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供参考:“1999世纪大灾劫----将被制止!”


【明慧网2000年7月7日】诺查丹玛斯,法国十六世纪的大预言家,其人其事在西方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他那本旷世奇崛的预言诗集——《诸世纪》,充满着对人类未来命运的神秘预测。他的预言不但为其后已发生的诸多事件所证实,而且还将为未来发生的事件所证实!

诺查丹玛斯凭藉他特异的预知能力,对人类的未来已近乎料事如神。早在四百多年之前,他就准确地预测到汽车的出现;全球乘飞机旅行的兴起;希特勒的统治;原子弹爆炸促使日本投降;美国总统肯尼迪遇刺等等。屡言屡中,令人惊叹不已。

关於人类大灾难的预言十分明确

最令世人注意的预言:1999年人类将面临大灾难乃至毁灭!《诸世纪》第10卷第72篇所载的就是诺氏预言之巅的名诗:

L'an mil neuf cens nonante neuf sept mois,
Du ciel viendra vn grand Roy d'effrayeur,
Resusciter le grand Roy d'Angolmois,
Auant apres Mars regner par bon-heur.

英译:

The year 1999, seventh month,
From the sky will come a great King of Terror.
To bring back to life the great King of the Mongols,
Before and after Mars to reign by good luck.

直译出来内容是:

1999之年,7之月上,
恐怖的大王从天而降,
致使安格鲁莫尔(音)大王为之复活,
这期间,马尔斯(音)将借幸福之名统治四方。

一看便知,这是一首深奥的诗。第2行的”恐怖的大王”,第3行的”安格鲁莫尔大王”,第4行的”马尔斯的统治”,究竟隐匿着甚麽含义,至今仍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是,不管怎麽说,1999年7月,世界将遭到一种无法对付的灾难性的袭击,这是很明确的。而在《诸世纪》的其他章节中,诺氏不但有大量描述此大灾难情景的诗句,还预言了1999年以后的世界。在这场巨大的灾难之后,所谓人的种族,将会以另外的某种形态生存下去。但这种东西似乎不可以称之为人,因为人的主要部份几乎灭亡殆尽。即使作为种族,也所剩无几。所以,这种东西在体态,智力,感情上与现今的人已完全不同。总之,可以认为,现在的人类到时候由於“恐怖的大王”出现,在事实上已经全部被消灭了。

多麽可怕的情境!它出自料事如神,屡言屡验的大预言家之口,情况尢其可怕。而诺氏本人亦充分意识到这首诗内容的严重性,在《诸世纪》中,其他的诗无论含有多麽骇人听闻的内容,他也只是含混地指出大致的日期,唯独这首诗,严谨地指明了预测的年月,让后人不必作其他解释,这显然是他出於预言家的责任感而向未来的人们发出真诚的警告。

在《诸世纪》一书中,除了上述直接描写1999人类大灾难的诗外,属於类似描写的诗还有第6卷97篇,98篇,第9卷44篇等。至於大灾难后将会出现甚麽样的局面?诺查丹玛斯也作了预言。这些诗篇甚至比关於1999年的更可怕。诸如第2卷13篇,第10卷98篇,第14卷74篇。在全书中,上述已是与人类的可悲结局有关的最后诗篇。

 <另一类物体>是拯救人类命运的唯一希望

但是,在另一篇(第1卷48篇)中,诺氏却又写下了奇妙得不可理解的”收
尾诗”:

Vingt ans du regne de la lune passez,
  Sept mil ans autre tiendra sa monarchie,
  Quamd le Soleil prendra ses iours lassez,
  Lors accomplir & mine ma prophecie.

可译为: 

20年月亮的统治已成过去,
如果7000年另一种物体将把王国组建,
太阳将停止天天运转,
那时我的预言也就到此结束。

英译:

When twenty years of the Moon's reign have passed
another will take up his reign for seven thousend years.
When the exhausted Sun takes up his cycle
then my prophecy and threats will be accomplished.

怎样理解这首诗呢?第一行打破了其他诗篇的惯例,采用过去式的写法,这一点不好理解。”月亮”的含义也无从决定,有人认为”月亮”是象征毁灭后幸存的人类,因为诺氏经常使用”月亮”暗示行将灭亡的弱小东西,也曾用它暗示荒凉世界,故这里可解释为表示毁灭后的地球。”统治已成过去”就是毁灭后的幸存者亦行将灭亡。其它各行用的都是未来式,所以只能认为,这首诗是描述很久以后的世界。

第2行”7000年另一种物体将把王国组建”。请注意”另一种物体”--
autretiendra,当然不是指人类。tiendra一词,近代已颇为少用,不少法文字典中都没有列入,意思是指物体,物品,东西之类,有人将它译为动物,含义似偏窄些。而以后,”太阳将停止天天运转”,”太阳”的含义亦有待推敲。可理解为”月亮”的对立物,它已处於衰亡的状态。好不容易兴起的王国,也都因此而消灭。这就是全部结局。预言最后到此结束。

看来这首诗本身并不含糊其辞。关键首先在於”7000年”该怎麽看。这显然不是指公元7000年,因为诺氏在《诸世纪》前言中就曾写过:我们现在正处在7000年纪(第7个千年纪)。所以,他称之为7000年纪的,对照犹太教历,就应是著名大灾难诗的公元1999年。然而,还有更重要的”破译”。上面讲到,这个7000年,即公元1999年,据说”另一种物体将把王国组建”。但在中世纪的法国诗中,这种动词的未来式有时也可以兼作假定形式和表示愿望的”如果”。

因此,这句诗的意思应相似於:”如果另一种物体组建王国的话”。如果是这种意思,那麽,”到那个时候,自己的预言就完结了”,就是没有了,无效了,没有预言可说了。这才是这首诗的真意。

这是自我否定的诗句,总体含义是:如果在那最后阶段之前,”另一种物体”出现了,最后的灾难将不再发生,”恐怖的大王”将不再降临。这就是暗示人类将可能摆脱大变异而生存下来。

<另一类物体>到底是甚麽?

“另一种物体”具有如此大的力量,这是甚麽物体呢?那种具有推翻诺查丹玛斯最重要的预言(甚至推翻圣经基督的话)的威力的”另一种物体”,究竟又是甚麽呢?诺查丹玛斯没有给后人留下更多的资料。但是,他在提交预言诗时与王妃的一段对话却是极具启发性。

“那场战争是会发生的,除非另一种唯一情况出现。在那个千年纪(即到20世纪末)终了的时候,战火和破坏将遍及全世界。但正如刚才所说的,只有一条可避免的路,只有出现那样一种情况,毁灭性的大战乱才不至於发生。假如……”

“您是说假如出现<另一物体>,对吗?”王妃抢先这麽说。这是1556年春天,诺查丹玛斯和法国王妃的对话。对於王妃自身的命运和世界未来,诺氏都逐一作了简单的回答。

“是的,王妃殿下,您该十分清楚。的确,去年冬天,我在瓦卢瓦城曾经那麽说过……在这个千年纪末期,也就是1999年7月,“恐怖的大王”将从天而降,世界将迎来大毁灭。然而如果那时出现<另一种物体>,‘恐怖的大王’就不会降临。毁灭也就可以避免。与此相同,在‘恐怖的大王’降临之前,也就是那个千年纪末期,世界会遭到巨大的马尔斯(军备,军国主义)的祸害,会发生前所未有的大战乱。如果到时候,<另一种物体>已经出现,即使巨大的马尔斯也会失去其魔力,就不至於发生大战争。我是这样认为的。”

“那太好了。既然您这位少有的大预言家这麽认为,那肯定会是那麽样的。”

王妃面带确信不疑的表情点了点头。可是,紧接着又翘起嘴唇问道:

“诺查丹玛斯阁下,您说了那时会那样,可至关紧要的<另一种物体>到底是甚麽呢?如果你自己都不清楚的话,那就作难了。”

“您说得对。”诺查丹玛斯微微苦笑着说,“只要那物体出现,那个千年纪末期,人类定可免遭灭亡。至於<另一种物体>到底是甚麽?我也很想预先知道……可是,很遗憾,现在还看不太清楚。”

“您说还看不太清楚?那麽,总该看到了一点吧。”

“是的,多少有一点……”

“啊,那可是要好好听听。”王妃随即把身子靠了过去,大声说,“即使是一点点,也要告诉我。请快说。”

“是……可现在所看到的就那麽一点儿……”诺查丹玛斯迟疑地答道,接着想说下去。可惜,正在此时,这一重要的对话竟被一个侍女用无聊的话题所打断。大预言家至关紧要的预言终於没有发表出来。

然而,只要认真看一看上述对话,人们就会知道这位大预言家确实感觉到在20世纪末灾难将会发生。但是,在这之前,只要<另一种物体>出现,灾难就不会发生,人类也不会灭亡--这是在他的预言中,特别重要的核心所在。由此可见,这第1卷48篇,对我们面临危难的现代人类来说,是要竭力寻求理解的救命诗。这<另一种物体>,是在全部预言诗中唯一能给人类以希望的。

<天使人类>与世界和平

诺查丹玛斯还有一首不可思议的预言诗。这是<诸世纪>第10卷42篇:

Le regne humain d'Angelique geniture,
Fera son regne paix vnion tenir.
Captiue guerre demy de sa closture,
Long temps la paix leur fera maintenir.

英译:

The humane realm of Angelican offspring,
It will cause its realm to hold to peace and union,
War half-captive in its enclosure,
For long will it cause them to maintain peace.

中译是:

天使人类的子孙,
统治着我们,也保卫着共同的和平。
他为了统治而中途制止战争,
和平得以长期永存。

这是诺查丹玛斯的诗中罕见的歌颂和平和希望的诗。是和<另一种物体>的诗并列的。歌颂物质繁荣的诗,另外还有几首,但预言和平与希望的诗,则只有暗示<另一种物体>的一首和这一首。

而且,诗中所指出的,不仅是给予人类的和平,而且到时一定会有<天使人类>登场。在此之前,虽然会发生战争,但<天使人类>一出现,就会得到部分制止。从而出现一个由人类“支配和联合的和平”局面。

……

不管怎麽说,这似乎是指称之为“天使人类子孙”或“天使的直系人类”的东西将会出现。因此,本来要使人类陷入毁灭深渊的战争,却被“中途结束了”,往后则在“天使直系”的统治下,“确保永久的和平”。这两点是预言得明确无疑的。这就是说,诺查丹玛斯预知在那未来的毁灭性战争中,“天使人类的子孙”或“天使的直系人类”将会出现。

……

(1994年7月初稿,1997年春节重写。)