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负责人到底应该什么样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一日】近来参与了一些地区协调方面的事情,发现有争、抢地区主要负责人的现象,而且很严重,使整体四分五裂,在救人和抑制邪恶方面不能拧成一股劲儿发挥更大的作用,很痛心。这样的同修实际上走的是旧势力安排的道路却不自知。

每个同修都知道在修炼中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可是怎样判断自己是否走了旧势力的安排,怎样去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怎样才能否定得了旧势力的安排呢?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在矛盾面前真正用师父的法指导自己提高心性、拿出无私无我的言行。可是难也就难在这里。我发现争、抢地区协调人的同修和支持他们这样做的同修,往往是用人的理和同修之间结下的同修情来指导自己的言行,而不是用师父的法对照自己。

不是他们不想用师父的法来对照自己的言行,而是根本就不明白师父所讲的关于主要负责人的讲法,法理上稀里糊涂的,那根本否定不了旧势力的安排。

当我接触到本地区这种争、抢主要负责人的现象后,我仔细的思考了一下师父关于主要负责人的讲法,才发现千百年来形成的渗透到人的骨子里的人的理真的是时时刻刻都在左右着不精進的修炼人,脱去人的这层壳真的很难,如果不能在法上真修、实修,走师父安排的路、否定旧势力真的就只是一句空话。

认识误区一:在常人社会中,我们都知道有一句话,叫做“能者居之”。就是一个职位要由有能力的那个人来做,没有所需能力的人应该自动退下来,让给有能力的人来做,这叫让贤,也叫有自知之明。所以有的同修认为某某做地区主要负责人不合适,没有能力,那他就应该自动退下去,让更有能力的同修来做地区主要负责人,那么我觉得自己有能力,或我觉得某某同修更有能力,那就应该由我来做地区主要负责人,或那就应该由某某更有能力的同修来做地区主要负责人,这不对吗?

这就是人的理,而不是法理。如果不理解法理的话,我们可以参照一下给法做铺垫的神传文化——《西游记》和《封神演义》。

《转法轮》中,关于主要负责人到底应该什么样,师父给了六个字来形容:“《封神演义》中的申公豹,看姜子牙又老又没本事,可元始天尊让姜子牙封神。”[1]这六个字就是“又老又没本事”。这句话中同时也点出了另一层法理,那就是:该由谁来做总协调人,可不是谁认为自己更有本事,或认为谁谁更有本事,就可以做的,那是在大戏开演之前,就已经定好了的。其人是带着使命来的,而且师父也讲了:“造就一个人、一个生命,在极微观下已经构成了他特定的生命成份、他的本质。”[1]也就是说,你表面看这个人,觉得他“又老又没本事”,可是,这个人在下世之前,师父已经赋予了他做好一个地区主要负责人应该具有的必要的生命成份和素质,但是是在“极微观下”赋予他的,很可能这些素质不在表面显现,或者也可以这么说,做好一个地区主要负责人的素质,根本上与我们用人心所揣测的素质是不一样的,所以很多同修从表面上看,从表面上观察,觉得没发现这个地区主要负责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呀,怎么就让他当了地区主要负责人呢?在人心的主导下觉得不能理解。

我们先来看看《西游记》这部神话小说。西天取经,这就是一个项目,项目参与者有唐僧、孙悟空、猪八戒和沙僧。孙悟空、猪八戒和沙僧都技能高强,尤其是孙悟空,七十二般变化、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再加上一条如意金箍棒。这四人中最无技能的就是唐僧,肉眼凡胎。可唐僧才是项目负责人。

为什么这么安排呢?恰恰是唐僧的“无能”才最后成就了孙悟空的斗战胜佛。孙悟空一开始什么样呢?可以说本领高强但是任性妄为、性急暴躁、无法容忍,生气了就抡起金箍棒。这样的人能成佛吗?经过十四年的心性魔炼,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最后才使孙悟空终于将魔性全部修掉,变得脾气温和,遇事不再暴躁,事事为唐僧考虑,师徒之间再无任何猜忌,和唐僧心心相映。而且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才使孙悟空具备了成佛所必需的威德。可以说,没有唐僧的“无能”就没有孙悟空的成就。

那么,猪八戒和沙僧为什么最后成不了佛呢?个人理解,是因为猪八戒有很多执著心没有修掉,而沙僧修不成佛,除了其自身的根基和悟性外,沙僧付出的成度不够,威德也不够。

反过来再说唐僧。他真的那么无能吗?锻炼这个西天取经项目的负责人,是从天上就开始了,唐僧是如来佛的大弟子,根基深厚,转生到中国东土之后,从小就安排他在寺院中修习佛法,他父母的魔难可能就是那么安排的,否则的话,谁家愿意自己的宝贝儿子一出生就送到寺院中去修行呢?虽然他是肉眼凡胎,可是他修炼的心意坚定,有力的稳定着这个西天取经的项目。可以说,没有唐僧的坚定信念西天取经的项目也就无法最终完成,也就是说实际上是唐僧在稳定着这个项目,把持着这个项目的发展方向,使这个项目能朝着既定目标一直走下去,不至于走偏,这就足以了。也就是说地区主要负责人只要证实法的路没有走偏,没有把整个地区的大法弟子带偏,有能力在不同阶段决定整个地区证实法的走向就可以了,并不需要地区主要负责人把问题考虑的多么特别特别的全面。

在看《西游记》的时候,谁都认为孙悟空是第一主角,都知道他最能干,虽然他不是项目负责人。可是如果孙悟空从头到尾一直执著自己的能力,看不上唐僧;如果孙悟空认为自己能力更大、动了一念想要取代唐僧的话,那可坏了。天上地上各路神仙谁也不敢出手去帮助孙悟空了,因为那是犯上、搅局,逆杵和破坏神佛的安排。

一件事情师父要是不认同的话,那所有的正神包括护法神都不敢再管。这个时候旧势力就会乘虚而入,这样的同修就归旧势力管了,旧势力就会不断的加强他的这一念:你做的对,你做的对;就会让这个同修认为负责人越来越不行,越来越有问题,得我做,或某某能力多大呀,应该由他来做,我得帮着他做,否则这个项目不就完了吗!

他觉得他在对整个地区证实法的形势负责,他在圆容师父所要的,他在助师正法,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旧势力的操纵下了,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实际上都在起着破坏项目進程、分裂整体的作用。记得一个同修写过这样一句话,在正法修炼过程中,被火熔炼过的不都是真金,还有石头。

其实还是学法上出了问题,把做事当作了修炼。没有对法清晰的认识,拿什么来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操控呢?你都不知道哪条路是正路,怎么走呢?

认识误区二:常人中讲一个先来后到。比如说一个职位,本来有一个人坐,可是这个人中间出了一点事情,被迫离开了这个职位一段时间,这个职位不能空着呀,那么就会有人替补上去,过了一段时间这个被迫离开的人回来了,怎么办呢 ?先给回来的这个人安排一个别的位置吧。常人社会就是这样处理问题的,哪个单位都是。如果回来的那个人还想恢复职位,大家就会觉得这个人太不地道了,心怎么就这么放不下吗?大家就会去同情第二个人,看不起第一个人,这就是常人的理,不是法理。

试想一下,唐僧在整个取经过程中经过了九九八十一难,很多次被妖精抓走,如果说,唐僧被妖精抓走一次,就替补上来一个主要负责人,再抓走,就再替补上来一个主要负责人,再抓走,就再替补一个上来。而且每个替补上来的“唐僧”在原来的唐僧回来之后,都不肯把位置让出来,那天上的如来佛和各路正神能认同吗?

认识误区三:看到两派人马争的轰轰烈烈的,起了反感心,哪边的项目我也不参加,我就走好自己的路。这种认识问题的角度站在个人修炼的角度上讲,可能是正确的,但是站在整体配合的角度上讲,还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道路。

旧势力想要达到的目地是什么?就是破坏整体配合,因为师父在正法進程中安排了、并且不断的强调要形成整体,要互相配合好。那么旧势力就要在这上面设关设难来考验大法弟子,看大法弟子能不能按照师父所说的把自我放下、整体配合好。

认识误区四:我不管什么之争,具体的证实法的项目摆在面前,我得配合或者我们是从邪恶的黑窝里一起走出来的,我得帮他。

有的就是被同修情蒙蔽了双眼,黑窝里生死扶持走过来的,那是谁说也不相信的。大法弟子风风雨雨的走到今天,太不容易了,眼看着正法就要走到最后了,就要归位了,救人的事那真是做了一大堆,可是到了最后几个难走不过去,却对整体配合起着破坏作用,那能圆满吗?

我也看到了,很多这样的同修,学法上早就出了问题,发正念严重倒掌,解体不了自己空间场中那些操控自己的邪灵烂鬼。唯一的办法,是把一切事情都放下,集中学法、炼功、发正念,救度众生,只有这样做,才能突破旧势力的干扰和利用,从新走回来。而那些有意无意起到支持作用的同修也要把握好自己,才能真正帮助了同修,才能帮助了自己,否则你也在旧势力的安排当中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