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囚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多年前的那个中秋,我被绑架到看守所。遇到了一个有点小功能的死囚,他对法轮大法的相信令人称奇。

(一)

我被推進牢房时已是深夜。外边下着秋雨,铁门“哐啷”一声就关上了。靠牢门睡的三个人还在闲聊,其他人都静静的躺着,还有两个人在过道里站着值班。

牢房是一间筒子房,大约十米长。靠墙是一个大通铺,躺有二十多个人。铺边上是一米左右的过道,通铺与铁门之间也有个一米宽的过道。

靠门睡的是号头,一般称为“大猫”,紧挨着的是副号头,也被称为“二猫”。当然能靠二猫睡的人也都是有点头脸的;可是此人却戴着镣穿铐,就是一根铁链把手铐和脚镣连起来的刑具,那大多是给重刑犯戴的。

手铐脚镣
手铐脚镣

二猫很瘦,见我進来,就问了一句:“干什么的?”我说:“炼法轮功。”大猫是个矮胖子,说:“法轮功?这回可见着真的了。”戴镣穿铐的那位说:“我问你,天安门自焚是咋回事?”我说:“天很晚了,别影响大家睡觉。我就给你说两个问题你想想:天安门自焚是谁录的像?录像的和放录像的是不是一家?”他“噢”了一声说:“好,你先睡,明天再说。”

第二天天刚麻麻亮就起床了,几分钟的时间洗漱完毕。大猫让我和其他人员坐在一起磨锡纸,就是把一张锡纸和一张黄纸叠在一起后,用木板在铺板上把这两张纸挤在一起,这是给死人烧纸用的纸钱。磨锡纸时,大家都坐在过道上,把铺板当成操作台。

我很明确的拒绝这样的奴役。大猫很不耐烦的吼:“为什么大家都干你不干?”我说:“我不是犯人,是被绑架進来的。”他一吼,立马围上来几个人,他回头看那个戴镣穿铐的人,那人很平静的看着我,一点态度也没有。二猫在那边搭了腔:“不干就不干吧,这是我朋友,我们一会儿好好聊聊。”

大猫和二猫看大家都开始干活后,在铺上蹓跶了两圈,也去磨锡纸去了。靠门的过道和铺边的过道是一个直角,我就坐在墙角炼功。“镣穿铐”半躺在铺位上吸烟。开始打坐时我没有静下来,在想:怎么回事呢?这号可是全看守所最残酷的号了,怎么号头都得干活,而那个戴镣穿铐的却象个大老板似的?

昨天的一幕又从新在我头脑里浮现出来。我在家中因为上明慧网被绑架,先是被绑架到公安局,折腾了大半天又被劫持到看守所。当时在看守所搜身时遭我拒绝,有个警察骂骂咧咧的吼:“看你文绉绉的样,本来想给你送到过渡号,这回非得把你送到十三号去,让你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警察所说的过渡号是指一些犯罪情节轻微的人被暂时关押的牢房,管理要宽松一些。而这个十三号却是全看守所最严厉的。

炼功时是不能想这些东西的,我赶忙把这些念头排斥掉,渐渐定了下来。

(二)

早饭后,“镣穿铐”把我叫到他的铺前,问我:“你昨天说的天安门自焚那两个问题,我想了大半夜,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详细的讲一讲。”

我说:“天安门自焚发生在二零零一年元月二十三日,也就是那一年的除夕。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遇到了来自社会各方面的阻力,已经到了推行不下去的地步。于是江泽民使用了更加恶毒的栽赃伎俩,也就是炮制天安门自焚来栽赃法轮功,好为他加大迫害法轮功制造借口。这个自焚事件之所以恶毒,就是它所使用的手段最能挑起世人的仇恨。从自焚的方式,到所挑选的人员,再到选择的时机,加上后来的滚动式播放,各大媒体配合的集体声讨,所有的中国人都被中共制造的这起伪案蒙骗了。”

大的背景讲完后,我又详细的给他讲了自焚伪案的各种破洞和疑点:“天安门广场那么大,到哪里找那么多灭火器?而且是一分多钟同时拿出来的。那个王进东,身上的衣服都烧烂了,可他的头发却完好无损,两腿间的雪碧瓶也完好无损。他身后的那个武警一手掂着个灭火毯在那等着,口号喊完后再盖灭火毯,而王进东喊口号时,他身上已经没有明火了,还盖那个灭火毯干嘛?不是有个小女孩叫刘思影吗?说是气管切开了,可四天后记者采访她时,她竟然还会唱歌。录像中的那么多特写镜头,要不是摄像机处于时刻准备着的待机状态,能拍摄下来吗?再说中共的宣传管控,迫害法轮功这么多年,所有的造假新闻不都是中共一手炮制出来的?中共自己制造假新闻,自己演,自己拍,自己放。它敢让真正修炼法轮功的人在电视台现身说法吗?”

看得出他是个有思想的人,不是人云亦云的那种。他一直静静的听我讲,不住的点头。我讲完了,他长叹了一声,往后一躺说:“××党真卑鄙,连我都被骗了,被骗的中国人不知道有多少呢?”

他又问了一下我个人的情况,末了他说:“兄弟,你是个好人,法轮功是好的,这都不用问了。其它忙我帮不上,但是在这看守所我保证你不受欺负。就是你调到其它号(指牢房),我打个招呼,没有人不买我的帐。”

(三)

我给他讲自焚真相时,有意把声音大一点好让更多的人听到。“镣穿铐”对大家说:这个法轮功是个知识分子,看人家这说话,头头是道,叫人服气。以后在咱号里都称他为老师,对老师都尊重点。

就有人说:“老师,你这样信法轮功,给我治治病呗,我胃疼。”我说:“法轮功的道理真不是几句话就能说清的,以后有机会我和大家多交流。但是你要想好病,也不是没有办法,就诚心诚意的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大家一听都笑了,还说:“就这么简单!”“镣穿铐”一看牢房的气氛活跃起来,就说:“都给我闭嘴,上脸了不是!要信就念,不准乱说!”大家立马都不出声了。

因为我穿的比较薄,当天我有点流鼻涕,是感冒的症状。我一想,在这里我不能出现这不好的状况,自己身体都不好怎么给人讲法轮功真相,我就求师父呵护。睡了一觉后,天明什么症状都没了。“镣穿铐”在大家都干活时就讲了:“法轮功好不好?大家都看着呢。昨天这个老师跟你们几个一样又咳嗽又流鼻涕的,可是看看现在人家啥事没有了,你们呢?”大家都看着我。有个感冒的说:“真的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管用?”我说:“那就看你自己的用心程度了。”那个胃疼的说:“我要谢谢这位老师,我昨天开始念,真的有效果,今天胃舒服多了。这法轮功是真的。”我说:“你可别感谢我,要感谢就感谢李洪志老师!”

“镣穿铐”把我喊到他铺位前说:“你看我这手腕,戴这种铐戴的,前几天又红又肿。医生说这是铁锈造成的,抹什么都不好使。你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好病,我就一直在念,你看现在好多了。”

他戴的是那种土制的手铐,就是把钢筋窝成圈焊成的。这种刑具是特制的,只有重刑犯才给戴。我就问他:“你怎么戴这种刑具呢?”他就开始给我讲他犯罪的过程。

(四)

他叫齐杰。是因为绑架了我们县的首富,而且还牵涉到一起故意杀人案,已经被判处死刑了,家人正在给他上诉。他说:“判我死刑时,我真的不后悔,我作了那么大的恶,就该判死刑。我那几个伙计都吓的连字都签不上。唯有我,谈笑风生。我就说我该死,这是早晚的事。人活着嘛,就得洒脱点,看开点。当时法庭上那么多人,没有不佩服我的,说我真是个爷们。”

这个齐杰还有点小功能,能够预知一点事,还多少有点他心通的功能。他说:“我判死刑前是这号的大猫。以前的那个大猫做了个梦,让我给他圆梦。我就说:你今天该走了,你的牢狱之灾今天期满。我当时就是那么真真切切知道的。大家都以为我是开玩笑。中午吃饭时,他端起碗刚要吃,我就说:‘你快把碗放下,这就放你呢,吃啥吃,出去吃好的去。’我话音未落,牢门响,真把他放了。临走时他给咱号的包号警察老金推荐我。其实,我当大猫时给老金带来不少外快呢。

原来,这个齐杰还和包号警察老金联合给犯人找门路走后门。他说:“老金为啥这么信任我?来个犯人,我一搭眼就知道他犯的事大不大,能不能被判刑。我看着可以的就把他拉到外边放风场谈,让他把家里的关系告诉我,电话告诉我。老金一来,我一使眼色,老金就把我提出去。我把这些信息告诉老金,老金在外边运作,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事情给办了。哪个走的人不回头感谢我?老金得钱,我得照顾,我们各取所需嘛。

“咱这个号为什么这么有名?还得会用人。你看那四大金刚,两个当过武警,两个当过侦察兵,我只要一个眼色,让打谁就打谁。可是我这一判刑,看守所的规矩,死刑犯不能当号头,我就下来了。就这俩猫,我说不叫他干,也是一句话,他敢不听我的!老金给他俩特意交待过,什么事都由我做主。不过你是个好人,绝对是个好人。那天晚上,你一進来,我看你慈眉善目的,就知道你是好人。你们这法轮功也是够屈的,要不是因为××党迫害你们,你啥时候也不会到这来。”

有一次,警察提审我。我回来后,齐杰问我:“提审你的是不是两个人,一人在那坐着,旁边还站着一个,站着的那个人又高又胖。我问他:“你怎么知道的?”他说:“我看到的。”

好多次,他说今晚该有人给我们送吃的了,晚上真的有警察把烧鸡之类的东西给号里的人带進来。这也算是看守所的潜规则吧,所有的违禁品,包括烟、酒、肉,甚至毒品,警察不往里送,谁也送不進来。

(五)

齐杰跟我说,有两个梦他一直解不开。他讲:“一次我梦到一个透明的金字塔,奇怪的是金字塔上怎么画的有美国、俄罗斯、法国这些国家,地球不是圆的吗?这个我搞不明白。还有一个梦。梦到半空中有十几个大佛在那坐着,都是闭着眼,我就转到一个大佛的旁边,用手去挠他的胳肢窝。这个佛一把拽着我的手把我轮了好几圈,一下把我吓醒了。特别是这个梦,我没有敢说出来。要说出来,这些人背地里肯定说:‘都梦到佛了,那不是该上西天了?’”

我笑了起来,说:“最起码这个梦不是上西天的意思。你想你梦到佛,一个人得有多大的福份才能梦到佛呢?这只能说明你的福份大、根基好。你修炼法轮功吧。”

他说:“我也想修,我知道这法轮功是真好。我要是修炼法轮功,哪里会去犯罪!要是早认识你,——你看我这都判了死刑了。虽说上诉了,谁知能不能活下来。”我告诉他:“那就看你真的下不下决心修炼了。你只要下决心修炼,你的人生道路师父会给你从新安排的。”那时我也真希望出现奇迹,希望他能躲过这场劫难,死刑改成死缓也好。可是谁知道他的决心能下多大呢?真心不真心那得出自于他的本性。很多人说话,表面上说的信誓旦旦的,可是他的内心根本就没动。有些人真的不会说真心话了。

第二天,他跟我说:“我这两天老做梦,都是一群乱七八糟的东西追杀我,说我修炼法轮功,那得把欠他们的债都还了。那些东西真多啊,一眼都看不到边。它们追,我就跑。我得欠多少东西啊!我可能真的修炼不了了。”

我鼓励他:“一个再恶的人,只要不在大法洪传时对大法犯下十恶不赦的大罪,都有希望。一个生命到世间,目地都是为了大法而来。可是在漫长的历史中,无知中做过无数的坏事。师父都不看这些,要的就是一颗向善的心。”

他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才说:“我不是只参与这一桩命案,我还杀过人。”我很震惊,不是他说的还杀过人这件事的本身,我想的是,一个人作恶作的太大时,修炼起来真的很难。在很多功法的修炼中,都讲欠命还命的,只有这一世把命还了,下一世才能修炼。一个人欠下的不好的东西在他将要修炼时,很多都会出来,挡在那阻止他修炼。可是大法是无所不能的。生在大法洪传之时,这是生命最大的缘份。我就告诉他:“以前做过的事不管是什么,你都不要考虑。现在是你要不要修炼?要不要得大法?”他说:“在大法面前,我没有拒绝的理由。”

过了一天,他对我说:“你教我法轮功吧。我不管还能活多久,明天枪毙,今天我也要修炼。这一生能修多少修多少,最起码为下一生重修大法埋下机缘。”我为他的选择而感慨:生命的本源都是渴望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的!他又说:“昨晚我想了很久。我能在生命的最后遇到你,是我万分的荣幸。你是为我而来,是师父让你来给我传法的。”

我说:“法轮功我可以教你。但是我得告诉你,修炼法轮功重点在修心。要想修心,必需有大法作指导。而咱这个法除了师尊之外谁也讲不了。但是在这特殊的条件下,我可以给你复述师尊的讲法。以后见到师尊的讲法,你就按照师尊的讲法来修,一切按师尊的讲法为准。”

他很庄重的点了点头,说:“我知道,我们的师尊只有一个。”于是我开始给他复述《转法轮》上的内容。能背下来的,我就告诉他说这是师父的原话。不能背下来的,我就把大致意思复述下来。同时告诉他,师尊讲的法有不同层次的内涵,修到哪一层次的时候,那一层次的法会自动显现。

我把整部《转法轮》给他复述完后,齐杰说:“有一个心思我还没有跟你说。从小到大,我就感到我来到世上是在等一个人,等一件事,就是判我死刑时,我这个感觉都没有削减过。今天我算是明白了,我等的人是李洪志师父,等的事就是法轮功!”

(六)

齐杰曾跟我说,说他判了死刑后,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还说:“这看守所煞气太重,真的有很多冤魂。每次枪毙人时,前几天猫头鹰就会到看守所的树上来叫。其他人都说是叫,其实不是叫,那是猫头鹰在笑呢。”这个方面我不懂,但是我在明慧网上看到过中南海树上招乌鸦的事。据有功能的人看,是因为那个环境适合于这类靠吃腐尸生存的鸟类。书上不是也记载乌鸦不入孔林的事吗?孔林是孔子及其后人的墓地,乌鸦却不去那里,说明那是祥瑞之地。这猫头鹰在民间又称为夜猫子,有个说法是“夜猫子進宅无事不来”,说的是猫头鹰到谁家谁家就会有不幸的事。

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同修,他也在努力的修自己。他跟我说:“我以前说自己不怕死,那不是真心话,是事情到那一步了,我就得撑着。修了大法,才知道一个人的生命真珍贵。我要是不死,我这一生就交给大法了。要是死了呢,下辈子接着修。”

其实他当时还有一个很微妙的想法,就是想通过修炼大法,求得自己的上诉能够成功,将死刑改为死缓。我也看到了这一点,但没有给他指出。他有几次试探性的问我,想从我口中得出他有不被判死刑的可能。作为修炼的人来讲,这个心很不好,是应该去掉的。但是当时我对这事也没有透彻的认识。我当然希望他能改判,可万一改判不了呢?现在想来真是遗憾,当时应该给他指出,修炼嘛,就是应该纯纯净净的去修炼,不能有一点讨价还价的心,也不能有一点利用大法的心。

他的睡眠越来越安稳。有一天他对我说:“我昨天半夜醒来见到天女散花了,太漂亮了,那花都是很微小的花朵。”还有一次他跟我说:“我昨天做了个梦,我在平坦的马路上跑着,路两边都是青青的苹果,很大很大。”

看守所有一个人和人打了架,还把那人打成了重伤。按照看守所的规矩,他需要调到其它的牢房里去。那天中午,齐杰把他叫到放风场,谈了很久,最后告诉他:“我现在照顾不了你了。但是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遇到修炼法轮功的,一定要帮,就等于帮我了。”

天气渐渐的变冷。一天晚上吃过晚饭,他当着全牢房的人跟我说:“老师,你走的那天,要下大雪。”我问他“为什么要下雪”?他说:“用雪洗刷你的冤屈!”

后来,我被非法劳教。走的那天,狂风扑面,劫持我的警车在狂风中被刮的直颤。后来,雪纷纷扬扬的下了起来。我在想:十三号牢房的难友们该不会忘记齐杰的预言吧。通过他的预言,大家对法轮功又该有更深一层的了解了吧。

两年的非法劳教期满后,我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到齐杰的家。他的妻子听说我是问齐杰的,忍不住哭了起来。她说:“前年的冬天,什么通知也没有,就把齐杰枪毙了。”我劝导她,让她带好孩子。给她讲了法轮功真相。她说:“齐杰要是早认识你,也不会做出那事啊!”

回家的路上,我很伤感。一个临死的死囚对大法都能有那样的认识,生命的最后阶段开始修炼佛法。从生命永远的角度上看,齐杰是幸运的,他得到了生命的未来!可现在的世人还有多少被中共的谎言欺骗着;而那些仇恨法轮功的人,他的生命可能已经没有了未来。

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只看你选择站在哪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