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杀人凶手欠下的血债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自古以来,杀人凶手隐匿逃窜而暂时逃脱惩罚者,一直都有,但绝大多数都是潜踪隐迹改名换姓,战战兢兢苟活于世。

十四年来在迫害法轮功的狂潮中,很多杀人凶手逍遥法外,不仅没有被追究查办,甚至成为“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优秀党员”。因杀人获得中共的奖赏。

可是杀人凶手绝不会一直逍遥法外。如今薄熙来、王立军已经锒铛入狱,周永康、李东生即将步他们的后尘。那些杀人凶手也将受到法律的严惩。而这仅仅是恶报的开始。明慧网上刊登大量的恶人在报应中患恶疾或者惨死的例子,这些报应也会在杀人凶手身上应验。

以下是一些杀人凶手欠下的血债,这些血债必须偿还。

一、张雅丽、管戈、张保菊在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死亡

2003年6月4日,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传出惊人消息,该所非法关押的三名法轮功学员张雅丽、管戈、张保菊同时自杀身亡。此时,正是罗干主导的所谓的“春雷行动”最疯狂的时候,劳教所内正用最残酷的酷刑“约束衣”迫害大法弟子,孙士梅已经在十天前被虐杀。此事已过去十年,真相仍然被掩盖着。联系当时情况,无论实情如何,三人之死,十八里河劳教所断然难逃罪责。

张雅丽
张雅丽

张雅丽,女,30多岁,南阳大法弟子,河南石油勘探局采油二厂会计,她丈夫是采油二厂副厂长,有一个上中学的女儿。张雅丽在单位工作认真负责,勤劳善良,不管遇到什么工作都主动去做,在单位里人缘非常好。在张雅丽被迫害时,她丈夫在中共的压力下,逼她写背叛真善忍信仰的“保证”。张雅丽因不写“保证”被迫离婚,而且因坚持修炼被油田公安局非法劳教。

管戈
管戈

管戈,女,31岁,原籍辽宁省沈阳市,吉林大学本科毕业,豁达、乐观,整天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她在新乡市师范学院工作,是一位德才兼备的好教工。2001年9月,管戈被绑架到十八里河劳教所,教期三年。

张保菊,女。2002年4、5月份她被恶警单独隔离在三大队的图书室,不许迈出屋子半步,一天只允许睡2~3小时,然后由犹大轮番念诽谤大法的揭批材料,强行洗脑,不听或不认真听,就要受邪恶之徒的种种刑罚。

二、年仅20岁的常保利一天之内被毒打致死 没有人为此担责

常保利,男,20岁,河南省巩义市夹津口镇省劳改煤矿职工家属,父亲是煤矿干部,姐姐常文香、常春香都是法轮功学员。1999年11月,常春琴、常保利、常春香、常文香为法轮功进京上访,被绑架后送往派出所。常春琴、常文香、常春香3人被非法关押在巩义市看守所,常保利则被送进巩义市公安局。在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杜杰、指导员申有凯的指使下,警察们对常保利进行毒打折磨。在常保利被打昏送医院抢救,医生发现勒他脖子的铁丝还没有去掉。常保利的父亲说:“人都快死了,刑具还不去掉?”杜杰等人才不得不将铁丝去掉。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年仅20岁的常保利就这样被恶警毒打致死。

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陨落,却没有任何人为此担责。

三、多才多艺的原胜军被“610”恶警活活打死 凶手昭然 无人追究

原胜军
原胜军

原胜军,男,42岁,大学毕业,家住济源市电业局家属院,曾当过教师、干过律师、工程师,担任过某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济源市物资局局长。原胜军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快困扰他多年的心脏病、高血压痊愈。1999年7月,法轮大法遭中共江罗集团迫害。原胜军为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于2000年11月份,给当时任中共邪党头目的江泽民写了一封公开信,讲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却因此被济源执法部门非法拘捕,诬判三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济源看守所、郑州监狱(新密),2003年11月才被释放。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原胜军受到毒打、电击、洗脑等酷刑折磨,并被单位无理开除。

2005年3月30日中午11时30分,济源市国保支队队长王明丽、政委王国友带领610不法成员,突然闯入原胜军家里强行抄家,未搜到任何有关资料,就强行抓人。第二天原胜军被非法关押在济源看守所。在看守所,原胜军对自己被非法关押进行绝食抗争。第八天,原胜军被劫持到济源市第一人民医院野蛮灌食。4月29日,济源市公安局非法下逮捕令,不允许原胜军的家人探视。在被非法关押了半年之后,济源不法分子于2005年9月22日非法对原胜军秘密开庭,15天后(10月7日)诬判6年。针对荒谬绝伦的所谓判决,原胜军的妻子及其80多岁的老母亲提出上诉,然而仅仅两周左右(大约10月25日),原胜军就被610恶警活活打死,遗体遍体鳞伤,到处瘀血,惨不忍睹。

四、杜煦被南阳恶警毒打致死

杜煦
杜煦

杜煦,男,35岁,大专毕业,原南阳肉联厂下岗职工。杜煦因坚持修炼法轮功,2000年11月15日被抓,期间遭宛城公安分局警察打成重伤、休克。2000年11月28日下午1点多,安保大队将杜煦送往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直到晚上7点多才通知家属到医院护理。经检查:他大脑大面积挫伤,有大量淤血,左腿腿骨严重骨折,两眼黑青,遍体都是被打的伤痕,两腿和脚都发黑、肿胀。从11月28日被送进医院,到12月8日一直昏迷不醒。医院对头部做了手术。医生对公安、家属说:“杜煦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保安大队推卸责任,说杜煦是跳楼摔伤的。9日病情突然恶化,于2001年元月10日清晨被迫害致死。

五、赵国安短短四个月就被许昌劳教所虐杀

赵国安
赵国安

赵国安,男,55岁,漯河市舞阳县侯集乡西一里赵庄村人。2003年5月23日,舞阳县公安局政保科将赵国安夫妇两人绑架到舞阳县看守所关押3个月左右。2003年8月7日被送到了许昌市第三劳教所。在被关押期间,劳教所拒绝家人探视。2003年12月24日,舞阳县公安局突然通知关押在河南省郾城洗脑班的妻子张桂荣,前往许昌第三劳教所。后又被带到医院,医生说赵国安是心肌梗塞死于心脏病,死于2003年12月29日8点多钟。

劳教所的人说是死于7点多钟,也说是“心肌梗塞”。其妻不相信,要求看遗体。当她解开丈夫的上衣时,看到从下巴颏到前脖整个皮都没有了,被揭掉了,前胸正中有约10公分见方的一片,整个肉皮都没有了,血红的一片;两肩、臂上约有一拇指宽的一长道深沟,长至后背,皮没有了,肉已溃烂很深;两耳和后脖颈都是深紫色,后背也是紫色的,整个小肚全是紫颜色;下肢整个腿都是肿着的,两脚肿得明晃晃的;在两脚脖的上端有两道很粗很深的沟,像是勒过的;头顶、在前额的上边有一个红点,遍体鳞伤。明显是被酷刑折磨致死。劳教所警察说他因太顽固,才关禁闭(小号),3天就不行了。劳教所恶警们还放出风说他有病送回家了。

六、贾俊喜被恶警指使犯人活活打死

贾俊喜,男,58岁,扶沟县大新乡前小庄行政村大法学员。2005年8月18日讲真相时被劫持,8月28日被单独关入扶沟县看守所的小号内,遭到恶警指挥4名男犯人用警棍毒打,听到电铃响才住手。此后24小时房门紧闭,无任何人看望。8月30日恶人为掩人耳目,把僵硬了的死者送往县医院,医生说:你们把死人送这来干啥?因此不让进病房,只好放在走廊里。

8月30日下午6点左右,贾俊喜的家属接到扶沟县公安局死亡通知,亲属和一些乡亲赶到医院,只见贾俊喜牙关禁闭,大睁双眼,一手紧握一腿半曲,面目皆非。乡亲们质问:为啥这样惨?咋死的?恶警说:突发性心脏病。家属不解,要求验尸鉴定,恶警说:随你们家的便,告到北京也没用。中共恶警不顾贾俊喜家人反对,当夜将尸体火化。贾俊喜老伴捧着骨灰盒说:出去好好的一个人,回来只落了一把灰啊!

据扶沟县看守所同号难友披露,贾死前虽然被拷问用刑,但是不象有病的样子,说话清晰,被提走后,再也没有回监号。谁是指使者?4名男犯人又是何人?

七、张准丽被陕县恶警活活打死从四层楼扔下

张准丽,女,55岁,河南陕县人。陕县国保大队2006年元月8日突然对该县20多名大法弟子进行非法抄家、绑架;元月13日早晨,恶警们又突然闯进大法弟子张准丽的家中非法抄家,在家中抢劫走一些大法书籍和经文,还有家中孩子们的电脑,然后强行把张准丽绑架到了陕县国保大楼四楼,接着就对张准丽进行刑讯逼供,追问大法书籍和经文的来源。张准丽坚决抵制不法人员的无理要求,恶警们为达到目的竟将张准丽毒打致死。此后,恶警们怕承担责任,竟丧心病狂的将张准丽从四楼扔下,制造张准丽跳楼自杀的假相,然后假惺惺的将尸体送到陕县二院抢救。其实人到医院之前就已经死了。国保大队将张准丽迫害致死,还拒不通知张准丽的家人。

八、梅胜新冤狱将满遭虐杀

梅胜新,广东湛江人,四十岁左右。因修炼法轮功遭受迫害,于二零零二年七月份被迫流离失所到河南郑州,十二月份被郑州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恶人绑架。中共610践踏法律,非法将他判刑九年。据同监区犯人讲,他常年被单独关押,包夹恶犯受恶警唆使,经常对他非打即骂,肆意羞辱折磨。明慧网二零零七年报道,监狱恶警指使恶人迫害梅胜新,往梅胜新的嘴里抹屎。梅胜新被逼九天九夜没合眼,又被几名犯人殴打了三天三夜后,逼他给鱼缸换水,他头昏脑胀,两眼发黑,一头撞在鱼缸上,头顶撞破两道血口子,血流如注当场昏死过去,流的血浸湿几件衣服,头部缝了21针,生命垂危。随后恶警们吩咐所有知情的人,不要把情况泄露出去,万一出现问题传出去了,就说他自己撞的等。

2011年新年前,梅胜新冤狱将满,还通过电话向家人报平安。孰料新年刚过,在他出监前几天被活活虐杀。家属赶到郑州竟没能见上最后一面,遗体就被火化了。杀了人,中共当局恶警还赤裸裸的威胁家人不得对外人说明情况。至今,梅胜新被虐杀的黑幕尚未揭开,真相还在掩盖着,行恶的凶犯还不得而知。但是,人在做天在看,纸包不住火,法律的严惩和作恶的报应必将到来。

九、郭秀梅被暴徒谋杀 公安不立案不破案 还要进一步陷害

郭秀梅,女,45岁,淮阳县卫生防疫站职工。郭秀梅为人实事求是任劳任怨、领导分配的工作从不挑肥拣瘦。预防疫苗针几十元一支,无论剩下多少一个不留全部上缴;从单位领导到一般同事无不敬重她的为人。2001年1月1日她为法轮功上访北京。2002年9月22日晚9时外出发真相资料时被暴徒谋害,2002年9月23日早上6时许,一卖蛋的人发现她在淮阳西关卫生局西南大路中间,面朝南跪着、脸腮着地、双手捂着肚子、嘴里还在唾沫。随即找人给西关派出所报案,警察到场后,郭秀梅嘴里还在唾沫,他们没有将她送医,反而急忙拍照、录像,把真相数据放在郭秀梅身边、周围,拍完录像后说,“学法轮功的,给人送数据犯病死了”,然后扬长而去。23日上午11时死于卫生局西南居民区院墙外约5米左右,头朝西、四肢朝天、两手心朝上、指弯曲、一腿伸一腿曲,面部肿起,淤血紫黑,左眼处淤血凹陷,脖子、胸有紫黑色淤血。事后公安放出消息,郭秀梅死于心脏病、脑溢血。

十、31岁的王斌被恶警虐杀并从四层楼扔下

王斌
王斌

王斌,男,31岁,鹤壁市人。王斌平日待人坦诚善良、助人为乐,是大家眼中公认的好小伙儿。因信仰真、善、忍,多次遭到当局的迫害,此次是第四次被抓。2008年7月8日晚,王斌在郑州失踪后,被非法拘留在管城区看守所。15天后,他又被非法关押到郑州市白庙劳教所继续迫害,并被非法劳教一年,2009年10月份才回到家中。有知情人透露,2010年5月20日中午12时后,河南省安阳市、鹤壁市多个公安突然闯入王斌家中,抄家四个多小时。当日下午4时,他戴着手铐从四楼坠落,头部、肺、肾、肋骨、腿骨等五处重伤,昏迷不醒。21日上午8时,王斌不幸离开人世。5月25日,当地警方进行了尸检,还将其多名家人带走询问,并对其家人提出的守灵要求,当局一直不作回应。王斌去世后,安阳方面派出专案组坐镇鹤壁,并调动大批便衣警察在第一人民医院太平间严防把守,并对王斌所有亲友进行全面调查。所有去王斌家中或太平间祭拜的人都遭到当地公安盘问,并核实身份。

此事发生后,当地民众议论纷纷,有好心人将此事发到当地论坛,但网友跟帖后立即被删除。据了解,当天执行抓捕行动的公安有卫某(女)、王某(女)、刘伟、陈合文、宋某(男,40多岁)。当时,这些公安抄走王斌的几台电脑、DVD、MP5、MP4等财物,搜走法轮功书籍、资料及手机,并抄录手机号码,把家中搜得乱七八糟。据知情者透漏,这次参与此事的有:安阳市公安局、安阳市殷都公安分局、鹤壁市公安局、鹤壁市淇滨分局。据说,检察院也介入此事。现在当地公安一直在调查,是谁把消息发上网,并调查谁和王斌接触过。

十一、王向上之死扑朔迷离 当地“610”、国保恶警难脱干系

王向上,男,38岁,王景华之子,大学毕业,禹州市某厂车间副主任。修炼后工作认真,勤恳自律,厂里曾号召向他学习。迫害后因坚守信仰,被厂里解除劳动合同。2000年曾进京上访证实法,因当地恶警蹲守抓捕,被迫流离失所六年,杳无音讯。2006年,当局搞株连政策,要其侄子(刑警)务必找到王向上,否则下岗。仅一周后,6月19日,王向上突然摇摇晃晃出现在家门口,一头栽倒在地,眼含热泪望着老母,一句话没说出来就遽然离世。据推断,王向上是被当地“610”、国保恶警绑架后迫害致生命垂危,为逃避罪责,扔到家附近的。当地曾出现过类似案例。王向上之死,扑朔迷离,当地“610”、国保恶警难逃干系。

古语有云: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能逃得了人间律法的制裁,岂能躲得了严厉的天惩?就是人间的律法也有莫测深浅的变换,当邪党要卸磨杀驴的时候,当邪党要找替罪羊的时候,当邪党彻底解体的时候,谁能替你洗脱、替你背负戕害大法修炼者的巨大罪恶?放下屠刀、弃恶从善吧,或许还有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