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善面对生活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我是一个农村妇女,今年五十六岁。一九九七年,我家一位邻居给了我一本《转法轮》,说这本书你看懂了,能治病,还能修佛。我一翻第一页,看见师父的法像,呀,我好像在哪见过师父,但又想不起来,那么的熟识、亲切,还没等看书里讲的是什么,就感到这就是我一生要找的。

我得到了《转法轮》这无价之宝,一有空就看,我懂得了人为什么来到世上,懂得了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得与失的关系,人为什么会得病。学会了如何真正的做个好人,那就是出现任何矛盾不责怪别人,而是找自己的不足,从而在日常生活的矛盾中,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我曾经浑身是病——胃炎、不敢吃生冷东西,神经性偏头痛、一生点气就头痛,脑神经不好、整晚睡不着觉,每到夏天,一到晌午,就头晕,就得马上躺下,有时连中午饭都不能做,妇科病、肩周炎等,整天病恹恹的,没有力气,每年吃药都得花不少钱。可是,自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了法轮大法之后,邻居之间和睦了,上商店买东西,人家多找钱,我都给人家退回去,不占别人的便宜。不知不觉我的一身病全好了,走路一身轻。

用善对待家庭魔难

二零零零年,丈夫在一家渔民船上打工,出了意外事故,离我而去,扔下了我和两个女儿。那时就象天塌了一样,船主只给了一万三千元钱安葬费,就不管了。现在的人出了什么事,怕花钱,往外推责任,还躲着。亲属邻居看此事都很气愤,叫我领俩孩子上他家去哭去闹。他家船出海,就上海岸去哭,去打官司,一定赢。

我想:我是修法轮大法的,船主家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在修炼中,我体会到:遇到的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是有因缘关系的,也许是我生生世世的业力所致吧。如果我领孩子上海岸去哭他们,不是咒他们也不得好吗?我修真、善、忍,我的善哪去了?我不能这样做。上法院打官司也不行,一个修炼的人怎么能和一个常人打官司哪?不行,一个佛一个神不会这样做的,我不能为了满足个人那点既得利益,去这么对待他们,属于我的不会丢的。

师父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1]

我找到对方,告诉他: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师父要我们做事要考虑别人,处处与人为善,你们家也不容易,我不修大法,我不会这样对待你们的,你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方说:你是个好人。

当时我的大女儿才十六岁,小女儿九岁,正在上学期间,孩子们拉着我的手说:“妈,我们以后怎么办?”我当时很有底气的说:“别怕,咱们有师父,有大法。”俩孩子眼睛睁得圆圆的看着我,我向孩子们点点头,孩子们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些年,我靠种地、打工供孩子上学,师父给了我好身体,我种地年年大丰收,出去打工,工资也高。我走过的每一步、闯过的每一关,都离不开师父的呵护。

现在我的俩孩子已经长大成人,各自有了很好的工作。俩女儿说:妈,我们娘仨能闯到今天,全是师父的恩赐!

用善面对冤枉

一次邻居大嫂有病不能做饭,大哥在外地揽了点活,要出去干活,大嫂托我给她做几天饭。我说好!我想:我是修炼人,别人有难,那当然帮啊。有一天早上,大嫂上厕所,一下子摔在地上没起来,尿在裤子里,我把大嫂扶到炕上,然后帮她把衣服换上,我便把大嫂的衣服从里到外洗干净,晾在外面。

现在的人道德水准真是低下,有些不三不四的人看见,不理解,说了我些很难听的话。哎,现在的人做好人都难。有一天,邻居妹妹告诉我说,谁谁怎么怎么说你帮他家干活,是跟大哥有不好关系,那话说的别提多难听了。

我听了,心里那个难受啊,气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这时我想起师父的话:“我们怎么对待这个问题?遇到这种矛盾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冷静,不应该和他同样去对待。当然我们可以善意的去解释,把事情说清楚都没有关系,可是你太执著了也不行。我们如果遇到这些麻烦的时候,不要和人家一样去争去斗。他这么搞,你也这么搞,你不就是个常人吗?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样去争去斗,你心里头还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动了气吗?你就没做到忍。”[1]

我一下子明白了,我是修炼人,向内找:我这不是不能被人冤枉、不能被人说的人心没去吗?他们不是在帮我提高心性,转化我的业力吗,我还真得感谢他们哪!

我感恩师父用真、善、忍法理洗净了我的思想和心灵,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