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演员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十四岁被一剧团选中,著名戏剧大师收我为徒,后来我成为这一门派的唯一传人。在舞台上唱了一辈子戏,唱遍大江南北。那时中央最大的领导人都听过我的戏,那时舞台生涯十分荣耀。

我今年七十八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变得无病一身轻,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令我折服。修炼大法后回头一看以前的人生经历,如过眼烟云而已。助师正法,兑现誓约,救度众生,在这片蓝天下才是我展现辉煌的大舞台。

修炼二十多年,今天把面对面讲真相的部分内容向师父汇报以及和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走出家门救人,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

《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师父讲:“其党现在不但行了恶,而且罪不可赦,性质不同了,自然也就祸及了中共的党徒。人不退出,那就是它的一份子、一个粒子、它组成的一部份,也就成了众神消除的目标。”[1]贵州藏字石显现六个天然大字“中国共产党亡”,老天爷已判了邪党的死刑。十几年来我走出家门,面对面讲真相救世人。风风雨雨,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有想绑架我的,有要举报的,有谩骂的,还有想打我的,有嘲笑讽刺的,有拿我当乞丐轰赶的,还有耍流氓的,但是无论碰到什么情况,都没动摇我助师救人的心。

一次我正在楼门口发资料,楼道里出来个人说“我盯了好长时间了,可把你抓住了。”我被他押到居委会。居委会给派出所打电话把我押到派出所。从早上八点关到晚上九点多,我一直在给看押我的人讲真相,气势直接压倒他们,我心里笑了,大法弟子才是主角。后来拘我十五天送看守所,号里有十几个刑事犯,向他们讲真相,其中有几个为他们退了团队。我请求师父加持我,我做的是最正的,没犯罪,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得快出去救人。每天我依然坚持打坐炼功,让我念监规我也不念,一切不配合,四天后就把我放了。正如师父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

回到家我查找自己的漏,学法不深入,发正念倒掌,做事显示心等等一大堆人心。我调整自己多学法,向内找自己,在同修帮助下,我又重返救人的第一线。

讲真相过程中,遇到有好多人想要大法书,也有要学功的,有要《九评》的,有要光盘的或其它大法资料的。我都想办法满足他们,多数是三退后感谢我的,我说要谢就谢谢李洪志大师,是师父叫我们救人的。

一次遇到三个中年男人,开始对我很凶,说打110举报,我没害怕,发正念,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说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是修佛,是教人做好人的,你们看的那个“天安门自焚”是江泽民一伙自编自导的造假新闻,我们炼法轮功讲真、善、忍,怎么会去杀人放火呀,说着几个人都蔫了,转身都走了。

十多年中我走遍市里的大街小巷,每天劝退十多人,没特殊情况从不懈怠。逐渐的我把怕心磨没了,师父说:“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3]

诉江一开始,我就向两高邮寄了自己的诉状,没有怕意。一同修被绑架,我立即找来她家钥匙,与另一同修把她家电脑、打印机、书、资料一趟一趟搬到我家,并将资料在讲真相救人中发出去。有时我想姜子牙又老又没本事,但是元始天尊让他封神。我也又老又没本事,但是我有一颗时时刻刻想着救人的心。

二、闯病业关时仍想着救人

身边几个老年同修病业关难闯,上了医院,结果一个也没治好,都陆续离世了。二零一五年五月,我也面临此关。

开始只是身体不适,没当回事,接着头晕呕吐甚至晕的站不起来了,我大喊“师父救我”,儿子吓的打120叫救护车。我说“我有师父管,我不去。”

第二天,病业恶化。我不吃不喝,眼嘴歪斜,半个身子动不了。家人闻讯都来了,大家都说“快上医院、快上医院,再不上医院就没命了!”虽然我像快死了的样子,神智却很清醒,师父的法打来:“一个神仙怎么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么能看了神的病呢?”[4]我用微弱的声音重复着“你们别管,我有师父管,没事,没事”。

第三天,更严重了,整个脸大变形,没人样了。亲朋好友听说我病危都急坏了,有的说不能让老娘就这样走了,还有的喊不能见死不救,还有的建议儿子把我捆起来送到医院。大儿子不忍心捆,只是急的不知所措。这时师父的话又打进脑子:“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4]我心里跟师父说,“常人想把我交医院不行,我要把自己交给您,我要跟师父回家,还有很多众生等着我去救呢!”无论屋里人们怎么闹,我就重复一句话,“谁也别管,我有师父管。”

四、五天后,我能动一动我就炼功。到了五月十三日,我和同修说,我十几天没救人了,今天是师父生日,我要向师父献大礼,就是救人。于是同修扶着我发了几份大法真相资料,一个多月后眼嘴基本正过来了,我能晃晃悠悠自己走路,就开始自己到小组学法,又开始做救人的事了。

大儿子害怕邪恶的迫害,一直反对我炼法轮功,通过这次眼看就死的妈却没就医,不用药,这么快就恢复正常了,他见证了大法的超常神奇,从此再也不反对我做三件事了。现在还经常到点没事叮嘱我多发正念。

三、克服困难、兑现誓约、救另一方人

家里在郊区买了新楼房,我和小儿子搬这里来,但这地广人稀,交通不便。对讲真相十分不利,转念又一想,我修炼的路是师父安排的,到这里来也不是偶然的。十几年是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我走遍了近半个城市,现在搬到这里来,是不是让我救这一方众生啊?可这很少见到人,咋救啊?

师父讲:“每个人都得主动的去发挥自己的作用,去找事情做,找你要救的人去救”[5]农村不是有集吗?五天一个集,人流集中在集市,于是我把农村各地赶集的日期规律查清楚,发现几乎每天都有集。那就赶集救人,有的集离家近,有的就远,有很远很远的,有通车,有不通车的。两头还得走很远的路,这对我这个近八十岁的老太太可是个大难题。可一想师父讲:“大法弟子传真相 那是神在开天门”[6],我肩负着开天门的使命,这点困难算什么,现在就是赶集救人。每个集上能发五、六十份资料,能劝退十五、六人左右。两年多过去了,那里有很多人变得很熟,有见我来了,主动打招呼,有向我点头微笑,有悄悄告诉我小心点,有便衣,要注意安全。我向他们表示感谢!

最近,我一度两腿很疼,两胳膊也痛,双眼蒙蒙的花的厉害。一般人这种状况就出不了门了。而我还是坚持每周有一天到很远的地方取资料。照样还去赶集,一进入那个救人状态,什么腿疼眼花全忘了,照样发放几十份资料,劝退十几人,满载而归。其实是师父加持弟子都给铺垫好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间转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高歌一曲唤世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