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岁小弟子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我的儿子叫新羽,今年十岁了,从小跟我一起修炼法轮功。儿子满四周岁时,开始跟我到景点讲真相。满六周岁,我用近四个月的时间带他读一遍《转法轮》,之后,他自己就会读这三百多页的《转法轮》中的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汉字了,可儿子并没学过中文,这真是神奇。满七周岁,儿子开始学炼功动作,几次单盘后自动要求双盘打坐一小时,坚持炼功至今,已有三年多了。

一、儿子在马来西亚

1、在马来西亚景点的快乐时光

儿子喜欢听师父讲法,还不会认汉字的时候,儿子就一直听讲法,几天就听完九讲,再接着听,有些段落,他能记住师父讲的原话。儿子还喜欢去讲真相,特别是去景点讲真相,周末或假期,是他最开心的时光,他跟着我们一起去讲真相。马来西亚的景点是个很大的广场,他在那里跟我们一起讲了几年的真相,他还把那里当作了游乐场,说在那里很开心,不但可以讲到真相,还是很好很大的游乐场,整个景点都是他的游乐场。几年来,在景点都会看到他小小的身影,有时看到他派发资料,有时举展板,有时是征签。有时他忙着讲真相,有时忙着玩。大人同修忙着讲真相,他也是忙忙碌碌的,尽管有时他是忙着玩,但他很机灵,在景点的几年讲真相的时间里,从不让我们担心,不用我们看管,师父帮我看护了他,我也安安心心的在那讲了几年真相。所以大人同修都喜欢他,游客也喜欢他,经常有游客要求跟他一起合影。他在那里度过了快乐的童年时光。

2、在学校善待同学

儿子满六岁了,去读一年级,接触了其他种族的孩子,班里华人孩子就他一个。刚去的时候,其他种族的孩子都有很多伙伴,他没有伙伴,就他一人讲华语,别人觉得他肤色不一样,欺负他,但他从不骂同学,不打同学,尽管他比同学长得壮实,他经常帮助同学。当有同学被其他同学欺负难受时,他都去安慰同学。当班里调皮同学捣蛋时,他用对修炼悟出的认识去跟这些同学交流道理,同学慢慢的改变过来,不打人,不恶作剧了,还成了好朋友。

每天儿子都最后离开教室,他说他要把教室都收拾好才可以离开。他还懂得了为别人着想,每天吃中午饭后,同学都不喜欢洗碗,他会把所有碗收集叠到一起,他说那些碗比他还高,别人在玩的时候,他把所有的碗都洗了,坚持一段时间后,老师看在眼里,最后把洗碗任务落实给每个同学,轮班洗。

有一次,儿子在放学等学校校车时,一个别的班同学把一听还没开盖的一百号饮料向他砸过来,砸到他的颧骨上,他说当时非常痛,眼泪马上出来了,他马上说“立掌”(那时我还没教他发正念),感觉没那么痛了。他回家来,我一看吓了一跳,半个脸肿得老高、乌黑,被砸的地方渗血,但他很勇敢,说过几天就会好的。他并没有怨恨这位同学,坐车的时候,跟他分享零食,后来这位同学就没欺负他了。等校车时,同学都抢着上车,他跑到最后,说是让别人先上,考虑别人,不用跟别人抢。

3、剧痛中坚信师父

儿子刚满八岁的第二天,我们去大组学法,学完法交流时,他和别的小朋友去玩了,雨过天晴,公园的路上都是雨水。他过后的描述是:两个比他大几岁的哥哥手拿小棍子撵他,想打他,他害怕被打,就使劲跑,路滑,他摔倒了。回头找我,我一看,他左脚裤子膝盖处破了个大洞,膝盖磨破了,流着血。我以为是他不小心摔破的,我没在意。回家第二天,他一直哭,说右腿疼,他才告诉我上面讲的原因,腿痛得已经不能动了,躺在床上,我试图挪动他的右腿,给他翻翻身,他痛的尖叫,说是太痛了,一直不停的哭,我看到他的痛苦样,我被吓着了,但我还是镇定了下来。我知道我跟他遇到了很大的关,怎么样才能很好的闯这关,是我当时面对和思考的。我还是铁下心,一切交给师父了。儿子不停的哭了两天,不能动,不吃饭,只喝少量的水,两天下来,儿子明显瘦了不少。到第三天,儿子不哭了,但脚还是不能动,儿子对我说:妈妈,我觉得师父帮我承受一些了,我没那么痛了。我一听,心里就放下心了,儿子能悟到这样,儿子是有正念的。又过了一天,我说,只有师父能救你,你炼功吧。他说好。我把他扶着试图坐着,可他坐不了,腿太痛,背后都没办法靠到墙壁,弄了半天,费了很大劲,才把那只痛腿往内收点,背后垫着两个枕头,后脑勺再垫一个枕头,这样才勉强斜靠着,可儿子从始到终都在掉眼泪,我知道他很痛,可他很相信师父,坚持要炼功,那只痛脚往内收一点点,对他来说,太不容易了,一边流泪一边炼,炼了十五分钟,说承受不住了。第二天又坚持了十五分钟。再过一天,他能扶着墙站起来了,但还不能走动,只能站几分钟。他站起来时,我看见他右屁股的裤子很空,我拉开一看,原来臀部圆鼓的肉不见了,右臀凹了个大坑,完全变形了,我吓了一跳,凭直觉,右股骨头可能骨折了,或者筋断了。这种痛是何等的痛,一个八岁的孩子能承受这样的痛,那是相信师父的正念。再过一天,他要求炼动功,他说不能只炼静功,动功也要炼。让我站在他的前面一起炼,说是准备要摔倒了可以扶他,并说一起炼,我的场可能能帮助他好得快点。我一边炼一边看着他,只能炼第一、第三套功法,第二套时间长,站不住,第四套需要蹲下,他没办法蹲下。再过一天,能走一点路了,他很高兴。

儿子这个样子,我心里内疚,觉得没照顾好他,心里总是有点放心不下,为了想证明是不是右股骨头骨折了,我带他到医院拍X光片。医生开的单子上写的是髋关节和右股骨头,可放射科的医生拍了左腿,在片上也写着左腿。医院说拍错片了,问我再从新拍吧。我一听说不拍了,我回家自己处理。医生最后让我们回家。我知道我不该来,我还是正念不足,师父提醒了我。儿子说有师父保护,不会有问题,我说对,我们回家,儿子在魔难中能保持那么强的正念,我感到欣慰。

儿子在家除了炼功就是听法,到第七天,他能慢慢的走下楼,到小店买零食吃了。儿子说:师父给他承受了,还剩下一点点自己承受,自己一点不承受是不行了,很快就好了。我听了,为他为我即将走过这一难感到高兴。两周后,学校开学了,我问他需不需要在家再休息一段时间,因为他还不能走远路,走路还是有点一拐一拐的,他说没问题,可以的,我还是有点担心,他还是坚持去学校,一天没落。三周后,走路恢复正常,臀部的肉也慢慢恢复过来。他高兴的说:他走过了生死难,是师父保护了他,如果他不修炼,就会残废了。是啊,是师父从新给了他一个健康的身体,师父救了他。这一难,我跟他都走得惊心动魄,刻骨铭心,终生难忘。在大法中修炼的大法小弟子却有着这般超常的坚强、勇敢、毅力、坚忍及坚定的信念。这也是法的超常与神奇。

二、儿子在美国

儿子十岁时,我们来到了美国。儿子跟我讲了他的一点修炼过程。

在学校里,华人孩子寥寥几个,他初来乍到,有的同学欺负他,他从不还手,也不还口,不跟同学一般见识,他说同学没修炼是可怜的,他要好好爱护同学,把恶缘都变成善缘。

有男同学挥拳头说要打他,他说:“我们来扳手劲比赛,如果你输了你就不能打我,如果你赢,你可以打我的肚皮。”同学很快就输了,所以同学打不了他。儿子壮实,没有同学扳赢他,同学就不跟他打架,和睦相处。

班里有一个其他种族的女同学经常骂儿子,骂得很难听,还说要打他。儿子说:“你过来打我吧,但我不会打女孩子,不会欺负女孩子的,你老骂人对你不好的,你会失去很多东西。”他没跟这女孩子计较,还经常帮助她,把她当作好朋友对待。时间长了,这女孩子慢慢变好了,不骂人了,有时还帮助他,成为了朋友。

只要有机会,儿子都会帮助班里的同学,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用他的话说就是听师父的话,把所有的恶缘变善缘,爱护所有同学。所以在学校他与同学和睦相处,过得很开心。

马来西亚的老师和美国的老师都说儿子很善良,聪明,讨人喜欢。

儿子从小就在修炼环境里长大,自己也理悟了修炼的一些真理,知道修炼要做个好人、考虑别人的人,他自己在生活中也是按修炼的原则去要求自己做好。他也变成一个朴实,善良的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