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脱维亚夫妇修炼法轮功(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六日】(明慧记者吴思静德国慕尼黑报道)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五日,近千名法轮功学员组成的游行队伍穿越慕尼黑市中心,在天国乐团、仙女舞蹈队、舞龙队、腰鼓队等的后面,阿纳托利(Anatoly)和伊万娜(Ivana)推着婴儿车行走在队伍中,车里是他们不到两岁的女儿。这对年轻的父母为什么带着幼女、不远千里来到德国慕尼黑参加法轮功的活动呢?他们两人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图:来自拉脱维亚的伊万娜(左)和阿纳托利'
图:来自拉脱维亚的伊万娜(左)和阿纳托利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时,阿纳托利还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小伙子,当时他已经修炼一年了。他说:“迫害开始时我觉得很奇怪,以为这是个误会,很快就会澄清的,当时我们去拉脱维亚的中国大使馆请愿,说明法轮功是好的。”

但是事情发展出乎阿纳托利的预料,拉脱维亚的媒体开始报导法轮功,都是重复中共的谎言。这让他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那段时间很艰难。之后他和其他拉脱维亚的法轮功学员一步步地开始了各种活动,印法轮功传单,告诉人们迫害的真相,去约见(拉脱维亚的)政治家和媒体讲清真相等等。

反迫害的路并不平坦 ,但只要坚持走正路,总有拨云见日的一天,阿纳托利举了一个例子。

迫害开始一两年后,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的学员开始在中共大使馆前持续不断地抗议。一年后,大使馆给拉脱维亚政府施加压力,警察禁止学员们在大使馆正对面抗议,把他们赶到了离使馆三百米远的地方,阿纳托利说:“我们连大使馆都看不到了。”

学员们没有因此而屈从于压力,他们将这件事情当作契机,开始给拉脱维亚警察和政府讲真相,经过几年的努力,事情终于有了一个彻底的转变。

拉脱维亚警察和政府官员一起去找中国大使馆,通知他们,法轮功学员可以回到之前的位置。他们不再理会中共的压力。从那以后,法轮功学员一直站在大使馆正对面抗议,无论什么活动,警察都给许可。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每个学员都做出不同程度的付出。二零一六年,十二位欧洲议会议员发起一个书面声明,反对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器官。夏天,阿纳托利来到欧洲议会所在地拜访政治家,告诉他们强摘器官已经在中国进行了很多年了,而且大批法轮功学员因此而被杀害。

他说:“我知道这件事情很重要,但到欧洲议会来,对我来说并不容易,我们的孩子还很小,我有一个旅行社,我离开了生意也会受到影响,而且旅程也很贵。但我还是把自己的私事放下,飞到比利时布鲁塞尔拜访议员,再开车四百公里到斯特拉斯堡继续拜访议员。”

最后,爱沙尼亚六个议员里有五个人签了名支持书面声明,拉脱维亚的八个议员里有五个人签名,立陶宛十一个议员里有六人签名。阿纳托利说:“我们都是一个整体,我们都在互相帮忙。如果我只是想着我自己,我的家庭,我是无法做这件事情的。”

伊万娜二零零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她还在德国上大学,一开始她只是想做一些中国的身体练习,一位同学正好是法轮功学员,就教了她法轮功。等到她通过看书学法真正明白了法轮功是什么的时候,她的人生观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她说:“我开始为别人着想,我以前没有想到,为别人着想是那么的美好。在家里,在和各种各样的人接触的时候,我会想到,自己是个法轮功弟子。

“在工作中不去怪别人,而是看自己有什么做错了。一次工作中出了一个问题,我的同事向我道歉,而我觉得我也做错了一些事情,也向他道歉,他非常惊讶,气氛一下子就不一样了。”

带孩子的过程是一个修炼“忍”的过程,伊万娜说:“有时候很难忍住,我就对自己说:你是个修炼人,你是个修炼人。我发现,当我能忍住,保持平和的时候,我的女儿也很安静。而当我一旦心理有波动的时候,不耐烦了,我女儿也很不安。”

伊万娜曾经在慕尼黑生活过十年。她说,当时慕尼黑学员就一直想组织大型的讲真相活动,但是这件事情一直都没有做。这次终于做了,而且还很成功,她非常高兴。

她和先生都期待着第二天的欧洲法会,阿纳托利觉得一年一度的欧洲法会非常重要,听到别人的修炼体会,他可以看到自己修炼中的不足和漏洞。伊万娜说:“很多学员有很好的讲真相的经验,看到别人怎么做的,会看到自己的差距,哪里需要赶上,法会给人很多启发。”

每次法会前后举办的大型讲真相的活动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宝贵的经验,阿纳托利说:“我们可以向民众展示法轮大法的美好还有迫害的残酷,早日结束这场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