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二)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
第二章 红魔阴谋 毁灭人类(上)

目 录

1. 不为人知的马克思──信仰邪教
2. 邪灵毁灭人类的路线图
第一步:在欧洲发端
第二步:在苏俄试验
第三步:在中国生根
第四步:美苏对峙 中共关起门来剿灭传统文化
第五步:苏联解体 中共上位
第六步:经济暴发 道德崩溃
第七步:中共用经济捆绑“全世界的道德”

* * * * *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 《共产党宣言》以“幽灵”做开场白,绝非马克思一时的心血来潮。这个幽灵是在另外空间中由“恨”和宇宙低层各种败物构成的邪灵。它原本是一条蛇,到了表层空间的体现形式则是一条红龙。它与仇视正神、正义的撒旦为伍。这个邪灵的目的就是要毁灭人类,在神归来挽救众生的最后关头,让人不信神,让人的道德败坏到已经听不懂神的教诲而最终被淘汰,元神被永远销毁。

人们也许认为共产主义就像其它各种各样的主义一样,是一种人间的什么思潮,或者说是一种失败了的尝试。非也!共产主义不是思潮,也不是尝试,它不是人自己搞出来的什么东西。共产主义是魔鬼教义,是邪灵强加给人的、专门以祸害人间,毁灭人类为目的而来的。

如果说身在其中人们还看不出共产邪灵的诡计的话,如今我们回顾共产党的百年历史,就可以清楚地看出共产邪灵精心安排的毁灭人类的路线图。

马克思及其追随者就是这个邪灵选择来实施其阴谋的人间代表,在地球上搞起了共产邪教。我们就从马克思的邪教信仰和邪灵的路线图说起。

1.不为人知的马克思──信仰邪教

中国人最熟悉的西方人中,马克思当然要算一个。不过我们对马克思本人到底了解多少呢?其实很少。

马克思出生于一个富裕的犹太家庭。在他六岁那年,他父亲放弃了犹太教而转信基督教,马克思也在同一个教堂受洗成为基督徒。他曾在作文里热情洋溢地赞美上帝,但是后来神秘的事情发生了。马克思突然对上帝产生了不可思议的仇恨,一个完全不同的马克思出现了。

西方的马克思研究者发现,马克思的转变是因为受到撒旦信徒的影响,也成了撒旦崇拜者。撒旦就是魔鬼,这一点会让很多中国人感到震惊。我们不妨从马克思自己的作品来一探他的魔变过程和充满暴力和仇恨的内心世界。

马克思18岁时写了一个叫《Oulanem》的剧本,其中写道:“毁灭,毁灭……伴随着一声狂野的嘶吼,说出对全人类的诅咒……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同志!’……如果存在一种吞没一切的东西,我将跳进去,以毁灭这个世界。”

马克思心里那种莫名的仇恨、莫名的狂暴,让人不寒而栗。

在另一首诗《演奏者》(The Fiddler)中,马克思写道:“ 啊!我将黑血之剑,准确无误地插入你的灵魂……我从撒旦手中将它换来……我奏响浑厚、美妙的死亡进行曲。”在《苍白少女》(The Pale Maiden)中,马克思写道:“我已失去天堂……现已注定要下地狱。”

在《人之傲》(Human Pride)一诗中,马克思承认,他的目标并不是改善世界,而是要毁灭世界,并以此为乐。“带着轻蔑,我向世界挑战,在世界的脸上,到处投掷我的臂铠,这侏儒般的庞然大物倒下、抽泣、倾没,但它的倒塌仍不能熄灭我的喜悦。那时我将如神一般,穿越已成废墟的王国,凯旋而行。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火与业,我感觉与造物主平起平坐。”

马克思对世界的仇恨来自哪里?马克思在《绝望者的魔咒》(Invocation of One in Despair)中道出了一些端倪。

“在诅咒和命运的刑具中,一个灵攫取了我的所有;整个世界已被抛诸脑后,我剩下的只有恨仇。我将在上苍建起我的王座,寒冷与恐惧是其顶端,迷信的战栗是其基座,而其主人,就是那最黑暗的极度痛苦。”

马克思给他父亲的信中写道:“一个时代已然落幕,我的众圣之圣四分五裂,新的灵必须来进驻。” “一种真正的不安占据了我,我无法让这躁动的鬼魂平静下来,直到我和疼爱我的你在一起。”

马克思内心的变化当然引起了他父亲的焦虑。他在信中嘱咐儿子“只有你的心保持纯洁、有人性的跳动,不让魔鬼令你的心疏离美好的情感,只有这样,我才能快乐。”

马克思的内心已然魔变,在《关于黑格尔》一诗中狂妄地写道:

“因为我通过冥想发现了最深奥和最崇高的真理,所以我如同上帝一般伟大,我以黑暗为衣裳,就像‘祂’那样。”

马克思成魔之路现在也并非什么秘密,马克思的这些作品、通信和西方学者提供的大量考证都是公开的,只是共产党国家故意忽视罢了。据《马克思与撒旦》(Marx and Satan)一书的作者理查德•沃姆布兰德(Richard Wurmbrand)说,他曾联系过莫斯科马克思学院,被告知马克思的作品共有100卷之多,其中只有13卷被公开印发。

那个时候的马克思,他想的只是要毁灭世界,并没有想要为无产阶级、工人农民做什么。但是,马克思身为一个非常聪明且受过良好教育,同时内心又充满了仇恨和暴力、反对上帝、诅咒人类、崇拜魔鬼的人,这正是共产邪灵要寻找的人间代理,邪灵选择了马克思。信仰邪教、仇恨上帝的马克思本身不是无神论者。他把共产主义变成了信奉无神论的邪教,要用无神论共产邪教来与神作对,完成共产邪灵毁灭人类的使命。

于是,一场利用无产阶级来把人间搅个天翻地覆、血雨腥风的悲剧登场了。

2.邪灵毁灭人类的路线图

血淋淋的共产革命,看似乱哄哄无序,实则是邪灵处心积虑的安排。邪灵的目标就是“中心之国”──中国。邪灵知道,搞定中国就能搞定世界。但是,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底蕴和民族精神不可能容纳如此仇视神佛和崇尚暴力的共产主义。所以,共产邪灵的迂回阴谋就这样开始了。

第一步:在欧洲发端

1848年《共产党宣言》出台,马克思把仇视神的无神论和斗争哲学奉为共产主义的核心教条。“无神论”和“斗争”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因为不信神,所以天不怕,地不怕,不惧善恶有报;因为崇尚斗争,所以敢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斗得没有底线。“无神论”和“斗争哲学”为共产党一百多年的血腥暴政奠定了理论和行动指南。

第二步:在苏俄试验

因为共产主义不得人心,直到巴黎公社失败之后又过了近半个世纪,1917年列宁在俄国发动十月革命,才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共产主义政权。苏联开始试验一系列害人的社会制度和整人的强制手段,为的是将来传给中共。

邪灵的目标是要进入中国。苏俄不过相当于一个跳板。

第三步:在中国生根

俄共处心积虑地扶持中共,寻找在中国的代理人,出钱又出力,终于孵出了一个中共政权。

表面上中共把苏联当作“主子”,誓死捍卫苏维埃,实际上苏联和东欧不过是这场大戏的配角,中共才是邪灵培育的主体。

第四步:美苏对峙 中共关起门来剿灭传统文化

二战之后出现了一个庞大的共产主义阵营。邪灵为了维持这个阵营,让苏联在军事上强大起来,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美苏军事对峙。看起来是美苏抗衡,实际上是给中共换来了空间和时间。有了苏联的“火力掩护”,邪灵就让中共腾出手来针对中国的神传文化下手了──要摧毁华夏文明,打掉中国人的信仰。

怎么破坏?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发动一系列的政治运动,制造人伦浩劫,祭起无神论的大棒,以阶级斗争为纲,“恨,骗,斗,杀”,砸向中国五千年传承的文化,颠倒是非善恶标准,好的说成坏的,坏的说成好的,礼仪之邦不复在,活生生把有信仰的中华儿女洗脑成了不认祖宗的马列子孙。

第五步:苏联解体 中共上位

当中国的传统文化被中共破坏殆尽之后,中共也在这个过程中把整人的经验积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共产邪灵觉得中共已经邪恶到能够被利用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于是,作为跳板、试验场和掩护体的苏联,其使命也就进入了尾声,偌大的一个共产阵营轰然倒塌,苏联退出了历史舞台,共产主义龙头老大的这张皮也就被中共继承了过来。

第六步:经济暴发 道德崩溃

随着冷战的军事对抗结束,一场经济大戏上场了。如何让一个被政治运动整得经济濒临崩溃的国家,快速暴发致富呢? 邪灵安排了财富大挪移,把西方的财富转移到中国。为什么苏联解体后没有发生西方的资本和技术一拥而入苏联,而中共当上了共产主义老大,反而受到西方资本的青睐呢?人,可以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来解释这个现象。其实背后根本的原因是邪灵的安排──到了苏联退场、中共登台唱戏的时候了。

细说起来,西方特别是美国人的“中国情怀”,也是为了这一刻。美苏对抗时期,中苏也交恶,闭关自守的中国显得形单影只。中共的邪恶主要表现在对自己文化的破坏,对自己人民的屠杀,而在国际上不出头,客观上让敌视苏联的西方对中国一直抱有某种好感。无论中共如何诋毁美国是“狼子野心”,美国对中国和中国人民却总有一种特殊的情怀,也许这就是世人对“中心之国”的情结吧。

总之,大戏开场之后, 海外巨额的资本和西方上百年积累的技术,呼啦啦决堤一般冲向了中国。遇上了勤勤恳恳、不畏辛劳而心灵手巧、被中共整得穷怕了要拼命赚钱的中国人,一场“经济奇迹”就这么发生了。以市场为诱饵,全世界的钱都往中国跑,以万亿计的美元进入中国,西方国家的市场都对中国打开,赚取的外汇又回到了中国,西方资本家赚的钱又留在了中国,中国的外汇储备疯狂般暴增,都到了多得犯愁怎么用的地步。同时,中共按汇率印出数倍于外汇的人民币投放到市场,让整个社会的钱多得不得了,然后又是房价一路飙升,需要天文数字般的货币来消化,于是中共的印钞机简直就停不下来。

财富,一夜暴涨的财富,连中国人自己都惊讶,怎么来得这么快,这么容易呢?表面上好像是因为中国人勤劳苦干,其实如果没有邪灵在背后操控的财富大挪移,是暴富不起来的。

自古以来,正常社会的经济发展都要有相应的道德水平来支撑,此之谓“富而有德”;邪灵有意识地在中国反其道而行之。有道是“土包子开花更厉害”,从“越穷越光荣”的“禁欲主义”到“一切向钱看”的“性解放”时代,民众的道德日益下滑,不断突破着道德底线。让道德下滑的同时,却打造了一个快速崛起的经济体,形成了一个庞然大物般的“经济怪胎”。

邪灵安排这场“经济奇迹”的目的很简单:没有经济上的强大,中共就没有对世界的发言权。但是,邪灵并不是为了让中国强大而安排这一切的,邪灵是要让世界在经济上和国际事务上有求于中共,在中共继续把中国人的道德推向深渊时、迫害中国人的信仰时,整个世界能够保持沉默,视而不见。同时,还要让道德堕落了的中国去把世界的道德也拉下来,走向“共毁”。

不过,邪灵在利用“全球化”玩财富大挪移,让中国一夜暴富的花招时,也定下了让这种财富消失的机制。西方民众早晚会起来反对财富的大挪移。一旦其政客面临来自选民的压力,这些国家也会改弦更张,甚至联合起来对抗中共,中国虚胖的经济根本就不是对手。同时,没有道德的经济是不会持续发展的。在安排了不计道德成本的经济暴发的同时,就埋下了未来道德成本过高而导致经济崩盘的伏笔。

第七步:中共用经济捆绑“全世界的道德”

西方人说,自由、民主是普世价值。投资中国是为了让中国在经济发展之后自动转型到民主自由。邪灵盘算的是用经济利益来套住西方,用贪欲让西方丧失他们的道德原则而成为中共的帮凶,用经济利益把西方跟中共绑到一条船上。事实也证明在利益面前,民主、自由变得一钱不值。与此同时,潜伏在西方社会的共产主义思潮借尸还魂,从西方内部撕裂社会,制造混乱,为中共极权摇旗呐喊。

什么是普世价值?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真、善、忍”就是普世价值。当这样的价值受到中共严厉打压的时候,当历史需要西方社会抵制中共暴行的时候,西方在经济利益面前沉默,甚至助纣为虐了。在这个意义上,西方自由社会既促成了这种局面,自身又成为其受害者,和中共一起走在“共毁”的路上。这就是邪灵要达到的目的。

世人有没有机会摆脱邪灵的控制,挫败邪灵的阴谋呢?当然有,那就是主动回归道德,不要被心中的贪欲所主宰,为眼前的所谓“繁荣”而迷失。陶醉于这种梦想中,认不清共产阴谋带来的危机,人类危险至极。

(原载大纪元)



  •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

  •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二)

  •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三)

  •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四)

  •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五)

  •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六)

  •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七)

  •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八)

  •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九)

  •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十)

  •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十一)

  •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十二)

  •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