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支持大法得福报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一日】我父亲六十九岁,得脑梗已十年,二零一五年九月病情加重,二十多天不能下地,腰腿水肿,大小便不排泄。

因我在外省,当时正值大法弟子全面启动诉江大潮,我为父母也准备了两份诉江状回家了,希望他们来支持大法弟子讨回公道,还法轮功清白,还大法师父清白。

進家门,父亲见到我就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回来的,你早上来电话说要回来,我就知道你是来救我来了,我今天一天都可精神了,一周没排泄今天却排了,轻松多了。”我望着父亲点点头说:“我是来救你来了。”安慰父亲一阵,我拿出诉江状说:“大法弟子在起诉江鬼,希望您能支持。”我给父亲读诉状,父亲接过去说:“我自己读。”待父亲读过,我又接过来大声读一遍,让母亲、小侄也听到。我说:“如果您同意诉江您就在您的名字上按上红手印。”父亲接过印泥,在自己的名字上使劲的按上大红手印,并说:“我怕啥!就告你(江泽民),祸国殃民!”按完后自己坐那还嘿嘿笑:“我还把他给告了。”父亲觉的很荣耀。

小侄十一岁,小学四年级,看着我说:二姑你把这东西放哪呀?我说:邮到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他眨眨眼好象懂了,我叫母亲过来,母亲高兴的说:“还有我呢!”并在自己的名字上郑重的印上红手印。

晚上,和父母一起听师父讲法录音,父亲一天的状态都很好,人也显得很精神。

第二天晚上八点钟左右,腰腿疼一会儿比一会儿重,不让我和母亲碰,我们只好静静的看着,父亲一会趴下一会起来……大喊说:“生不如死,疼死我了。”手还不时的抹一抹头上的汗。我也被吓住,怔怔的看着父亲。是发病了吗?看他脸色红润精神头很好,不象病的不行的样子。我和母亲、小侄都瞪大眼睛看着他。

大约半个小时后,父亲渐渐的平缓下来,想要休息。母亲把他安顿好躺下,父亲睡了。

第二天早上父亲醒来很精神,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这时才悟到是师父给调整身体。我对父亲说:“师父看你支持大法弟子诉江,给你福份了,把你的病根摘掉了,你已经好了,你是新宇宙的生命了,师父管你了。”父亲高兴的直喊:法轮大法好!李老师好!

我每天和父母一起听师父讲法录音,有时父亲有调整身体的状态,但能忍的住,不那么疼。

一周后我要回家了,我对父亲说:我陪您一周了,我走了您该送送我。母亲说那能行吗!父亲说给我找裤子,我去送。家里的院子到大门有二十多米,父亲把我送到门外,我走后他又自己走回屋里。父亲好了,又能自理了。

后来,未修炼的妹妹去看望,还叮嘱说:你咋好的,别忘了念。父亲说:“我记住了,我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老师好!都长嘴上了,张嘴就念。”父亲爱骂人的习惯也改了。

我打电话问母亲:父亲的状态,母亲说很好,腰腿不疼了,他经常自己活动,而且脾气好了,这是我母亲最欣慰的。

由于和当地的大法弟子联系不上,父母一直没有真正走入修炼,电话问父亲有想说的话吗?父亲说:“感谢李老师! 法轮大法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