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七年德语区法会召开(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明慧记者吴思静德国报导)星星点点的雪花好像一张细密的网,笼罩住高耸的松树和低矮的灌木,最后无声地飘落到地上,融入白茫茫的世界。会议厅内的人们并没有因为这难得一见的雪景而有丝毫分心,他们一整天都在聚精会神地听着一个接一个的修炼故事。

二零一七年一月八日,德国和瑞士德语区的法轮大法弟子,欢聚德国中部城市卡塞尔(Kassel),参加了一年一度的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十四位中西方法轮功学员发言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图4~6:西人法轮功学员在法会上交流心得体会'
图1~3:西人法轮功学员在法会上交流心得体会

'图1~3:法会期间中西方法轮功学员们雪中集体炼功'
图4~6:法会期间中西方法轮功学员们雪中集体炼功

西人法轮功学员给中国人讲真相

科隆大教堂是中国游客必游之地,法轮功学员Ursula在十一年前和另外一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在大教堂前建立了法轮功真相点,让揭露迫害的横幅也成为中国游客眼中的“风景”之一。不少中国游客在那里办理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

讲真相也是一个修炼的过程,Ursula经历了一次对于“情”的考验。因为在科隆大教堂前讲真相的做法不同,一次集体学法后,Ursula受到同修的严厉批评。她觉得自己受到不公正待遇,非常伤心,一度想去另外一个学法点,而且也不再想去科隆大教堂前讲真相。但作为法轮大法弟子她知道,自己遇到的一切事情都和修炼有关,逃避不会解决任何问题。

虽然她坚持住没有离开,但她仍然对同修产生了怨恨,而且还影响到了其他修炼人。这让她警醒,她意识到,旧势力想把她拖下去,让她与同修产生隔阂。于是一产生对同修的负面想法时,她就努力排斥它们。

后来有一次她想到一个神韵演出中的故事:一位年轻女孩说自己刚出生的孩子是一个和尚的,尽管那不是真的,但和尚却没有替自己辩解,而是接纳了这个孩子并把他抚养长大,期间他承受了很多人的唾骂,直到多年后那个女人承认她的谎言……

Ursula觉得相比之下,自己经历的事情实在不值一提。通过不断的学法,她终于能走出“情”的桎梏,放下了对同修的怨恨,继续做好科隆大教堂前讲真相的事情。

Dima因为工作,曾经在法兰克福和柏林两个地方的景点给中国人讲真相。一开始他觉得自己不会中文,无法讲真相,后来他学着别的西人同修的样子给中国游客放真相录音,发现效果很好,不少人安静下来倾听。

一开始有周围的德国商家出来抱怨说声音太大,打扰到了他的客人,Dima就向德国商家解释,他这么做是为了让那些没有机会看到真相的中国人不再被欺骗。而且他还保证不把喇叭对着商店的方向放。对方表示理解,也支持Dima的行为。

Dima鼓励西人同修去给中国游客讲真相,他说,西人虽然不会中文,但也有先天的优势:西方面孔让中国游客好奇、震惊,西方法轮功学员不说一句话,就已经打破了中共的谎言。

不执着自己的安排 为他人着想

年轻的西人弟子Robert在组织当地信息咨询日活动的过程中,学会了不要执着自己的安排,更多地为别人着想。

当他看到一位学员提前离开信息日摊位时,他非常气愤,觉得他把两位学员抛下不管,就如同在战场上抛下战友撒手不管一样。事后和其他学员交流,他意识到,对于每个提供帮助的学员他都是应该心存感激的。学员提前离开,一定是有他的原因的。

另外,他看到了“信息日就得按自己的想法来进行”的执着,事情不是这样发展,他的自我就觉得受到伤害了。把这些心放下后,他和那位同修短暂地交流了一下,事情就过去了。

做好协调工作 放下个人得失心

瑞士德语区的孙女士交流了自己的在今年神韵卖票过程中的修炼过程,今年因为两个协调工作都找不到人做,最后就落到了她的肩上。一开始她心里不平,觉得“协调组里的人都不做,为什么让我做”?后来转念一想,名份有什么重要的?这不正是建立威德的机会吗?天上的神都看着羡慕的事自己还不平?向内找,她看到自己太注重个人的得失了。

在协调工作中她不断的向内找,看到了自己的安逸心,不愿突破自我的心,顾虑心,要面子心,依赖心,怕心,正念不足,用心不足,等等等等。在放下执着,改善自己的过程中,她的容量也在扩大,两个星期前让她觉得压力很大,做不好的事情,两个星期后,她就可以淡然面对了。

生死关前放下生死

Haroldo曾经经历了一次生死关,被医生说成永远不可能恢复健康。一次,他觉得一切似乎都到了尽头,这时他求师父:“师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请您决定我的去留。”在这当下,他能够放下人世中的一切,把自己完全交给师父。

第二天醒来时,他感觉比以前好多了。他读到明慧网上一篇文章说,一位同修在监狱里每时每刻都在背法。Haroldo也想提高读法的质量,于是他也开始背法。他发现,他对背过的段落有了新的认识,虽然以前读过很多遍,但背书时,就好像他从来没有读过一样。背法时,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身体的痛苦。 后来他恢复了健康,一点儿曾经得过病的痕迹都没有了。

纯净自己 打电话救度大陆民众

王女士四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功,2015年5月,她开始用网络电话给大陆民众讲真相, 劝三退。一开始她有畏难情绪,怕被人拒绝。在同修的鼓励下,她终于开口拨打了。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她看到自己身上还有党文化的因素,比如她对所谓有权势和有社会地位者仍有一种心理上的畏惧感。

一次,《转法轮》中的一句话清清楚楚的在她的意识中显示出来:“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她突然明白,原来自己一直仍然在沿用着常人的标准去衡量人和事物。见到一个人,首先注意的是这个人的性别、年龄、外貌、谈吐气质,以及他的学识、职业、社会地位或贫富,而没有去体察他同化真、善、忍的成度,也没有体察自己同化了多少真、善、忍。沿用常人的标准在衡量他人,自然有时心理上感觉不占优势,没有自信,更谈不上怀着慈悲的心去讲真相了。

王女士感到非常震惊,发现自己学了很多遍、很熟悉的一句法,却根本没有做到真的去同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首先需要转变在人中形成的观念。转变了观念之后,再见到中国人时,或看到电话号码前一长串职务名称时,王女士就不再感到很大压力。

法会上,还有其他学员讲述了在工作环境中如何用心向同事和上级讲真相,领悟“随其自然”的法理,放下利益之心;如何在神韵推广中修炼心性,用智慧救度众生;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修炼自己,和家中的大法小弟子一起在法中成长……

下午四点多法会结束,很多学员仍留在大厅里回味着法会中那些打动他们的心的故事。而有些路程远的学员已经准备要走了,他们相约要在修炼上更上一层楼,救度更多的人,明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