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市委批准退党 “全市第一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八日】

慈悲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明慧网一年一度的大陆网上法会开始了,作为大法中的一个粒子,这一年来稳步的做着三件事。随着正法形势的突飞猛進,师尊用巨大承受延长了时间。弟子以无上崇敬的心情将修炼中一点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开创局面,讲真相救人

我是一名工程师,在政府部门某局工作。我于一九九八年得法,很珍惜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踏踏实实在大法修炼中提高心性。在“七二零”迫害发生后,我有过一段时间的困惑和消沉。大法象指路明灯,消除了心中的迷茫,我汇入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之中。

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名利心较重,且大部份入了邪党,是受党文化毒害的重灾区。我也入过党,虽然在大纪元网站上声明“三退”了,但是在单位人员眼里,好象我还是这个邪党的一名党员。“党员”这个身份就象一个污点,在我心里难以消除。

我发现,政府部门人员在处理一些事情的时候,如果问题敏感,他们通常会压下来,不敢办理,谁也不愿做出头鸟。但如果有别的单位案例参照的话,他们就会模仿着去做。所以要让谁成为这类事情的带头者,是极其困难的。

当我单位的两名副局长、各科室的主要负责人及科员的“三退”人数超过总数的一半的时候,我觉得机缘成熟了,我想把局面打开,走出一条给后来人参照的路。

二零一零年,我研究了一下退党的组织程序,开始了第一步——拒交党费。单位领导一下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办理。我就耐心的教他们。我说,党章有规定,“入党自愿,退党自由”,就按照组织程序進行吧。我顺着他的党文化的思路说:“我这属于信仰发生改变,‘革命意志动摇,组织上要挽救’我,可派人找我谈话,若谈话没有效果,再开支部会讨论、评议,最后报上级党委批准,组织部备案。”

他们就按照我说的办了。由局长、分管党建的书记、办公室主任分别找我谈话,我就和他们讲真相,谈邪党的本质。他们基本能够接受,只是局长反应比较大,说他是党委书记,他肯定要管。我想,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平时只是工作接触,还扯不上这个话题呢,就和他讲为何退党。讲到最后局长说,“你回去再考虑考虑,思想工作也不是一天能做完的,不想交党费那就不交吧,以后再说吧。”

后来有同事告诉我,财务科每个月都把我的党费给我补上了。听到这里,我淡淡一笑,他们造假那是他们的事。

递交《退党申请》

几年后,换了新局长,并新任命了分管党建的书记。这个党建书记做过“三退”,问我党费的事,我就讲这个过程,并正式递交了《退党申请》,要求按组织程序给予办理退党。

《退党申请》是另一种形式的讲真相,也是一封揭露邪恶的真相信。书记承诺说可以办,拿着《退党申请》和局长研究去了。一个月后,我问书记:我的事办得怎么样了?怎么没动静啊?书记笑笑说:“我刚管党建,不太懂,我就不该接你这个申请。”

再递《退党申请》

过了两年,又调来了新局长,并任命了新的分管党建的书记,这个书记受党文化毒害较深,对他讲真相,他总是摇头晃脑的说:你说的也信,也不可全信。

我再次递交了《退党申请》。和前任一样,他口头答应给办,但要跟局长商量。很长时间过去了,还是没动静。

就在我看不到希望的时候,事情有了转机:我听说组织部下发了一个文件即关于清理问题党员的通知。这对我来说,是个好消息。

我又去了书记办公室两次,最终他下定决心去组织部问问。组织部回复:“可以按文件要求给予退党,但程序是要两人以上先做思想工作,然后党员会议要给差评,最后党委会开会批准报组织部备案。在政府部门退党,在全市还是第一例,没有参照,一定要谨慎操作。”

单位民主评议,我没参加,全局只有十九个人参加投票,我获得十三票差评,六票好评。我得知结果问同事:不是各个科室提前通知了给差评的吗?你们不填差评我就没法通过了。一同事马上从裤兜里拿出一张评议表说:“我都没填,表都拿回来了。又在那造假,哪来的十九票?”同事们哈哈大笑,说赤匪尽干这事。

几天后,单位做政工工作的同事告诉我:“你的事办成了,我们市两个人(批准退党),另一个人是企业的,情况和你不一样。在政府部门办理退党,过去没有过,你还是第一个。”

师父说过:“大法弟子就是堂堂正正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什么依赖的想法都没有,邪恶也不敢钻你的空子,坏东西见着你就逃,因为你没有任何遗漏能被它抓住钻空子。”[1]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在这场正邪的大较量中,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情,我知道不管过程如何曲折艰辛,只要我按照大法要求做的端行的正,最终正义必定战胜邪恶。

心无遗憾

师父巧妙安排,书记办完这件事就调走了,他的那间办公室空闲着。单位的第一副局长开始兼任政工和办公室工作。副局长以前办过“三退”,和我的个人交情也比较好,对于我退党这件事,他一直坚持还象以前一样由财务科交党费,他说:“共产党整人的手段多着呢,不可信,不同意这样办理。”

我去和他交流这件事,最后他拒绝参加会议,不发表意见。当我告诉他我想去书记的办公室看看时,他马上就明白了我要干什么了,提醒我,钥匙在办公室主任那里,你去找他拿钥匙,就说我说的,他会给你。

办公室主任明白一些真相,他说法轮功早晚要平反。我告诉他,共产党迫害佛法弟子罪恶太大了,它没资格平反,老天灭定它了,最后他同意“三退”。他胆子小,不敢用翻墙软件看新闻,所以经常到我那坐坐,问我一些中央反腐的内幕。我去了办公室找钥匙,他马上找出钥匙给了我。

我去了那间办公室,慢慢找了起来,发现了一张我市电视台当年制作的诬蔑大法的光盘,发现了多年前的一些文件,我把这些文件和光盘收集起来,拿回去销毁。

还有一间闲置的办公室,墙上挂了一些诬蔑大法的刊版,那是政法委强令各单位制作悬挂的。我去把它们摘下来处理掉。单位新考進来的一名公务员看见了,就来帮我。他还翻出一本书主动递给我,说:“这是你最讨厌的人写的书。”正奇怪是谁写的呢?接过来一看竟然是江魔头的什么选集。这名公务员明白真相,郑重作过“三退”。

众生在觉醒,他们都想有正面的表现。

有一次和外单位的一位经理在一起吃饭。我的一位同事指着我告诉那位经理:“就是他退党退成了。”那位经理敬佩的说:“那可是世界上最大的黑帮组织啊!竟拿你一点脾气都没有啊!”

他们从常人的角度看觉得不可思议,其实很简单。因为师父讲过:“因为你是大法弟子,你能完成历史上其他修炼人完成不了的,你能做常人做不了的事情。你是大法弟子,你有大法,你有未来的大法。”[2]

我为什么能做到,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关键就在这里。

转换救人的新场地

师父再次巧妙安排:二零一七年,单位有一个去另一单位帮忙的名额,让我给赶上了。我去科室主任那里辞行。他明白真相作过“三退”,我对他说:“这里该做的基本上做了,心愿已了。”

在新的单位,我一下从忙忙碌碌中摆脱出来,我是去帮忙的,干多干少他们都没意见,没有行政约束,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三天基本就能把一周的工作处理完。这样,我有更多的时间接触更多的同修,更好的做三件事。

感谢师尊的赐予,我有了时间,有了财力,有车,有技术,有恒心,我仰视师尊法像,心中对师父说:弟子一定在大法中提高自己,无论多么曲折、艰辛,我会做好三件事,以我的所能圆容整体,不负师尊慈悲救度。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合十
感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四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