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掉不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五日】师父说:“这个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体现,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1]“到了极高点上去讲,那就很简单了,因为法就象金字塔形的。到了极高层次上用三个字就可以概括,那就是真、善、忍,显现到各个层次就极复杂了。”[1]

修炼这么些年,其实自己是糊糊涂涂的,在很多事上不是很明白。修炼以来,通过看师尊讲法,了解了很多法理,但是“真、善、忍”这三个字却因为看似简单,而自己好象没有理解到这三个字的内涵,没有把真、善、忍当成必须达到的标准。

今天才醒悟:真、善、忍是我们必须做到的。而不真、不善、不忍,是不能圆满進入新宇宙中的。

当委曲求全的撒谎、无恶意的撒谎、为免麻烦的撒谎成为一种生活常态,不真、撒谎就会时不时在自己身上表现出来。

(一)证实法中做到真

在证实法中,写文章、投稿艺术作品必须做到真,这是一个修炼过程。

比如:写文章时,党文化、假大空的不真,就会在我身上作怪,时不时的露苗头,得不时的纠正自己。造成曲解、夸大,都是不真。每次写文章,都查找有无不实、夸大、造成曲解的地方。这是一个修去自己身上变异的东西的过程。

比如:投稿工艺品作品,我觉的,每一个配件(比如:丝网花的莲蓬、叶子、花盆、葫芦的挂穗……)都要做到是手工制作,不用买的现成的配件。因为买的商品投稿算什么?如果配件是买的现成的,应当注明配件的哪个部份是买的。所以,我努力改变思想中觉的马马虎虎就行、不必较真的变异思想,力求做到真,参与投稿手工艺品时,做到每一个配件都是真实的手工艺品。

(二)生活中暴露出不真

以为自己做到真了,可是继续修,发现自己还是没做到真。

比如:买耗材,考察市场时,货比三家是应该的,但我越来越把撒谎当成习惯,习惯撒谎说:“改天买你的”。其实,我会去买另一家的。说话不算话、空头许诺已经成了习惯。

有时,我根本不是为了货比三家,根本不打算买,却撒谎说“改天买你的”、让商家介绍、满足对商品的好奇、和自己找乐趣排挤寂寞的心。

比如:打黑车去偏僻农村,我没去过那个村子,司机若把我拉到别的地方我也不知道,为了人身安全,我撒谎说有亲戚接。生活中,象这样的撒谎张口即来,撒谎像家常便饭一样。

虽然都有这样、那样的理由,没有恶意。但不认真找还真不觉得是问题。方方面面的事都有撒谎、不真的影子。当习惯撒谎时,就越来越不把撒谎当回事了。

(三)清除党文化的毒害

当我反思自己何时学会撒谎,发现,从小学时,学校就培养撒谎、不真。

比如:小学时,学写记叙文,题目叫“记……的一件事”,同学们都没有经历过,写不出来,语文老师为了让同学们学会写“记……的一件事”这种题材的作文,就教我们自己编、想象故事情节完成作文。

比如:从小学开始,学校老师就教我们造假,有人来听课时,就将讲过的课再讲一遍,让小学生撒谎装成没学过,安排小学生向老师假装提问。

在这样的党文化毒害下成长起来,造假成性、说假话、说空话,深深的浸透到每个细胞里,不时的就露出来。如不认清这些毒害,就很难认识到自己身上的党文化余毒。

(四)不真的背后是保护自己、为己的私

自己每次撒谎的背后,不是为了避免麻烦、就是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或者在为私的某种心的促使下而为。背后都是为了自己不受伤害,狡猾的掩盖。一个狡猾的生命怎么配当佛呢?我有点明白了为什么生命应该“真”。

认识到撒谎、不真是不对的,我决定改变自己。师尊说:“我这个人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1]

我要努力做到不愿意说的话可以不说、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

我也要做到善、忍。对照自己,怨恨是不善的表现;生气、发脾气、求安逸是不忍的表现。这些是我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改掉的。

注:
[1]李洪志师尊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