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从业者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记者,在西方被称为“无冕之王”。自由社会独立媒体应该为民请命,暴露社会黑暗面,监督政府清政为民、廉正高效,弘扬正义。有人把媒体称为独立于立法、行政、司法之外的第四权力。因此记者手中的笔应该是弘扬人类普世价值,尊重传统文化,传播真相,行使社会公义的媒介,不应该是某些利益集团的喉舌,不应该是传播谣言谎言的工具,不应该是诲淫诲盗、牵引人类道德下滑的催化剂。善恶有报是宇宙真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早来与来迟。立言、立德、立功,写下劝善劝世良言的,上天必给予大福报。相反诲淫诲盗、诋毁好人诽谤佛法者报应下场极其凄惨。古往今来,这样的例子层出不穷。

中国立言积功德第一人——孔子为万世师表,其后代子孙到现在超过两百万,涵盖孔子家族整个传承史的孔子世家谱,以延时之长、族系之明,纂辑之广、核查之实,体例之备、保存之全,被金氏世界纪录列为“世界最长家谱”,从任何一代,都能上推至孔子。而且后代常常出圣人,到现在已经是七十七代传人,香火不断,被称为天下第一家。

中国立言积功累德另一人——范仲淹,自幼贫苦,勤学苦读,为国为民,其不朽著作《岳阳楼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流传至今。范仲淹官做到宰相,官禄相当丰厚,但是生活相当节俭,粗茶淡饭,俸禄全部供养父老乡亲,直到老年生活拮据,可是后代至今五十一世传人,从范仲淹夫妇去世到现在近1000年,子孙后代繁衍至今已达到170万。

明朝万历年间,江南吴江地区袁了凡行善积德,写下了传世劝善良言《了凡四训》,不仅成功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喜得贵子,延寿善终,而且子孙贤达,家族兴旺。

让我们再来看看反面例子。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有很多邪淫的描写,发明意淫的概念,并用很多篇幅笔墨描写男女乃至男男相悦之情。结果曹雪芹一辈子贫困潦倒,并且早死。

王实甫写的《西厢记》,描写男子偷情私会的情形,导致许多人见了就起邪思淫念。结果书还没有完成,作者自己无法克制,嚼舌而死。

唐朝诗人元稹,见表妹崔莺莺长得绝世美貌,想娶她为妻,却求婚遭拒。竟然愤而写《会真记》,虚构他表妹和人偷情唱和,毁谤他表妹的名节,致使崔莺莺蒙垢千秋,而且又导致后世的读者,学习偷情私会。结果,元稹死时痛苦万分,而且死后尸体惨遭雷电焚烧的报应。

宋朝著名诗人黄庭坚(又名黄山谷)喜欢写一些冶艳的诗词,有一次和画马的名师李伯时,去拜见圆通秀禅师,禅师首先劝诫李伯时不可将一生心力用在画马,倘若念念在马,只怕来世堕落投胎做马。黄庭坚听了发笑,禅师呵斥他不要取笑别人。黄庭坚便说:“难道我也会堕入马腹吗?”禅师说:“伯时念马,堕为马身也只是他个人的事。但你写淫色艳词,却是挑逗了天下许多人的淫心,害许多人贞洁不保,这种罪过,何止是堕入马腹,恐怕泥梨地狱等着你去受刑。”圆通秀禅师是有名的得道高僧,黄山谷听了禅师训诫后,惊惧惭愧,从此绝笔,不再写败德的冶艳诗词。

再说说近代的例子。李宗吾(1879-1943)以“厚黑教主”自居,他写了《厚黑学》一书,对史书断章取义、诽谤圣贤、宣扬无因果论,颠覆伦理道德,厚黑即为人要脸厚心黑,这样才能成大事。这本书至今还在毒害今天的人们,丧失诚信、背弃中华传统文化给社会带来巨大灾难。李宗吾报应惨烈,最终清贫潦倒,两子双亡,抑郁寡欢,酗酒中风而死,死后在“文革”时期遭掘坟开棺。

原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部副主任陈虻为了飞黄腾达,不惜出卖良知遭恶报的例子非常值得警醒。发生在二零零一年中国新年除夕下午的天安门自焚案早已被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鉴定为是中共对法轮功构陷的伪案,是“国家恐怖主义行为”。当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政策遭到来自全国各阶层、甚至政府高层的抵制,因为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教人“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受到社会各界千千万万人的欢迎,江泽民的迫害是出于妒嫉,是完全建立在捏造的罪名上的。江泽民进退不能,为强制执行对当时有一亿民众的法轮功团体的迫害,在中国新年除夕,中共江氏集团自编自导了天安门自焚案来嫁祸法轮功,煽动仇恨。陈虻主动充当江氏“造假”集团的走卒,担任“天安门自焚案”纪录片的制片人。他二零零一年在加州伯克利大学“媒体与社会发展国际研讨会”上声称“新闻在我看来并没有什么真实性”,还坦承:“谁给我饭吃,我就给谁卖命。”陈虻的恶行遭到现世现报。二零零八年平安夜的前一天,四十七岁的陈虻在被胃癌、肝癌两种癌症折磨的死去活来、痛不欲生后死亡。

凤凰卫视中文台貌似公允,实质是中共在香港的喉舌。在江氏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中,凤凰卫视播放大量恶毒污蔑法轮功的电视节目,一直充当着助纣为虐的帮凶角色。古云“多行不义必自毙”。凤凰卫视的人员纷纷遭到报应。“现世报”历历在目。诸如二零零二年凤凰卫视总裁刘长乐遭“双规”,中文台副台长赵群力驾机坠毁身亡,二零零四年六月,凤凰卫视前副主席周一男更惨遭灭门之灾。

记者是社会良心。不要小看记者手中的笔,一支笔可抵十万雄师。现代的核武器破坏力很大,它却无法超越时空。而笔下文字传播信息,却不受时空的限制。一篇劝善良言,可以流传千古,滋润无数人的心灵,使人心归正,功德无量也。相反,诲淫诲盗、诽谤佛法的文章如果传播开去,则会毒害无数世人,那么这些人干坏事造成的罪业也有写这个坏文章的作者的一份,那会积累下来多少罪业?!善恶因果报应,是亘古不变的天理,绝对不是所谓的“迷信”!做好事积累的功德多了,就去天堂;相反坏事干尽,罪业太大,就只能去地狱。所以记者文人朋友要珍惜手中这支笔的分量,劝善惩恶,你很可能会去天堂;但是如果你助纣为虐,诽谤佛法,诲淫诲盗,那地狱惨烈的报应将是难以想象的。有诗为证:

莫轻文人手中笔
妙笔可抵十万师
立言载道传千古
多少圣贤千秋义
人世浑浑黑白倒
天理昭昭岂可欺
劝君莫惜正义笔
福泽子孙万世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