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乱中 乌克兰东南部弟子感受师尊保护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一日】乌克兰东南部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个州的战乱,至今还未平息。大量的平民由于不知该逃往何处,在战事下伴着激烈的枪战和炸弹的袭击,在恐惧的煎熬中躲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眠的夜晚。持续几个月的战事,也导致了上千人的死亡。

面对无常的世事,也有人因信仰法轮大法,以信仰的力量,克服了内心对战争的恐惧。在斯拉扬斯克(Sloviansk),有个六十岁的人,名叫亚历山大,住在一座没有水、没有电的高楼中。在与外界联系时,经常要到固定的地方。不远的商店已经停止了运送商品,他所喝的水,是在几处宅院中打井水。有能力有条件的居民都逃难了,在没有经济来源的情况下,他依靠信仰一直坚忍的支撑着。

他说:白天天亮时,尽可能的多做一些,天黑以后,就持续发正念、炼功。因为战争,很多商店都已经不卖食品了,正常的工作没有了,也就没有了生活来源。尽管困难很多,但他把它当成是修炼的机会,修去安逸心,不断的修心。他记得师父说的话:“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1]

亚历山大说,一次早上刚出门,双方开始了疯狂的射击。他从惊恐中迅速镇定下来,也没有多想很自然的就席地而坐,打坐。他说,在炼法轮功的第五套功法时,震耳欲聋的枪声逐渐停止了。由于斯洛扬斯科一直是叛军盘踞的地点,在艰难中得益于大法信仰的帮助,他并没有对自己的生死想太多,他相信大法师父的保护。并一直等到了乌克兰政府军收复了这一带。

住在克拉玛多尔斯克市(Kramatorsk)的六十岁的伊利娜和另一个大法弟子奥列格在军事冲突爆发后,没有能够撤离。当看到亲俄的武装力量大量出现在她所居住的地区时,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和害怕,因为这意味着很快这里就要开战了。为了克服内心的恐惧,她反复的提醒自己是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不要害怕。有几次近距离看到炸弹爆炸的场面,她也逐渐克服了内心的恐惧。

在这一城市,乌克兰政府军和叛军交战,多是在晚上十点到凌晨三点。每次半夜,政府军和叛军开始猛烈的战斗时,没有撤离的市民,常常是在惊恐中度过不眠之夜。这个大法弟子伊利娜居住的地方距离枪战地带只有三公里。所以炮弹射击开始时,震的窗户的玻璃都发颤。每次激战后,第二天早上,她总会看到很多人提着行李箱匆忙的赶往汽车站,迅速逃离此地,大街上变的空空的,几乎看不到人影。那时火车站已经中断了通行。

在政府军收复斯拉扬斯克的前两天,她住的那个区域,真切的听到枪声的剧烈。就在她家不远的地方,邻居的一栋房子被炸了。有一个雷飞到三楼那么高,然后落地爆炸。另一次,有个雷在距离她家一百米的地方爆炸了,窗户都被震碎了,有人不幸被炸伤,有几棵大树也被炸断了。在近距离的战事中,她都安然无恙的躲过。在这艰难的时局中,在断水断电断瓦斯的三个月里,在食物紧张短缺的情况下,她亲身见证了大法的庇护。

六十五岁的尼娜所居住的地区,正好处于政府军和叛军对峙的界限之地。一次半夜双方的激战,留下来的市民几乎难以入眠。而尼娜那晚却睡的格外的沉。第二天醒来后,几乎所有的邻居都在谈论夜里发生的枪战,战争的激烈,以致大地都在震动,窗户都被震碎了,甚至连狗都狂吠不止。尼娜很惊讶,本来半夜两点被一阵枪声惊醒,但是很快的,不知何故又突然沉沉睡了过去了,一直睡到早上。双方半夜的激战一点都没有影响到她。尼娜几次亲眼看到,火箭炮发射出来时,经过了他们的村庄,也经过了几次激烈的枪战,但她都安然无恙。她明白了,这是大法师父在保护呢!

居住在里斯强斯克市(Lysychansk)的七十岁的尼娜说,一开始她很害怕。因为这个城市好象被逐渐的与乌克兰隔离开。有三座桥都被炸断了,通往城市的路也被炸了,工厂也被轮番的炸毁了,铁路也被封了,食品供应也中断了。当初,战事还未爆发时,尼娜常常出去发送大法真相资料,甚至给当地的一些驻军。当战事开始后,市民因恐惧都不敢上街,大街上都是空空的。

尼娜所居住的小镇,每天双方的激战是从凌晨三点一直到白天的十二点。她居住在五楼,每天高密集的发正念,并请求师父的加持和保护。她没有怕,同时鼓励其他的同修不要怕。尼娜五楼的住所,没有受到任何损毁,甚至玻璃也没有震碎。而邻居的房子,有的被炸弹炸毁一角,有的玻璃全被震碎,有的屋顶被全部掀翻。一栋九层高的楼房被炮弹全部摧毁。起初战争开始时,尼娜也很害怕,她尽量安慰自己不要害怕,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尽可能多的学法、发正念。

在乌克兰政府军收复这一带后,尼娜给驻军从新开始发法轮大法真相资料。很多乌克兰政府军人带着喜悦接收资料,并把大法真相日历挂在各自的军车上。其中一位军官请尼娜详细讲解中国大法弟子抵制中共迫害的坚忍和勇敢,并一再表示赞誉和感谢。这名军官非常善待尼娜,支持她讲真相,后来他亲自给尼娜送来土豆、米谷和其他一些食品。希望她渡过难关。

当同修打电话问候时,尼娜不止一次感激地说:是师父在保护我们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