”[1]

看到这里,顿时百感交集,师父要我们不断精進,救下这些对大法寄托希望而下世的人。可那时,我真感到在世间修炼太险恶、太可怕,我就要毁在里头了,虽然还有救人的愿望,但早已身心俱疲、力不从心!

在法会上,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下,我似乎找回了自己。只见师父在转身离去前,殷切的告诫弟子们:“每一次法会以后,我都想听到看到你们法会以后做的更好的消息。”[2]当下我下定决心,回台湾一定要力图振作。

法会回来后,记的师父在法会上说:“你讲出的话是有能量的,能消除他的偏见、执着,能起到这样的作用,能抑制住他当时思想中不好的那些个捣乱的东西,你才能把他救了”“修好的那部份已经隔开了,先天推到位的功得加上你在法中的正念才会起作用,不学法、离开法就指挥不动,因为那是法的力量。”[2]

我意识到,修炼人的“能量”加上“法中的正念”,两者缺一不可,这是能否救下人的关键。但以我这时的状态,不但没有正念、更没有能量,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只有先修好自己、先救了自己才行。我和另一位主编此时都出现类似的消沉,我们终于想出一种方式,以增加每月上班天数,减少每天工时,在不影响整体新闻产量的前提下,主管也欣然同意。

七月中开始轮班后,我抓紧安排所有时间,加强学法炼功,因为几年来没有好好炼功,身体一塌糊涂,双盘连腿都拉不上来。除了每天保证五套功法外,再延长炼功时间。由于前段时间被干扰太厉害,拿起大法书,一下烦躁,一下又想起常人事,放下书又去干别的了;炼功也耐不住性子,十分钟动功都感到漫长;发正念杂念很多,觉的自己很渺小,能不发就不发。

然而,从开始长时间抱轮后,手虽然很酸,但感到很多不好的物质、思想业,大量往下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第一个月抱轮过程中,思想中时刻都在交战,过去几年没过好的心性关,一个个又从新冒出来,有时气到不想抱轮,还是告诉自己:要坚持过去!在一遍遍向内找中看到问题,最后才能完全放下。修炼中每一步,都要扎实过关才算数。

第二个月开始,炼功中的闹心就没那么猛了,身体各种疼痛也神奇的好了;随着学法越入心、领悟的法理越多,也就更珍惜学法的时间。我体会到,如果不能坚持每天静心学法、踏实炼功,久而久之接触常人社会的污染因素会越积越多,这样也容易受到各种干扰或病业迫害。

往后炼下去的几个月,原来刚强急躁的情绪,渐渐变的舒缓祥和;当自己神情清朗、心胸宽广时,与大家相处,也感到一片光明。

为了归正自己、重拾正念,接下来我非常注意每次发正念的状态,并当成是一个“加强主意识,分辨外来干扰”的过程。透过同修几次提醒,我明白“胡思乱想”常有来自另外空间的干扰,而“犯困”与其说是想睡,更像被催眠!原本精神很好,但过程中瞬间恍惚,有时像被带入梦中、有时像被话题带动,就像迷魂药在起作用。在不断加强主意识,一次次识破它后,干扰越来越小,手上能量也越来越强。

有一次,帮病业同修发正念,我念力集中强大,感觉到“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唯我独尊的气势”[3]。五分钟立掌完,就觉的清空了。发完正念,他开心的说:“刚刚突然觉的很热,现在几乎都好了!”发正念能在表面空间,这么快看到效果,是几年前的我不敢想象的!

三、浊世炼金身 红尘救众生

常人媒体充斥着膻腥色以及反传统,这让我以前不愿接触。然而在修炼上以及同修的交流中明白,我们救人不能怕脏,我们是众生的希望。在浊世中我们有大法的指导,在社会关注的议题中,我们找到正见。我们只能努力纯净自己,让世人在诡谲的世局中,也能看到一盏明灯,在回归传统的做法上,迎向创世主安排的上天之路。

师父说:“大法弟子是有责任的,无论怎样都得完成你来世的誓愿,这是你当初用神的生命做保证才成为今天这宇宙最伟大的生命——大法弟子的。”[4]

这些年,我看到一些想進新唐人全职,却迟迟踏不出那一步的人;我也看到了一些全职多年,最终却选择离开的人。我知道现在这里薪水少工作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现实、也都有自己选择的路。

可每当我想起他们时,内心仍会泛着些许的遗憾:“我们可是彼此许过承诺,要在新唐人携手走到最后一步的伙伴啊!物质上我们虽然贫乏,但我们其实是最富有的人!”

我们放下常人中较高的薪资与机会,却换得全身心投入救人的机缘。能進新唐人是我们的偏得,也让众神羡慕万分!我扪心自问,如果看到别人陆续离开,我的心是否会跟着放弃?如果真有一天,只剩下我一人,我是否还能尽我所能,以最大慈悲救度众生?

好在今天我并不孤单,还有很多同修跟我一起并肩而行。多少年的青春、多少年的血泪,在资金人力严重不足下,为了每天新闻准时播出,他们冲锋在最前线:在灾难现场扛着摄影机……在强烈台风中,穿着雨衣,做现场连线。挺着九个月身孕的总编,直到生产当天早上,依然健步如飞,明确果断的穿梭协调;忍着生理期剧痛的女主播,在没有人力替换下,躺在摄影棚的地上,擦干眼泪,硬撑着坐起来,播完一则又一则的新闻。

记的二零一四年我刚加入全职时,另一位主编跟我说:“感谢你的加入,帮我分担了工作。”因为先前全职主编只有他一人,几年来,他无法请一天假。我当下听了, 连忙跟他说:“不,是我来晚了!长期以来,就是靠你们的坚持,才走过这段艰辛的过程,也才能有今天的新唐人!”

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心愿,我们希望能挺过这最艰难的时期;我们希望新唐人成为全球最大的电视台;我们希望新唐人的能量,能放射到全球每一个角落。我们相信:这一天,不会太远!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欧洲法会〉

(二零一七法轮大法台湾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