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腕骨折 七天恢复正常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二零一四年的冬天,我去集市发真相小册子,对面来一骑自行车的,她车后面还带一小孩,我说,大姐,给你一本小册子回去看看。因那几天路上都是冰,特别滑,我说完,没等递到她车筐里,她就过去了。

我又接着发,这时就听到那位大姐在喊我:“你给我啥呀?怎么不给我了?”我当时很高兴的说:“给你,给你。”我就跑过去,把小册递给了她,我说:“回去好好看看。”她说:“谢谢。”

刚给她,我就滑倒了,这时我看到我的左手腕的骨头都支出来了,我马上就意识到这是我的欢喜心被魔钻了空子,心想我有执着,你也不配干扰、迫害我。

等我把带的小册子全都发完后,回到家,刚好一同修在我家,我们一起发正念,清除一切对我的干扰迫害因素,我发了一念:七天一定好。第二天,炼第五套功法时,就感到左手腕的骨头都在动,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给我调整,心想谢谢师父。

白天,我还要做小册子,当我装钉小册子时,我的左手连小册子都拿不起来了,我心想你不让我做大法的事,那可不行,你越疼我越做,我就给你反着来。

为了不让家人知道我手腕骨折的事,我家里的活还得干,在这期间,我还蒸了两锅馒头,但还是被我弟媳妇(也修炼大法) 看到了,我说,好事坏事都是好事,反正我就觉的没事。

到了第七天,我的手腕真恢复了正常。是呀,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我怎么会走过来。

徒手拿掉手铐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我和同修一起,辗转来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为了证实法、讲清真相,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清白的”。那个时候,去天安门广场证实法的人很多,一会儿,一车又一车的法轮功学员被警察拉走,我也被便衣抓到,并拖到了广场的一侧问姓名,我不告诉他们,他们就给我一个写着W28号的布,别在我身后,作为标记。然后,用公交车把我与其他同修一起拉到一个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关了三天三夜。

看我还不说姓名,他们又把我转押到了昌平一个地方非法关押,是晚上到了那个地方(具体地点说不清楚),发现那里已经关押了许多与我一样在背后有编号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在天安门广场被抓的)。

被非法关在一起的同修之间为防止特务监听,互相之间虽然都不说话,但心里都在互相鼓励。第二天,因为他们要非法劳教一位同修,我们就不让带走,那时,冲進来好多警察打我们,有多位同修被拖出去暴打,并戴上了手铐、脚镣,还有把手铐和脚镣串在一起(叫“倒穿”),我知道那样会很痛。

到了晚上,有的同修的手被铐的出血了。为了减轻同修们的痛苦,我就把纸垫到他们的铐子里。然后,我对一位同修说:“我看看能不能给你(把手铐)拿下来。”我就这么一想,真的拿掉了。她说谢谢我,我说别谢我,是师父做的,千万别起欢喜心,什么都别想。

就这样,我几乎把所有同修戴着的手铐都徒手拿了下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