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女子监狱折磨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女子监狱十八年来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估计上千人,并一直极尽了各种迫害手段,包括强行注射各种的药物,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目前,黑龙江女子监狱十一监区还有一个专门的洗脑班,由狱警戈雪红负责,成员大多都是犯人、被转化的人。

一、齐齐哈尔市李二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李二英
李二英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二英自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一年多,由于遭受犯人殴打、束缚带捆绑,导致股骨头粉碎性骨折,每日遭到野蛮性灌食,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在二零一七年七月份,李二英头脑出现迷糊状态,怀疑狱方在灌食中掺进毒药。

中共酷刑演示:捆绑
中共酷刑演示:捆绑

据悉,黑龙江女子监狱近期除十一监区的李二英在反迫害绝食、每天被灌食外,和她同监区同在6组的曹迎春也在反迫害绝食,大约已经20多天,每天被强制灌食,消息被封锁。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在十一监区,法轮功学员林秀梅、孙淑杰也遭殴打。据悉,现十一监区还非法关押10名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

二、佳木斯张海霞被迫害致神志不清

原为佳木斯针织二厂职工、法轮功学员张海霞,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持续遭迫害。她原本是一百六十斤体重、身体健壮、精神豪爽、精明能干的一个女子,在两年多的精神折磨中,身体瘦的只剩九十多斤。尤其在二零一六年八月份期间,每天都在打骂、受尽煎熬中度过每一日。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张海霞每天被刑事犯李佳凤、王红飞 、良玉珍、徐英 耿凤英二十四小时包夹,有时五花大绑地被绑在“死人床”上,用板凳子、折叠凳打是经常事。刑事犯李佳凤(6组监区组长)经常将床垫撇出去,让她睡光板床以此来折磨她。有一次,张海霞的头部被(大概木凳)暴力砍伤,鲜血顺着头部往下流,狱医给缝了五~六针,草草处理后,发现头部肿大不得已才送医院处理。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六日,再一次被打的乌眼青,脸上血迹模糊。

酷刑演示:凳子砸头
酷刑演示:凳子砸头

张海霞被迫害得神智不清,颠三倒四,时常去卫生间拿脏手纸、抹布往裤子里塞,带回监区放在床底下。监管时常给她吃不明药物,造成张海霞生活不会自理,刑事犯趁机时常用她的卡买东西。

三、伊春刘艳华被穿束缚带、剥光衣服冷冻、不让睡觉

伊春市法轮功学员刘艳华因坚持向人讲法轮功遭迫害真相,二零零八年七月被绑架,在黑龙江戒毒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两年,超期关押五个月;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因兑换真相币时被红升派出所便衣跟踪绑架,同年十一月刘艳华被冤判十年,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二零一四年刘艳华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监区迫害。九监区是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监区,她们强行让刘艳华坐小板凳,十天十夜不让睡觉,除吃饭、上厕所外不准有任何活动。

中共酷刑演示图:约束衣
中共酷刑演示图:约束衣

二零一五年二月初,刘艳华反迫害、不穿囚服,遭黄丽艳等犯人的殴打,后又被捆上束缚带八天八夜,吃饭得人喂,大小便需人接。为迫使其放弃修炼法轮功,她们强行剥光刘艳华的衣服,只穿一个三角裤头,还将窗户打开,让寒风吹在她瑟瑟发抖的身上冷冻她。

四、齐齐哈尔李占云被打骂、罚坐小板凳

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法轮功学员李占云,因坚守信仰于二零一二年七月遭昂昂溪道北派出所警察绑架;五个月后被昂昂溪检察院、法院冤判四年;于二零一三年七月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监区,警察指使犯人对其强行转化,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一点被罚坐小板凳,中间除了吃饭、上厕所外不准有任何活动。犯人黄丽艳、白彩环放污蔑法轮大法的光碟。李占云不放弃对大法的修炼,拒绝转化,遭犯人黄丽艳打骂,逼迫背监规,李占云说:“我没罪,我不背。”后来犯人放弃对其转化。犯人让其出劳役,一年后,其身体曾出现严重病患,右大腿根溃烂;一天早晨洗漱时晕倒,意识全无,后被人掐人中才苏醒过来。

二零一四年,监狱长查监舍,问其为什么不转化?李占云回答:“法轮功没有错,是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监狱长转身走了。李占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日获释。

五、双城高秀珍被上大挂、蹲小号

哈尔滨双城区高秀珍曾因杀人被判无期,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服刑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原则做好人。在狱中因多次反迫害被蹲小号;二零一四年四月中旬抗议迫害不穿囚服,被看守大队发现强行让其穿囚服 ,高秀珍坚决不穿。看守大队便对她疯狂迫害,包夹对她长时间上大挂并且要转化她。高秀珍表示宁死不屈,决不背叛师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