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协调人 更应向内找、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七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师父在最近的几次讲法中,都特别提到了关于做协调人出现的一些问题的答疑。每次我都特别注意这些,做协调人,我理解的责任在哪里呢。首先,需要自己有一颗坚定的心,为大家无偿付出和牺牲很多自己的时间的意愿;二、对法理理解清晰,对正法形势理解的好,这样才能在大的方向上把握好,自己走正正法之路,并且促進整体环境一并提高;三、要有更大的耐心以至慈悲胸怀对待同修,正念对待一切矛盾和问题等;四、对自己的工作、协调能力要求也高。

师父说:“不是你当站长的为了大法的工作,你就不用提高心性而能圆满了。学员都能在任何矛盾中认识到是在提高心性,站长为什么不能?矛盾来了,为了叫你提高上来,不触及到你的心同样不行,大法的工作也是提高你心性的好机会呀!”“我为什么专为你们写这一篇,因为你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直接影响到学员。自己修的好,会把那一地区的法洪扬的好,学员们会修的更好,否则会败坏法。因为你们是大法在常人这一层中的精英,我不能只叫你们工作而不叫你们圆满。”[1]法对我们的要求高,对协调人的要求更高。自己是媒体的协调人,又是城市协调人,更应该做好。

下面就几个方面,简单和大家交流一下修炼方面的心得。

1、是修炼救人,不是做事。

媒体工作,量多、人少、时间紧、责任重、要求高,常常会陷于做事之中而忘了我们的修炼在其中,我们的讲真相救人也在其中。比如说,有时候面对各类商家谈业务,之前就认为,华人的商家受邪党毒害深,一时半载还不能马上就支持我们,可以先从西人商家开始,特别是面对西人谈生意,不太会直接涉及到讲真相这一环节。因为没有受党文化的影响,跟他们交流起来舒畅的多,不必要给他们讲真相,生意也照做。刚开始的时候,好像合作得还都比较顺利,后来总是有这事那事发生,自己都担心会失去这个客户。

同修们交流时也谈到这个问题,为了签单,为了谈成合作的机会,就简单去迎合常人的心理,淡化了讲真相、讲媒体使命价值的心,也给了自己一个逃避困难的借口。后来自己悟到,做业务,也不是把签单作为目地的,而是借这个机缘,给他讲真相,把他们救了,单自然就签了。

坚定了自己的正念,后来自己就主动跟他们讲真相。拍摄之余聊天时,就从现在他们能看到的中国移民大量涌入讲起,从影响到他们的房地产市场谈起,再转去谈他们不清楚的中国现状,包括人权,中国的状况如何影响世界局势的变化,以至于对他们日常生活的影响,当关系到他们自身的影响时,往往就会更加聆听。再告诉他们中国的人权状况恶劣到什么情况,最后把现今世界上最大的犯罪——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讲给他们,世界都起来支持法轮功,反对活摘,告诉他们我们媒体不同于其它华文媒体,每天都在讲这些真实情况。他们都表示支持。

与同修交流时也谈到,与西方主流人士的讲真相,确实与中国人的讲真相不一样,多数情况下,需要找个合适的切入点,其实只要自己想救人的心到位了,师父都会安排有缘人来听真相的。

另外做协调人,因为有管理职责,平时说话做事容易落入常人行政的一种模式中,就是用审视、检查别人的眼光来看待问题。可是常人的理怎么能解决修炼中的问题呢?

比如,每周城市学法之后,大家要么沉默寡言不交流,要么流于形式,谈谈下周要做的事就散了。从小的整体上讲,明知道这并不是良好的状态,仔细想想,为什么交流不出来。一种情况是真的没什么交流的,可能大家的心只在做事上,并无修炼上的体会,所以讲出来就是做事,也就不好意思讲了;另一种则是真有心得,但碍于面子,怕自己讲出来的话,受别人“批评”指责,说自己修的不好,悟的不高。以前我看到这些现象,都是从一种常人的行政管理入手,认为我得找这个谈谈,找那个学员谈谈,他这里修的不好,那个想法不对,有时还会用一种固定的眼光看学员,他是新学员,他悟的层次有限,他总是对人有意见,负面想法太多,等等,他、他、他,总是眼光盯在别人身上。

从常人表面来看,看似这些都是别人的问题。师父说:“你走在神的这条路上,唯一的变化就是,你与常人在思考问题的方式上不一样了。”[2]

作为协调人,讲起这些道理来都明白,就真的静下心来向内找,问自己,我是否给大家创造了一个敢于说出真话,能真心交流的良好环境?我是否对学员不够慈悲,态度严厉,只是指责别人?我是否只让别人向内找,我自己没有做到?我是否就用常人的管理手段在管一群修炼人?当我真的转去无条件向内找自己的时候,身边的场就发生了大的变化。同修就慢慢的和我接触来交流了,我也真心把自己的修炼心得和他们分享,协调做事的过程中,才会感觉之前的那种无形的“隔阂”在溶化,同修间的那种历史上的圣缘才在心中体会出来,原来都是自己的难,没修好的因素,挡在那里,是自己的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的阻挡,而不能很好的配合。不是同修的错。另外自己修好了,也可以改变这个场。

所以说,这都是我们的修炼,不只是做协调工作,一直都有修炼的因素存在。有同修说,我们自己的环境中,矛盾比常人的还多。其实不管处于什么环境中,我们就是在人和人之间的矛盾中,修自己,提高心性,而不是把做事情当作修炼。师父告诉我们: “做的过程中看的是你的人心,而不是看你成功的本身。你做的过程中就把人救了!你做的过程中是你修炼提高的过程,同时就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不是说你把那件事情做成了才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3]

2、放下人心,从强令要求别人配合,到努力放低自己的身段,去配合别人。

自己时常认为是项目协调人,自然承担很多工作,责任,比如设定目标,其他人需要配合我,配合来做这个项目,理所应当。可实际情况往往不如人意。

当初我们开始拍片,需要大量同修的配合当群众演员。一天当中要打好几百的电话,从征询人员,到落实通知细节,手机电话都用光了二个电池的量。当时也是头一次做这个工作,自己没有经验,其他同修也不清楚。有些不知道情况的同修,不愿参加,还有不理解的同修,有怕心的同修,不愿出镜的同修,总之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顺利。打电话的过程中,还时不时的可以听出对方不情愿,但是又不直接拒绝,理由一大堆,我在电话的那边听着,心里却不时的翻上翻下,不能接受,为什么这么好的讲真相事情还是不被人理解,不被支持呢。总之手指头都是指向别人,讲话的时候就自然带着埋怨、指责的口气,甚至强令、施压等方法。忙了一阵下来,虽然自己很努力,但仍然是还没有完成任务。距离开拍就只有一天了,还有一些演员没有落实。

就在当天晚上,我真的急哭了,跪倒在师父法像面前请求师父和众神帮忙。因为弟子做的不好,没能完成任务,但无论如何不能耽误了拍摄進程,而影响了救度众生。无可奈何之际,就静下心来学法,立刻自己那颗躁动不安的心就平静下来了,法中也给我开启了智慧。自己意识到,因为急于做事,没有真正从法理上跟同修交流清楚,拍片到底是为什么;也没有耐心的从同修的角度出发来考虑,到底他们遇到什么困难,我也没打算去帮忙他们,只是单一的要求他们必须做到。就是面对修炼人,每个人的修炼状态不一,想法不同,都不能强令要求,也应该耐心的去讲解。想明白了就再拿起电话,跟同修道歉,也没有了“你必须要来” 的想法,反而同修们纷纷回复我的电话。最后还没落实的几个群众演员就确定下来了。

事情过后,我就清楚的意识到了无论我们面对同修还是常人,时时刻刻都是给我的修炼提高心性的机会,都是考验。自己只有在正念中,只有把做事情的出发点落在讲真相救人上,才能把事情做好。不只是为了做事,是修炼救人。

回想自己在这么多年的修炼过程中,不知道和多少学员有过矛盾,有过法理上的激烈争论,有过工作中的不协调配合,有过意见满腹而不愿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思考,有过使用常人狡猾的手段为自己的项目争取利益,有过很多在修炼的过程中不该发生的事情,师父讲:“虽然你的动机是为了讲真相,做大法项目,是好事,可是你的出发点是不对的,这能行吗?这就是路开始就没走正。”[3]

那既然发现了执着,就下定决心去掉,就归正。有时奇怪,看到同修用质疑的眼光,不信任的眼光看着我,眼睛向外看的时候,就只看到对方。后来从修炼上向内找,发现自己的很多执着心。当自己归正的时候,再看同修,没有了以前对我的不正常眼光。其实同修就是自己的一面镜子。修别人,不如修自己。

面对本地的整体修炼环境,一路走来也是风风雨雨,内部矛盾不断。我理解这些都是我们修炼过程中必然会遇到的,无论是因为我们自身的业力造成的,还是旧势力的安排,来破坏我们整体上的配合,我认识到这些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通过提高心性和配合度,才能走过来的修炼过程。而作为协调人,期望别人做到的,首先自己要做到: 放下人心,改变自己的观念,实实在在从修炼上提高心性,慈悲对待同修,正念看待问题,才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3、正念对待矛盾,慈悲解决问题

面对不同意见,不配合的现象,如何解决,也是作为协调人常遇到的问题。

有一次自己在和同修讨论时,因为意见不一发了大脾气。现在想来已经忘了当时具体因为什么吵,只是记得当时我的脾气发的可是够大的,满脑子都是对方的错,而且认为是严重的无理取闹。气的自己浑身发抖,整个人都没法安静下来,脑子里不停的被刚才的话冲击着。我当时就意识到,无论对方对与错,都是自己错了,自己不该发那么大的脾气。

法理上都清楚,可真正要修去这个执着心,改变人的观念的时候,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考验。自己一边发正念,一边不断有各种常人心冒出来,什么“他怎么这么不讲理”、“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冒出一个不好的念头,我就清除一个,不断的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慢慢的就平静下来了。过后,想到同修因为我的发脾气一定也受到严重影响,于是就在深夜的时候,还是发了短信给他,向他道歉。

到此,以为自己很快过了这一关,可是给负责人去汇报这件事情时,发现自己的人心又冒出来了,心里还想从负责人那里讨个公道回来。负责人听了之后,又很慈悲的问了问我情况,就开始讲他自己如何被别人误解,以至于这么多年对他所在的项目还有人一直耿耿于怀的经历。并告诉我,师父通过另一位同修的口点化了他,说:“无论遇到什么矛盾问题,谁对谁错,不就是给我们修去执着心的机会吗?你自己偷着乐吧,上哪去找这样的好机会提高心性呢。”真的,这句话真真切切的就是师父再次借他的口点给我的。突然一下,感觉自己的心结解开了。从来没有的一种从头顶贯通到脚底的感觉,真的浑身的通透、清爽。感觉自己的又一层人的外壳,脱掉了。最后负责的同修还留给我一句话,作为协调人,正念去对待矛盾,慈悲的解决问题。

我身上不好的物质去掉了,对这位同修以前不好的看法也发生了改变,在常人这层也表现出与同修的关系缓和多了,工作上的配合也好转了。

我今天交流出来,也期望与其他做协调工作的同修分享:师父讲:“你和谁没配合好,作为负责人,项目负责人,你都是在修炼上有漏,你都得补。你补不了就是有漏,你圆满中就是问题。”[3]我自己悟到,我们常讲,修炼人无条件向内找才是真正的法宝,这句话是靠我们实实在在的修过来的。我们自己跳出人的观念,在心性上提高,在法上升华,自己周围的场就会发生巨大的变化,我们的工作進展就会有质的突破,学员的配合不只是对方配不配合的问题,而是我们如何配合好学员做好讲真相。而这一切的基础都来自于法,来自于我们扎扎实实的修炼。期望我们以后的协调工作做的更好。

在此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们的正念鼓励和慈悲帮助,帮我过了这一关。

以上是自己的一些修炼体会,不妥之处,请大家慈悲指正。

感谢伟大的师尊慈悲苦度!
感谢同修在修炼路上一路同行,给我的鼓励!

(二零一六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负责人也是修炼人〉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